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有蝉的夏天

发布于:2017-08-17 08:50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芊莫
  窗外的蝉叫得好欢。
 
  一阵阵,一阵阵的,像是起了波浪,浪头从这边推送到那边,再回头。
 
  小城的建筑物还不是很密集,路边,树一排排的,于是蝉声也从来不缺。东边、西边、南、还有北,都有蝉儿在叫:知了、知了、知了……也不知道它们知了什么事儿,这么开心,要告诉你,告诉他,急着分享呢。抑或是,它们就是这样自己开心着呢,开心地唱,开心地笑,无忧无虑。
 
  上班路上会经过几处浓荫,那里的蝉声更密集,每次经过,都会不自觉地抬起头找一下,像是拜访老朋友一样,你在么?你还好么?
 
  是老朋友了,至少在我的心里是这样想的。
 
  那时,我不住在城里,那时,小伙伴们还没有散开。暑假里,大人们都午睡了,小伟、小帅、小东,还有我,都不午睡呢,去骚扰墙洞里的蜜蜂,去鸡窠里找鸡毛做钓鱼用的浮子,还去捉过蝉。那时候,我们不叫它蝉,也不叫它知了,叫“知鱼”,真不知道父母怎么会告诉我们这样一个名字。
 
  乡下的树上,很容易就会发现知鱼,我们几个一个比一个眼尖,“那里有一只”“树上头还有一只”“这两只呢”,有时候声音大了,吵醒了屋内午睡的母亲,母亲咳嗽一声,我们心下明白,立马“嘘”地一声,猫着腰走远一点,可过不了几分钟,又忍不住大叫一声“来看啊,这里有一只”。捉知鱼比捉蝴蝶容易多了,够得到的,就徒手轻轻地靠近,手一拢,猛地一盖,知鱼还不明就里,就被捉到了。那些趴在高处的知鱼,我们也有办法,竹竿上套个袋子,猛地一拍,就落网了。当然,我们都不喜欢捉高处的知鱼。捉到的知鱼,会被放到小瓶子里,多数时候,是家里用完的药瓶,大人要丢,都被我们细心地藏了起来,有大用处呢。
 
  也不知道为什么,放在小瓶子里的知鱼叫声并不响,往往叫几声后,便哑了,半天也听不见一声,完全没有在树间的那种高亢的劲儿。那时年幼,又爱和这些虫啊、鸟啊、蝶啊嬉戏,又怕他们真的死了。往往听到知鱼不叫了,赶紧就放了。也曾试着喂养知鱼,可是基本活不过一夜。后来才知道,原来这知鱼以露水为食,寿命只有数日或数周。在树间便如此,更何况被幽闭了呢?
 
  在儿时的乡下,整个夏季好像都是知鱼的世界。听大人们说,知鱼的鸣声并不是从嘴巴里发出的。于是,总想看看知鱼到底是从哪儿发出鸣声的。捉到知鱼后,总要把它翻过来,翻过去,好好瞧一瞧,可终究没看明白。日后会看书了,有网络了,也再也没有动起查阅的念头,或许,有些事情,过去就过去了。
 
  什么时候开始不捉知鱼了呢?大概是从怕热开始的。很是奇怪,那些年,太阳再晒,我们几个都没有喊热的,大太阳下面跑得直飞。后来,长大了,就怕热了,谁也没提起捉知鱼,在一起,就写写作业,下棋,或是玩牌。再后来,就难得聚在一起了。
 
  而今,我的孩子也到了活蹦乱跳的年龄,只是,他,以及他的小伙伴们都不再捉蝉了。
 
  给他买了一套自然科学的书,读到蝉的出生,他问,蝉为什么会唱歌呢?很自然地告诉他,那是因为蝉的肚子上有发音器。他不再问了,自己捧着书看得津津有味。是啊,我小时候想了解的事儿,书上都有。
 
  可是,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依然愿意,那年夏天,有蝉,没有书。
 
  
责任编辑:董静宜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