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住在心底的云

发布于:2015-01-21 10:00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葛闪

  梁洛住院没多久,得知自己的病情后,小脸蛋上硬是挤出笑容来,嘶哑着嗓子说:“我无父无母,走了也无牵无挂。”

  只是这一句话,便将病房里所有人的心硌得生疼。

  两岁那年,她的父母在洪灾中遇难,因为没爷爷奶奶,父亲又是独生子,她便真的成了没有翼翅的小鸟,住进了江苏的一家儿童福利院。

  梁洛寡言少语,最好的朋友便是福利院王阿姨买给她的小浣熊。人们常见她一个人抱着小浣熊,或手捧一本书,在夕阳下,在一隅里。虽寡言,但她不孤僻。和绝大多数小说里描述得一样,这样的孩子很有出息,每次考试都稳居班级前茅。

  福利院的墙很白,花很香,这时的她就是穿花而过的小蝴蝶。她也会在阳光静好的日子里,搬张小凳子,在花园里做作业。她还会像小精灵一样,去帮这个阿姨贴几张图画,帮那个奶奶穿个针,引个线。逢到节日,她亦和其他小伙伴一样,这里蹦蹦,那里跳跳。偶然里,她也会静静靠在窗前,望着窗外怔怔发呆。

  大家看着她像春天里的翠竹般茁壮成长,心头压着很久的大石头也落了下来。除了初进福利院时,她会闹着要找父母,过段时间后便再也不去问父母在哪。王阿姨一边庆幸梁洛乖巧懂事,一边暗自为梁洛从不问及父母而落泪神伤——她说,血脉亲情再浓再深,或许也敌不过时间的无情流逝。其实也难怪梁洛如此,毕竟,父母去世的时候她才刚刚两岁。

  谁都希望这株让人怜惜的树苗,能得到同样的阳光和雨露,在这个尘世间喜滋滋地长着,活着!但是谁又都没想到,命运却偏偏和她过不去。

  去年,梁洛在学校突发高烧,且畏寒。老师们本以为是普通的感冒,但当梁洛面色愈发苍白,呼吸急促,心率加快时,便将其送到了市人民医院。诊断结果出来——败血症,晚期。那一刻,所有人都呆了。

  学校和福利院都想尽了一切办法,为可怜的梁洛募捐,特别是经过媒体报道后,一笔又一笔爱心捐款到达了指定账户。离得近的,还有人亲自到医院病房里看望梁洛。但残酷的现实是,钱已不是太大问题,但她的病情却不断加重:呼吸困难,中性细胞指数不断攀高,几度出现晕厥的现象。好心的医生,也在边尽全力抢救的同时,又边为梁洛的坚强而感动得落泪。特别是看到梁洛那被病魔折磨得孱弱至极的小身躯,每个人都心如刀割。

  入院的第四个月,梁洛病情加重,出现全身性感染,并且伴有多发性脓肿。一向安静的梁洛突然变得有点“不安分”起来,病榻上虚弱的她,向陪护人员提出了种种要求:她想穿很多以前想穿却从没穿过的花衣裳,她想吃很多以前想吃却舍不得吃的好东西。当然,没有人想拒绝这个可怜孩子的小心愿。

  起初,大家也奇怪,这个向来节俭的孩子,怎么突然在乎起吃喝来了?不过细想之余,大家也都释然:或许,她是想到自己的病情不断加重,猜测自己时日无多,而人生还有许多美好却未曾经历过,譬如好吃的,好穿的……这些都是同龄孩子应该拥有的,而梁洛却是在生命即将终结时,才敢小心翼翼地碰触这个卑微的愿望。

  那天,我第五次去医院看望梁洛。病床上的她似乎显得更加孱弱,呆呆望着天花板。她稍稍将头向外转了一下,微弱地问王阿姨:“我都吃那么多好东西了,怎么还不变得白白胖胖?穿那么多花衣裳,怎么还不变漂亮?”

  王阿姨无言以对,大家也都怔立在原地。其实,她所谓的好东西,哪怕营养再多,衣服再漂亮,又哪堪病魔的摧残呢?

  伤感的同时,大家的却又很奇怪:可怜的小天使,在生命的最后一段岁月里,要求吃这吃那,难道就是为了使自己变得白白胖胖、漂亮一些?

  王阿姨突然想起了什么,揭开梁洛身上的被褥,大家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以前那个犹如穿花蝴蝶丰硕快乐的女孩去哪里了?床上躺着的她,四肢细得超出想象,骨骼凸出,青筋暴露——这个可怜的孩子,早已经被病魔折磨成了一个瘦弱不堪的样子。

  王阿姨轻轻搂住梁洛,柔声说:“你在我们眼中,永远都是最美的。

  梁洛摇了摇头:“我不是在乎自己美不美。”说着,她把手指指向旁边的那些童话书,“书上说,每一个人去了天堂后,都会遇到她的亲人。阿姨,是真的吗?”

  不仅是王阿姨,包括我们在内的每一个人,都重重地把头点了点。

  “我吃那么多好东西,不是因为我嘴馋。我只是想,白白胖胖漂漂亮亮地去见爸爸妈妈。”梁洛的泪溢出眼眶,突然哭出声来,“要是就这个样子到了天堂,我怕他们会伤心得哭。”

  语毕,只是刹那间,所有人的心便碎了一地。

  六天后,梁洛永远离开了人间。我们自以为在她心中,父母这个概念就如一朵浅浅薄薄的云,在她的天空里经过,转瞬便消散,且了无痕迹。直到现在我们才明白,关于亲情关于爱,在她心中从未远离,那朵爸爸妈妈化成的云,永远停留在她的天空里。只是小小的她,一直将这朵浅浅薄薄的云,悄悄地搁置在心底。

  
  

责任编辑:朱耀军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