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心灵上的划痕

发布于:2015-01-26 10:25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葛闪

  男人和警察一起,缩在停车场角落里已两个小时了。他卯足了劲,今晚定要将划他车的“凶手”抓出来。所以,尽管气温到了零下,尽管他被冻得瑟瑟发抖,但还一直在撑着。

  月前,男人发现自己的爱车不知被谁划了划痕,满以为是谁不小心造成的。可谁知几天后,车上又添了新划痕。此后隔三差五的,都有新划痕在车上。更可恨的是,这个“凶手”很嚣张,每次作案后,都会在车窗上留下一纸条,歪歪扭扭地写着一行大字:是我划你的车的。字条末,并没有落下署名。最为可恨的是,最后一次,纸条上居然写着这样一句话——1月6日晚上22点,我会来划你的车。这个“凶手”,太嚣张了。

  因小区刚开发不久,地下停车场还没安装好监控设备,所以无法调阅监控。前几天,气愤不过的男人报了警,警察也来现场看过,说会密切关注此事。可就在警察走的当晚,车又被划了,就是1月6日,也就是今天。于是,他又报了警。

  一会儿,一阵脚步声传入耳朵,他一个激灵:难道是“凶手”?

  他的视线里,一个八九岁左右的小男孩出现了。就在他为自己猜测错误而哑然失笑时,小男孩却径自走到他的车前,旁若无人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在他的车门上划了一道长长的印痕。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个作案已久的“凶手”居然真的是这个小男孩!

  他抓住这个小孩,怒气冲冲地问:“为什么要划我的车?”原以为这个小男孩会被吓得哇哇大哭,谁知他却一脸平静,兀自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他。

  无论他再怎么责骂这个小男孩都无济于事,小男孩只是低着头,任凭他嗔怪。他知道,再怎么责骂这个小男孩都没用,重要的是得找到他的家人。问清了地址后,他带着小男孩,和警察一起,到了小男孩的家里。

  门开了,放门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听他们道明来意,老婆婆也气不过,抓过小男孩就打。他虽然有气,但也怕孩子被打出什么好歹来,赶紧拉开老婆婆,让她坐下来协商一下赔偿的事情。

  老婆婆听说要赔偿,吓了个不轻,告诉他,小男孩的爸爸几年前去世了,小男孩的妈妈为了使这个家不塌,在外地打工,只有她一个老婆子拉扯着小孩。如果要赔偿的话,估计得要多少钱?

  一个警察柔声跟老婆婆说:“划了人家的车,孩子的妈妈就是监护人,理当赔偿。”

  他看着老婆婆一脸的紧张,心里道:“我这宝马,就一道划痕得上万,非得让你们知道厉害不可。”不过,恨归恨,他还是奇怪,便问了这小男孩为什么要好几次地划他的车,而且就认准了他的车来划。

  小男孩告诉他,因为其他几辆车的车主都是女的。小男孩还补充说,其实自己早就想被他抓到了。只是,每一次划他的车之后,他都没抓到自己。实在没办法,小男孩才在他的车上留下了纸条。

  划人家车还分男的车女的车?他哭笑不得,质问小男孩为什么这么做。小男孩低下头去,嗫嚅道:“以前,我要做错事,还有爸爸批评我,责怪我。爸爸没了,没人再责骂我了。我想……我想哪怕有个人批评我几句,责骂我几句也好……”

  他听了,顿时明白了前因后果,他只觉得眼睛里是一阵一阵刺痛,对警察大手一挥,哑着嗓子说:“算了。”

  语毕,他连忙转身出门,狠狠地抹了一把眼泪。

    

责任编辑:朱耀军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