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年前说年

发布于:2017-01-17 09:03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司马风儿

  岁末年关到处都洋溢着年的喜悦。说到年,最让我记忆犹新的就是两千年那年三十。

  记得当时,别家都兴高采烈地挂灯笼、贴对联。可我家里只有父母三人大眼瞪小眼,无比心酸。

  是啊,九八年那场车祸彻底改变了我,也改变了一个曾经幸福的家庭走向没落。为了我,家里花光了所有的钱,还借了一笔巨债。年三十晚上,空荡荡的房间里,三个人眼巴巴的看着春晚。没有言语、没有笑容。

  “这不行啊,大过年的这样怎么行!”母亲叹着气说到。父亲立起身,摸出身上仅有的几张皱巴巴的钞票,出门去带回了三杯奶茶。就这样,三杯奶茶度过了一个春节,这个春节应该可以用惨淡来形容。

  是的!一场车祸牵动了所有的亲人,我欠的最多的就是母亲。

  母亲一生要强,是我一辈子的榜样。若不是有她的坚强,也没有我此刻的微薄却已尽力的成就。

  17年日近年关,为母亲和父亲买了春节的新衣,聊表敬意。但这怎么够呢?我知道这远远不够。

  人言:这辈子,儿女是父母上辈子的债主,要用这辈子来还。希望今后,我是父亲,母亲是我的儿女,好好的还今生的债。

  母亲已经老了,铭刻时光的头发、岁月的面容。

  我知道,母亲最大的心愿还在儿子身上,就是希望能找到一个善良的儿媳妇,能照顾我下半辈子。

  母亲操劳了半辈子,我知道你还会用同样的方式继续操劳下去。这就是中国世世代代的亲情。

  快到岁末年关了,请允许我说一句:“我爱你,母亲!”

  作者:冯鹤笔名:司马风儿,曾用笔名:秋实,宁夏灵武人,现就职于宁夏灵武市一家社区卫生服务站内,是一名中西医结合医师。业余时间钟爱诗歌及摄影,喜欢将美奉献于众人,共同分享爱与美好。作品曾在《六盘山诗文》、《中国诗歌网》等文学平台刊发。

责任编辑:王会爽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