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六月,以梦为马

发布于:2013-06-21 18:16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安梦

  我要做远方的忠诚的儿子,和物质短暂的情人。

  ----海子《以梦为马》

  高温蒸腾的酷暑,我游走在梦想选择的边缘,阳光蒸腾掉所有因不成熟而爱幻想的稚气,只留下汗水,教会我在酷暑中怎么选择。

  今天看到你发的日志,知道了你在毕业的季节领到了一张厦大的录取通知书,能在毕业别人都找工作累得焦头烂额的时候,领到自己梦想奋斗的学校考研录取通知书,是一件多么令人兴奋和激动的事情啊,我是我多么憧憬厦大呢,可惜,明年我却只能领到湖师大的录取通知书吧。

  时间是个木质的旧算盘,我翻来覆去地拨,即使再聪明,发现最终我还是只能计算,而不能算计。

  还记得初次见你的时候是在高考的考场上,我第一次考,你第二次。当时好友看了贴在门口的名单时羡慕地对我说,你运气真好,有一个同是二中的学长在你们考场,他是复读的,成绩很好,你们坐得还这么近,你数学不好,他也许可以帮到你。我便记住你了,你叫刘波。后来,那天下午看考场的时候,我便看见你了,你坐在我前面的前面,那时候人很多,我都不好意思叫住你,最终看完考场,你都要走了,我才胆怯地跑上前去叫住你。我害羞地做了个自我介绍,包括说出了同学对我提的建议,你有点意外,但是还是很爽快地答应了,你说都同一个学校的,能帮到的尽量帮嘛。我感动于你的义气。第二天,第一门考语文,我进考场的时候,你已经坐在那里了,我路过的时候,你对我笑,我递给了你一瓶水,和一口香糖以及一张纸条:“学长,感谢你的好心,我们坐这么远,我想我还是不要你帮我了吧,你成绩这么好,我可不能害了你呀,还是很开心认识你啦。”并且留下了我的联系方式。接下来的三门考试,我们都只是相互笑笑的关系而已。

  后来,我们彼此都无音讯,直到我也在复读,有一天上网,突然有个人加我说,“终于找到你了,开始我把你的联系方式弄丢了,后来才找到。”我一阵莫名其妙,然后,你说,我是刘波呀,你不记得了呀,跟你同一个考场的学长,我才恍然大悟。后来你告诉我,你考得一点都不好,你的大学填到重庆去了,三峡学院,并且要我多努力。可惜,那时候我并没有听,我正耽误于一段错误不成熟的感情,整整一年。不然,现在的我也在厦门大学了。

  我大一的时候,你大二。我迷惘,无所事事。你告诉我,你是你们班的班抄,我问班抄是什么意思,你说,就是全班同学到期末的时候都借你的笔记。我依旧麻木不仁,只是想你读书是有多认真,读书认真的人多好呀,我很羡慕你。每次我都说我要努力,结果第二天一样的晚起,逃课,追韩剧。你跟我说起你的梦想:你想考研。我只是想起我进大学前曾经的梦想,我说,大学的时候我要看很多很多的书,认真听课,不逃课,不能像其他人一样堕落。翻开我日记本的第一页,我发现,我竟然也写着我要考研。我只是苦笑。我记得我发过一条说说:”《秦腔》里面的夏天智每天吃饭的时候都把一只木鸡放在桌子上面,看着木鸡像真的一样,每天就可以吃很多饭了。我多想我也给梦想做一只模子,吊在我的床上,每天起床一睁眼便能看见它,它也跟真的一样。“

  我大二的时候,你大三,从此便很少看见你上网发表动态了,我依旧无所事事,只是不做那么多兼职,有空的时候泡图书馆,喜欢的课便坐在空了一大截的第一排认真听,和寝室的人疯狂地喝酒,有一段时间得过抑郁症,开始爱上写诗。我想你一定过得很好,我想经常不登Q的人,不发表动态的人肯定都是很好爱学习的人,直到我后来也爱上隐身,才发现这是谬论。

  我大三的时候,你大四,知道你报了厦大,在努力中。厦大,我多么憧憬的大学呀,只因为我曾经喜欢过的一个男生也去了厦大,我们初中班上考得最好的人在厦大。厦大多么遥远呀,我承认,我当时因为自己的卑微而嘲笑了你的梦想。只是我什么也没说,我表露出来的只是,那好啊,加油。大三的时候,也就是上学期,我便对书本和诗歌如痴如狂,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图书馆,有时翻着前面的日记,竞一个人泪流满面,痛恨麻木的自己,浪费的时光。流的泪,因空虚而失眠的夜晚多了,我便开始明白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我便对自己说,我要考研,不管哪里都好,总之,我要有一个追求。

  每次毕业的时候我都很容易想起栀子花,到如今,栀子花都快谢了的时候,我看见了你的日志《别了,我的大学》,以及知道你拿了厦门大学录取通知书的低调,我心里百般滋味。之前,在决定考研报考院校的时候,我在厦门大学和湖师大之间徘徊了很久,我想如果你也考上了厦大,我有理由试一下,可惜没有你的消息,不知道你考上没有,然后犹豫挣扎了很久,我还是经不住诱惑,经常跑到湖师大去,买了两百多块钱的书,经常坐在自习室啃着一本又一本厚厚的书,我想我算是坚定下来了吧。七楼的阳光,从未放过我,我经常衣衫湿透。汗水是个懂得恋爱的小伙子,夏天便是他的恋人,而我早已习惯在泪水和汗水中轮番洗礼。

  海子说我要做远方忠实的儿子和物质短暂的情人,原谅女孩子永远都不能也不敢做远方的儿女,所以,我便选择了湖师大,即使我那么想去厦大,不仅是因为厦大曾经有过我喜欢的人,更是因为厦大代表了远方,代表着我从小就想像蒲公英一样去远方的小小的梦,代表了我希望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一样到处飘泊和流浪的状态,代表勇敢又坚实的心,丰富又深刻的人生,代表一种对未来永不枯竭的渴望,一种总是对未知和冒险升腾的生机和激情。而选择湖师大,则代表着一种安定,一种可以预见的平凡的生活,一种有家人有朋友的温暖。我渴求于前者,并且深深地仰慕前者,但是我只能选择后者,女孩子只能选择以安定作为自己的家,所以大部分的男的无需责备女方因为没房子而抛弃自己,找一个安定稳固的家,这是女人天生的本分,我注定逃脱不了这种本分,因为我也是个女的,不管我有多想只顾自己,但我还是要工作,要结婚,要生子,就算我不在乎这种本分,而身边也有一大堆力量敦促我遵守这种本分。所以,我总是毫不隐藏我想成为一个男的想法,如果我是个男的的话,我就不结婚。我们寝室的人经常说,你要是男的,不知道要殃及多少少女了,我在那里大笑,以我这个性格去,男诗人也许的确有魅力吧。

  海子说,“我要做远方忠实的儿子,和物质的短暂的情人”的下一句便是“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我不得不和烈士和小丑走在同一条路上”,最终,所有的人都还是走在同一条路上了,我成不了海子,所以海子自杀了,我没有。

  翻过以前的日记,总是一遍一遍地被自己感动,成长也许更像一个针眼吧,我们都被无聊和空虚膨胀得太厉害,所以在想穿过针眼的时候也折腾得厉害,不过每个人最终都会穿过来的,因为我们都是线嘛,要想补好破洞的曾经,要想往前继续自己,谁都会穿过来的。穿过时的阵痛,也许是遍体鳞伤,只有我们自己能懂,但是,穿过就好了。

  这学期我最喜欢的老师要我们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书上写下一句话:人生,最重要的不是努力,而是选择。他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告诉我们,人生要做的课题很多,而我们永远都不知道什么样的课题是正确的,什么样的课题研究下去会有价值,所以在十字路口的时候每个人都很难抉择。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样的抉择是正确的,但我知道,选择自己感兴趣的课题至少不会离人生真正的价值偏差太远。但愿所有努力过的选择都有该有的价值,但愿所有选择后的努力都会有应得的结果。他还教会我们一句:我努力,我存在。我想人生最重要的不是最后最终得到了什么吧,每个人最后的结果都只是什么都不属于自己,什么都带不走,但重要的是要努力,要向上,要努力,才会知道自己的存在,才有存在的价值。

  最后一首自己写的诗,献给六月,献给离别季,献给未知的未来,献给每颗试着在读懂选择的心。

  《六月》

  艾略特说,四月是残忍的季节

  我想说,六月也是残忍的季节

  昨晚的高温还膨胀了我的眼袋

  眯着眼睛,我就看见了别离

  六月,多少场毕业

  多少瓶酒

  多少人扶着离别不肯走

  曾经有所少课本图谋不轨

  现在就有多少青春失策

  狂欢是梦醒后最刺人的节奏

  行李箱手牵手地拖拖拉拉地走

  不是留下泪水的影子

  就是火车带去远方的梦轨迹

  世界这么大

  我们都是缩着翅膀的飞鸟

  左边梦想,右边年华

  俯看青春化成了一条凶猛的狗

  不是咬住,就是被咬

  2013/6/13

  

责任编辑:weixinghua1992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