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痛的边缘

发布于:2014-03-12 06:25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我的玫瑰花园

  有时候会觉得一个人的力量真的是很微薄的,任何事都变不了,以至于让我深信想要别人听信于你或是真的敬重你,你必须是权威的。权威,有权、有势,有威严。而有了权,有了势,威严自然就有了。一个什么都改变不了的人,只能看着事情任由它肆意的发展,无可奈何,痛苦而又悲戚。

  6岁的时候,我亲眼目睹了母亲刺向父亲,我阻止不了,我做不了改变,我只是傻傻地怔在那里,头脑一片空白,满眼都是鲜红的血在流,小小的脑袋,差一点疯掉。

  11岁那一年,又亲眼目睹母亲用刀子将父亲的腿砍伤,这一次,我的心都在颤抖,几年前的那一幕又浮在我的眼前,我的腿在发抖,至今仍然记得那种害怕的感觉,只想逃跑想拼命的跑,看不到这些人,这些事……我用稻草将地面上的血迹盖住,拼命地放上稻草,一堆草,一堆草,直到一点点的血迹都见不到。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知道那些血让我从心底感到害怕。爸爸去医院了,妈妈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一个人蹲在院子里蜷缩着身体痛哭。我好想逃离这里,我好想到一个只有快乐,没有恐惧,没有痛苦的地方去。

  父亲腿受伤之后没几天,奶奶就把我叫到她家里逼问我父亲的腿是怎么弄的,奶奶的样子很吓人,她是绝对不会相信父亲说的是干活弄的,她早就听说了,是被母亲砍的。可是为什么还要逼问我?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是一直摇头、不停地摇头告诉她我不知道。可是奶奶气急了,不停地骂我,还动手打了我。我真的很委屈,这时候,我突然觉得,我在这里没有人关心,为什么不去死了?可是我没有勇气,我常想,就算用我的一切来换一个幸福的家庭,我都会去交换。可是不能,我什么都不能做,我什么都做不到,我只是一个孩子,自己都照顾不了的孩子。我不怕苦,不怕累,只是心里也渴望有疼我、爱我的家人。没有几天,爷爷奶奶就跑到我家里去,开始是与母亲理论,后来三个人就扭打起来,看着他们打架,我什么都不记得,脑袋一片空白,只记得,自己满脸是泪水,模糊了双眼。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父亲的腿刚刚好了不到一个月,母亲便写了一张字条离家出走了。这时我才知道,早在半年前他们就已经离婚了,母亲什么都不要,包括我和弟弟。至今还记得母亲那张字条上写着:我去打工了,别找我。简单的一句话,什么都没有,母亲连她的衣服都没有带走,只拿走了家里的三百块钱。我愤怒地将字条撕得粉碎!走吧走吧走吧!恨充满了我的全身,从今以后我就是没有母亲的孩子了,为什么?为什么要抛下我?为什么?可是,我只能是恨,无法改变任何事。之后的每一天,是我认为这辈子最悲惨,最难过的日子。每次放学回家,奶奶就像看犯人一样,怕我偷家里的钱给母亲。每天逼问我母亲的下落,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都认为我会知道?我也是被抛弃的,为什么我会知道?为什么要逼我?为什么为什么?这时的我痛恨所有的人,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我只是一个孩子,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从那以后,每次放学回家,我都要洗衣、做饭、喂马,我不会劈柴,可是必须要做。我只能不停地忙碌,不停地干活,才能不再去痛苦,不再去想哭。奶奶的嘴特别厉害,她骂人是出名的狠。我不知道为什么,别人的奶奶对孙子孙女都特别好,为什么她一点都不爱我?为什么她对我一点都不好?我不知道,但是奶奶的一句话好像知道了原因。奶奶总是骂我:跟你那死妈一样!这句话,我永远都没有办法忘掉。这句话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我想奶奶是因为恨母亲,才会对我这样的,这更加深了我对母亲的恨。所以我拼命地要甩掉这个帽子,奶奶说我这不好那不对,我全部都改,别人说我笑像母亲,我就不笑。有人说我走路像母亲,我就每天照镜子练走路。奶奶说我,父亲说我,我不顶嘴,我怕,真的好怕,怕他们不让我上学,把我扔了不要。

  当我走在路上背后总有人指指点点,也会遭到别人的白眼,在这些日子里,我想过放弃,想过去死,可是想到如果我死了,别人还会说更难听的话,并且我还是一个可怜的没人爱的孩子。我不愿意做没人爱的可怜虫,我只能选择坚持,我对自己说以后不要轻易的落泪,我要坚持,总有一天,我会成为有权势的人,让所有人都敬我,于是我努力,再多的苦也会坚持,因为一个人对我说,只有你有了权势,就没有什么你做不到的事。

  这句话,让我坚持到了今天,其实我的梦很简单,一个幸福的家庭。现在,仍有人看不起我的出身,我已经能够坦然以对了,我想笑着努力,别人怀疑我的能力,甚至从来没有相信过我有能力,我仍然无法改变什么,现在我明白了即使我在痛的边缘,只要不迷失自己,无愧于心,看淡了仇恨,学会了接受,痛也是一种成长,即使它每每让我痛彻心扉。现在的我,更相信世界是美好的,而做人,只求无愧于心便好。

  

责任编辑:古岩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