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看你疯狂到几时

发布于:2018-04-22 08:39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当年北乔峰

  野鸡垴村的打谷场上围满了人,人群围成的圈中,一虎背熊腰的大汉赤裸着上身,正在施展拳脚功夫。

  大汉施展的功夫,跟本不能唤作是功夫,就连花拳绣腿都够上,唤成三脚猫的功夫更为贴切。

  大汉表演地很忘我,很卖力,在人群恭维地叫好中,更为得意忘形,高兴地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仿佛天是老大,他也是老大一样!

  他炫耀他的功夫,就像老母鸡炫耀自己刚生出的蛋一样,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人群开始渐渐地散去,剩几个小孩和几个老年人在看,大汉似乎一点都不累,几套拳法返返复复地表演,他表演的不累,看的人倒累了,不如说是乏味了,简直乏味透了!

  老人和几个小孩也走了,剩下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还蹲在那里看,小孩也显得不耐烦了,开口说:“爸啊,咱回吃饭吧?”

  大汉停止了打拳,擦去额头上的汗,环顾四周空荡荡的,连个人毛都没了。骂道:“他奶奶个鸟,真是不懂欣赏!娃儿咱吃完饭,到人多的地方继续练,继续让人看,爸回去给你做一杆旗,爸练着武,你摇着旗呐喊,得让人知道你爸我是个绝顶高手,外号就叫高手中的高高手,如何?”

  小男孩说:“人要问你手有多高?我咋说?”

  大汉挠了挠脑袋,说:“人要问你爸我手有多高,你就说打败过少林方丈,暴揍过武当长老,欺负过峨眉道姑,反正可厉害就行啦!”

  小男孩猛一点头说:“嗯!”

  于是乎,父子俩儿回家先吃饭去了。

  父子俩回到家很快的吃了饭,大汉找来一块红布,又找来一根竹杆,做成一个简易的红旗,让儿子扛着,在人多的集市旁边表演着。

  起先还有人看,时间长了看他表演的人越来越少了。

  这时候,小男孩把手中的红旗用力摆动着,大声喊着:“快来看,快来看,绝顶高手表演啦高手中的高高手,快来看呀,快来看!”

  大汉听罢,极是得意,不管有人看还是没人看,越发表演得厉害。

  这时候,传来一阵牛叫的声音,是张老本家的大黑犍牛。

  张老本倒骑着犍牛,嘴叼着旱烟,扭过脑袋瞧了一下这个高手中的高高手。

  “吁”地一声叫唤,张老本将牛叫停下,对大汉说:“你自称高手中的高高手,你跟我的牛摔两跤,看你能不能把我的牛摔倒,要是我的牛输了,我南门外五亩水浇地便给你,怎么样?”

  “行!”大汉说。

  人群开始起哄,有的说:大汉肯定赢,大汉是高手中的高高手!有的说:不见得,牛比人劲大多了,况且还是个大犍牛,肯定牛赢!

  又有的说:要不打赌,我买高手赢,下钱三百元!

  还有的说:打赌就打赌,我买犍牛赢,下钱三百元!

  不管怎么说,还是到打谷场上见高低!

  野鸡垴的打谷场上又聚满了人,黑压压地一片,可谓人山人海。

  张老本跳下牛背,解去牛缰绳,摸摸牛脸说:“老伙计啊,输赢就看你了,赢了我给你割一篓嫩草,再给你熬一锅米汤。要是输了可就啥也没了!咱俩往后就喝西北风吧?”

  那犍牛便“哞”地叫了一声,就算是答应了。

  再看那高手中的高高手,早裸露着上身,磨拳擦掌,摇头晃脑,甚是傲慢!

  高手和牛已在人群中央,人声鼎沸。

  高手大汉和牛先是对视,牛不理他。

  大汉在牛面前左勾拳,右勾拳,挑逗着牛,牛仍不理他。

  大汉伸了伸腰,摆了摆屁股,慢慢地接近牛,左踢腿,右踢腿,牛低下头,寻找打谷场上刚钻出来的嫩草吃,丝毫没将大汉放到眼里当一回事儿。

  人群中,有人说:“拿块红布在牛面前晃,牛就发招了,电视里斗牛的人都是那么干的!”

  大汉的儿子把竹杆上的红旗扯下来,递给大汉说:“爸爸!给红布,揍死这头牛!”

  大汉撇撇嘴,说:“瞧好吧,爸爸我一会不仅揍死这头牛,还要赢南门外的五亩好地,以后咱父子吃香的喝辣的!”

  小男孩猛一点头,说:“嗯!”

  大汉拿过红布,在牛面开始晃动着,倒不如说在牛面得瑟着,挑战牛的耐性,牛仍旧寻嫩草吃,跟本不理他。

  大汉不厌其烦地挑战着牛的忍奈程度,大汉开始扰乱牛吃嫩草,就是牛在哪里吃嫩草,他就在哪里晃布。

  牛终究发火了,不发火就不是牛了,牛的脾气就上来了,牛低下头,牛眼瞪着会武功的大汉,牛尾直竖,出了口粗气,像一台加大油门的推土机,弯弯的牛角似两把弯弯的镰刀,锋利无比!

  大汉见牛向他冲过来,高兴地发了狂,把红布向天上一抛,他就开始施展他的功夫!

  人牛相撞,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大汉就随他抛出的红布也飘在了天上,身子在天上打着转,也似失控的风筝。

  最终,他“叭嗒”一声重重地摔倒地上,不再动弹,他儿子急忙跑向他,想将他扶起,这时牛挥动着如镰刀的牛角已奔了过来。

  牛的速度极快,人群开始吃惊,都不由为这对父子捏了一把冷汗,那牛已使足了劲,要是顶下去,这对父子就会成为一滩肉泥!

  牛已冲到他们父子跟前,牛一见眼前猛然间多了个小孩,不是要顶的对手,急忙将头一歪,只听得“咔嚓”一声,撞到打谷场边上的一棵小树苗上,余力不减,带着折断的小树苗跌下打谷场边的野马坡,打着滚撞到坡下的一块巨石上……

  张老本“啊”地一声,哭了起来!

  牛死了,会武功的大汉受伤了,伤得很重,他的儿子却没事,只是受了点惊吓。

  人群中有的说:“真扫兴!不好看,谁也没赢,谁也没输!”

  有的说:“谁说没输,牛都死了,肯定是牛输了!”

  又有的说:“要不是牛不愿伤那孩子,牛能死吗?”

  还有的说:“群众眼睛是雪亮的,还好死的是个畜牲,要是人可就不得了?”

  张老本骂道:“都是一群疯子,我看都如我的牛,都不如畜牲!”张老本骂归骂,最终把他的牛剥了皮,肉剁成块,按市场价把牛肉卖给了想吃牛肉的村民。

  村民们像蚂蚁啃骨头,把张老本的大犍分得连骨头都不剩,村民们高兴地说:这回能美美地吃一回牛肉了!

  张老本两手忙活得,点着钞票,很是得意,心想:过几天再用这钱买台拖拉机!也高兴地回家了。

  小孩缓过来劲问他的爸爸,说:“爸爸你赢了还是牛赢了?”

  大汉浑身疼得呲牙咧嘴,半天才说:“赢个屁!我看都他妈的疯啦!娃儿快回叫你妈妈拉个车来,快把你爸我拉回去啊!”

  小孩猛一点头,说:“嗯!”

  野鸡垴上天黑了,黑得天上居然没有一颗星星。

责任编辑:古岩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