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你的温润,我来触及

发布于:2015-01-24 20:34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葛闪

  当我手执剪刀走向徐暖暖时,教室静得宛若一只坏了许久的表,所有学生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他们不知道,从未如此“凶残”对待过学生的我,又何尝不是手心冒汗,忐忑不安呢。可叫我怎么办,成绩优异的徐暖暖,一向都以尊重师长、乖巧可人深得大家喜爱,但偏偏这次,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想到,她面对学校在仪容仪表方面的三令五申,还有我的数次“通牒”,却仍然无动于衷,兀自将她的长指甲扎眼地留在指端。

  不久前,学校下发了检查仪容仪表的通知,班里除了徐暖暖之外,其他同学都按照要求整改到位。唯独她,在我第一次在班级里预检查时,面对我的询问,却始终低头,不言不语,没有任何解释。

  我没有向她发任何脾气,因为暖暖背后的故事实在让人心疼:她4岁那年,父母在一场车祸中双双罹难,留给她一方没有任何色彩的天空。因为祖父母早逝,而她父亲又是独子,从那以后,暖暖就住进了县里的福利院。她和所有同龄孩子一样,头顶天宇,脚踏厚土;可又和所有同龄孩子不一样,没了亲人,上无庇荫,下无支撑,她就是一朵自小就缺少养分的花儿。可即便是这样,她的学习成绩,她的品德,却胜过同龄孩子许多。提到暖暖,全校没有不称赞的。这样的孩子,怎能不让人心生怜惜?一如她的名字,总是能所有人心里暖暖的。

  因了这种心疼,所以在第二次以班级为单位的预检查中,当我看到她的长指甲依然没有剪去时,尽管我内心有气,但还是一脸温和。我只是佯装吓唬了她,说如果在学校正式检查之前,如果她还是没有剪去指甲,我就亲自操刀“执行”了。班主任强行替学生剪指甲,这也是我们自认为的绝招,屡试不爽。其实,我也在暗暗奇怪,上个学期仪容仪表检查时,她的指甲干净利落。可为什么这次,一向温婉听话的她却不执行我的“命令”?

  满以为这次“恐吓”绝对有效,但让我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在第三次预检查中,她依旧执拗如前。说过的话不能再收回来,要不然我还怎么把班主任的威严保持下去——我从办公室里拿了剪刀,阴沉着脸走向她。

  看着我慢慢走向她的步伐,暖暖低下的头也抬了起来,一双眸子里满是晶莹,看得我心里是一阵又一阵颤动。握着剪刀的手是紧了又松,松了又紧,满满的都是汗。我有点后悔,不该说出那番话,以致现在是骑虎难下。

  我轻轻握住暖暖白皙的小手,轻轻地剪去她双手的指甲。当最后一次将剪刀的双刃分开,仿佛最后的一丝力气也尽了。我抬头看到的是,暖暖脸颊上的泪水纵横;我低头看到的是,满地的指甲碎屑,像是一朵又一朵白色的小花,忧伤地零落一地。我很悔恨,却又有点奇怪,因为当时我除了看到她脸颊上的泪水,但同时在她的眸子里,居然发现了一些宛如得到某种慰藉的眼神。

  自打那时开始,我便像做了亏心事一般,不敢正视徐暖暖的脸。我很明白,当初的行为,一定是硌得她内心生疼。所以,有时候看到她,我也装作有意无意地多着她。

  这种愧疚,直到两年后,收到徐暖暖升入了高中后写给我的一封信,才得以释然。

  信里说,她很感激我当年对待她的“粗暴”行为。她自小没了父母,孤零零地一个人生长着,对于命运,她不妥协,不气馁,不沮丧,给所有人的印象都是阳光得让人怜惜。但谁也不知道,她一副山清水秀的背后,对父母的思念犹如雨后的翠竹,止不住地潜滋暗长。特别是对母亲的思念——她见多了别的小朋友所享受的母爱,自己却从未体会过。拥抱没有,亲吻没有,哪怕是一次牵手也不得。她之所以拒不剪去指甲,只是有一个小小的想法:让我轻轻地握住她的双手,为她轻轻地剪去指甲。那一刻,想必我便成了她心中的母亲的化身。暖暖在信中还告诉我,当初她满脸泪水,那是她感觉彼时是无比的幸福,怎么也抵挡不住泪水的决堤。

  看到这里,我才醒悟,怪不得当初她的眸子里,曾有过慰藉的眼神。我终于明白,她以前没将这样的计划实施在别人身上,那是因为她还幼小。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她内心里对母亲的思念,对母爱的渴望,犹如涨得满满的小花骨朵,只待春风一撩,便轰然绽开。而在此之前,她小小的心灵里的那种温润,在她不言不语的羞涩掩饰下,又有谁能主动去触及呢?

  那一年,是我工作的第二年,到如今数年过去了,我依然无法忘却那个让我至今心疼的孩子。我想,如果以后有机会再见到她,我会给她一个紧紧的拥抱,一个深深久久的吻,以爱的名义,去触及她内心的温润。

  

责任编辑:池墨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