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翻几页回忆

发布于:2017-03-29 14:12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孩子很坏

  1

  他是她的青梅竹马。他对她的好,她一直记着,不曾忘却。

  还小的时候,她怕狗。

  村里的小黑,似乎总是有意跟她过不去。只要她经过,它都会汪汪地叫唤着,龇牙咧嘴的,很是凶狠,让她害怕。其实小黑是不咬人的,这是后来她知道的。

  他会把小黑赶地远远的,让她过去。小黑对他汪汪地叫,他不怕。他拿脚踢它,拿小石子砸它。

  2

  妈妈总是拿他说笑,指着她问安乐,愿不愿意娶月夏做老婆?他总是笑着说,愿意。小小的眼神里,是满满的坚定。

  那时,他还小,她是他小小世界里唯一的公主,而他是她小小世界里唯一的王子。

  那时,小小的王子总是会保护小小的公主,让她不受欺负。

  她还记得,有一次她犯了错误,又没有听话,偷偷地多吃了几颗糖,被妈妈给打了。他知道了,跑去她家,对着她妈妈说,阿姨你以后不许再打月夏了,因为她都是我老婆了。她妈妈笑。他把她拉过来,轻轻抚摸着她,眼神里是满满的疼惜。

  3

  大了点。妈妈再指着她问,愿不愿意娶月夏做老婆?他红着脸沉默着,不再说愿意了。

  她看着他,不再笑着说“愿意”;小小的眼神里,不再有满满的坚定;内心有小小的失落。

  他开始远离她。不再一起上学,一起吃饭,一起写作业。

  小小的男孩,还是知道害羞的,他不喜欢别人指月夏说,安乐,看你老婆,今天穿的真漂亮,像白雪公主。

  小小的男孩,害怕着这些,他还学不会,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所以他逃避着,避免着与她碰面,与她一起出现在大家的面前。

  当然,那时的他也不能好好保护着她。

  4

  小学毕业后,他和家人,去了城里。

  她努力追赶着大巴,努力挥动着离别的手,努力朝着远去的大巴喊:“安乐,我会在这等你回来。”

  他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回来,娶了月夏。

  他开始学会,为小小的失误惩罚自己,以此来告诫自己,要仔细、细心。

  她在这安宁的村子,听大人们偶尔提及他的消息,心里有点小小窃喜,他居然可以优秀的那么美好。

  他每次归来,她都会买好可乐,早早地站在站牌那等他。她要他一下车,第一个看见的人,是她。

  他跟着他们去掏鸟窝,去池塘抓鱼,去山上偷王麻子种的西瓜,她都跟随着。看着他笑的灿烂,笑的美好,她亦觉得幸福。

  她知道,为了拿好的成绩,他会学习到很晚。他说,我拿好的成绩,只是为了向那些瞧不起我的城里人证明,我也可以很优秀。

  可是,他没告诉她,他和爸爸有个约定,只要拿到全市前三,就可以接她来城里读书。

  5

  摆酒席,庆祝。

  安乐站在人群中间,听长辈们给他的夸奖、鼓励,以及描绘的美好未来。

  还有村民议论着,这孩子真是有出息,读书一分钱不花,学校还倒给他三万。

  多少,三万?那够我们一家子忙活几年的了。

  她站在人群外,亦觉得幸福。他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

  她想着,他牵着她的手,陪她行走在那灯红酒绿、高楼大厦的繁华都市。他靠在她的耳边轻声地对她说,我爱你。

  她甜蜜的笑着,仿佛这一切,已不再是梦。她相信他,在那繁华的都市,终会闯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然后迎娶她入门。

  她仿佛看见了他红着脸,听见了他喊妈妈,而那是她的妈妈。

  6

  月夏,他叫她。对着她笑。

  这么些年,她跟在他身后,等他的归来,送他离去。她不怕别人笑话,她就是喜欢他,从小就喜欢他。

  身边有他,她才觉得安全。他是哪个为她赶走小黑的安乐,他是哪个说,阿姨你以后不许打月夏了,因为她都是我老婆了的安乐。

  他抚摩着她的头发说,都长这么高了。

  她笑着,点头说嗯。

  爸妈告诉她,让她去他的城市读高中,她高兴得一夜没有合眼。妈取笑着说,女大不中留。她红着脸,沉默着没有言语。

  他为她撑开雨伞,拧开矿泉水瓶盖子,从她手上接过她的行李。他笑着对她说,爸妈让我来接你。

  她咕咚咕咚地喝着水,有水从嘴角流下,他掏出纸巾,为她擦拭干净。

  你看你,又没人跟你抢,喝那么急干吗?是小小的责备,带着微笑。

  你试试,两三个小时坐在这大铁厢里,没有空调没有电风扇,看你热不热,看你渴不渴?

  那你还渴不渴?要不我再给你买根冰棒,听阿姨说,你夏天就爱吃这个,为此都闹了好几回肚子。

  ……

  7

  在城市生存的爸妈总是忙碌着,放了学,他会拉着月夏去超市,买她喜欢吃的零食、食物。

  她站在一旁,看他认真地挑选食物,看他安静地付款。

  他会在厨房忙碌着,淘米煮饭,择菜烧菜。

  她在书房,啃着苹果,努力做着习题。

  她吵闹着要帮忙时,他总是笑着说,没事,我会弄,也习惯了。

  饭桌上,看着满桌的菜,他妈总会笑着说,有了媳妇忘了娘。

  在学校,她是被人羡慕的,因为有他。梅雨季节,她可以养成不带雨伞的习惯,只要吐着她粉红色的舌头,笑着说,没你记性好,又忘记了带伞。他会笑着摇摇头,拉她躲进伞下,怕她淋湿。也因为一个不好去证实真假的传闻。安乐之所以答应校方中考不报考其他学校,只因校长答应他一个条件,无条件让月夏就读本校。

  而让她感动的,是八卦的同学们再三逼问下,他居然很认真、很正式地说,对,月夏是我的女朋友。

  像小时候那样,笑着说“愿意”,小小的眼神里,是满满的坚定。

  她还担心,老师会找她谈话,劝她不要早恋,说一些教育的话语,可结果没有。

  他笑着说,有些条条框框,对好学生,是不适用的。

  8

  她说去杭州打工时,爸妈都沉默着,没有言语。他想劝她,却发现,她手中握着的车票。

  待他金榜题名时,他才知道,她家中突然遭受的变故。

  他站在人群中间,听着长辈们给的夸奖、鼓励,以及描绘的美好未来,却不见,她站在人群外,笑的幸福。

  他在离南方不远的北方,读着大学,偶尔她也会联系他,只是很少提及感情。他五一跑去杭州看她,她冷淡地回了句没空,让他只好又摇晃着十几个小时火车回去。

  他写信告诉她,毕业了,我娶你可好?

  儿时伙伴新婚,他们都被应邀出席,酒席上酒过三巡后,伙伴指着安乐说:“你小子别读书读傻了,抓紧点娶了月夏。”

  他想点头说“好”,却被她一句“只是小时候爸妈的玩笑话,不能当真”挡回。

  的确,那之后,爸妈也不再笑着说他们小时候的媒妁之言。

  9

  她还是结婚了,只是新郎不是他。

  他站在不远方的角落,安静地看着,她洋溢幸福的笑脸。

  其实他明白,改变他们关系的,是那场突如其来的变故。

  他想告诉她,他不在乎,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他只在乎她。

  可是他不明白,检举她爸贪污的,是他爸。

  只是她也不清楚,让他爸去检举的,是她爸。

  多年之后,她爸告诉她这一切时,她突然想起了,他在信笺上写下的那句“毕业了,我娶你可好?”

责任编辑:胡俊月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