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西湖美景三月天

发布于:2013-05-21 22:18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万俟琼

  西湖美景三月天哪,春雨如酒柳如烟哪,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若是千呀年呀有造化,白首同心在眼前......每次想到西湖,脑海里首先出现的便是这首歌的旋律。杭州西湖,是我从小就想去的地方,因为那时看《新白娘子传奇》时,就被白娘子与许仙那份感人的爱情所打动,也被白娘子的美丽所吸引,更加好奇的是让他们相遇相知又相离的,到底是怎样一个美丽的地方,那雷峰塔,那断桥又是怎样的模样?

  隔了多年,我终于有机会与同学一起到达这魂牵梦萦的地方,见到了那与西施媲美的西湖。此时正值春天,同学说这是西湖最美的时节,我想西湖的四季都是很美的,夏天的荷,秋天的月,冬天的雪,我都还没有见着,不过这春天的西湖,已是让我欣喜不已了。

  刚到湖边,就看到了世界遗产几个大字,西湖恐怕是中国为数不多的申遗成功后不收门票的景点之一了,就这一点,也让我有些十分的欣赏。其实早在加入世遗之前,西湖已久负盛名,其旅游人数也早已达到饱和。西湖申请世界文化遗产成功后,杭州第一时间站出来承诺,西湖将继续免费开放,并且“门票不涨价、博物馆不收费、土地不出让、文物不破坏、公共资源不侵占。”同时制定相关管理条例,将对西湖的保护从地方制度上升到地方法规层次上来,相对于一些加入世遗即宣布“一流的景区要配备一流价格”的地方而言,杭州的做法着实令人赞赏。

  沿着西湖边慢慢走着,就觉得自己仿佛置身于画卷中了,因为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西湖都像是一幅秀丽的山水画轴,此时的柳树吐出新绿,在风中轻轻摇摆,桃花也正是开得热闹的时候,红的,粉的,粉白的,一簇簇的在枝头,在阳光下摇曳,与那柳枝儿相互映衬,间或有几只鸟儿在枝头唱歌跳跃,让人觉得春天是如此的美好而让人喜悦。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倒映着远处的青山与雷峰塔,几艘小船在湖中来回,将湖面上的倩影晃碎了,如片片翠玉,在阳光下闪着星星点点的光。

  我和同学从湖边来到了苏堤,沿着绿柳如烟,桃花若霞的堤岸一路欣赏着眼前的美景。我想起了关于苏堤的传说:北宋时候,著名诗人苏东坡第一次来到杭州当地方官。他十分迷恋杭州的山水,觉得西湖比古代美女西施更美,便写下了“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这句绝妙好诗。可是过了15年,苏东坡再来杭州当太守时,发现西湖长久不治,湖泥淤塞,葑草芜蔓,就感慨上书,认为“杭州之有西湖,如人之有眉目”,决定要学唐朝诗人白居易,疏浚西湖,为杭州人做件好事。疏浚西湖的告示张贴出来了,可苏东坡却被一件事难住了:疏浚出来的葑草湖泥堆放在何处呢?如果堆在西湖四岸,既妨碍交通,又污染环境;如果挑运到远处去,费工费事,何年何月才能将西湖疏浚好?苏东坡为此愁得三天三夜寝食难安。第四天,他决定到西湖四周走走,看看如何更好地处理这件事。苏东坡带上随从,骑马先到北山栖霞岭,一看这里是通灵隐、天竺要道,堆放葑泥,显然不妥当。于是,想转到南屏净慈寺去看看。他站在西泠渡口,正想上渡船,突然听到柳林深处传来一阵渔歌声:“南山女,北山男,隔岸相望诉情难。天上鹊桥何时落?沿湖要走三十三。”苏东坡一听,心中一阵高兴:这不是在向我献计献策吗?对,天上可架“鹊桥”,湖上难道不能修长堤?这样,既解决了湖上葑泥堆放场所,又方便了南北两岸交通,真是一举两得啊!

  苏东坡高兴得喊了一声:“好!再到湖对岸去看看。”这时,从柳林中飞出一条小船,船头站着一个青年渔民,打躬作揖向苏东坡说:“小民在此等候太守多时,快请上船吧!”苏东坡又惊又喜,问道:“你何以知道我要来湖边?”那青年回答道:“听说太守要疏浚西湖,自然要到湖边来亲自察看,因此特来恭候。”苏东坡说:“好啊,那刚才的渔歌一定是你唱的了!”小青年笑笑说:“是啊,这就是我们西湖南北山小民的心愿啊!”苏东坡哈哈大笑道:“唱得好,唱得好,南山女,北山男,让我在湖上筑一条长堤,成全你们的好姻缘吧!”

  要在西湖上筑堤的消息不胫而走,南北山渔民、农民和城里市民都闻讯赶来,自愿出工出力。苏东坡说:“谢谢乡亲们啦,连年旱涝成灾,你们生活困难,我已申报朝廷,决定拨出一批大米,以工代赈。”乡亲们听说有粮米可发,更加踊跃。人多力量大,从夏到秋,终于在北山到南山间筑好了七段长堤,段与段间留了六处水道,只是由于银钱不足,暂时未能造桥。湖北岸一个青年樵夫想出了个好主意,砍了一批树木,拼成木板,造了六顶吊桥。平时吊桥拉起,让里外湖的船只往来通行,早晚把吊桥放下,让两岸乡亲通行。又在长堤两边种上桃树和柳树,一来保护堤岸,二来春天桃红柳绿,为西湖添一美景。

  后人为怀念苏东坡浚湖筑堤的政绩,就将这条南北长堤称为苏堤。春日之晨,六桥烟柳笼纱,几声莺啼,报道苏堤春早,有民谣唱道:“西湖景致六吊桥,一株杨柳一株桃。”“西湖十景”中的苏堤春晓就此而得名。

  当初法海不近人情的拆散了白娘子与许仙,苏东坡所建造的苏堤却为西湖南北山的恋人架上了“鹊桥”,成全了他们的姻缘,也让美丽的苏堤与西湖更添了一分浪漫的色彩。如今的苏堤虽已换成了石桥,但当年劳动人民的勤劳与智慧却依然值得我们赞叹。

  西湖的美景千百年来也一直被人们描述,从白居易的“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到杨万里的“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从许浑的“独想征车过巩洛,此中霜菊绕潭开。”到李郢的“一阳生后阴飙竭,湖上层冰看折时”,四季景色,都仿佛呈现在眼前。而我,却只能在这样美好的湖光山色中沉醉,如年轻小伙见到心中的女神,所有赞美的词都觉得不够用,也说不出来了。

  西湖,换个时节,我们再相约。

责任编辑:安梦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