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晚自习后

发布于:2013-04-27 21:53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子敬

  时光荏苒,一晃十五载,直到如今回想那一段经历,我依然心有余悸。

  那时候,他教数学,是武汉人,操着武汉口音不标准的普通话,每天唾沫横飞地讲着函数、平面解析几何、立体几何......几堂复习课下来,我感觉索然寡味,就看着自己的教辅,或者看着“金刚经”,有时候看着中国近现代史,偶尔也看着我当时沉迷的B安的乐词。

  几次模拟考试后,试卷发放前,他还是轻描淡写宣布着“第一名:杨祖阔。”的讯息,我知道他不太喜欢我,哪怕我不听讲也是名列单科第一。当然,他也不知道我的数学底子有多么的厚:我从理科班数学第一转到文科班,要拿第一不是易如反掌吗?

  一次数学晚自习,我三下五除二把作业做完,对镜自照,深深欣慰于自己的装扮,畅想着未来......不料,他笑眯眯地向我走来,在离课桌一公分的地方,屏住了气色,转换了面容,严厉地呵斥道:“出去!”我收起镜子,放进桌子,看着他,没有理会。几秒后,他不再说话,拽起我的衣袖,拉着我往教室后门拖去,时值十九周岁的我,虽然已全具成人规模的身体,力气上还是逊色好几分。就这样拉着扯着,拖着拽着,依着耗着,抵达了走廊。“晚自习照什么镜子???”一双大手依旧放在我的衣领处,嚷着。“你再不放手,我也不客气了哦!”高三年级的几个教室当时都充斥着我们对话的声音,弥漫着浓重的火药味。1秒、2秒......1分钟、2分钟......天空没有一丝亮光,只看见校园灯光映照下的阴影,在摇晃着。他仍旧耗着,不改变姿势。“我就照下镜子怎么啦,再说,我作业做好了啊。”我据理力争着。从小好学的我,打小成绩优异的我,哪受得了这个“招待”。他依旧目光灼灼地注视着我。我抵挡不住杀气,使出全身力气,挣脱掉他的手臂,向楼下奔去,跟门卫说声我身体不舒服,提早回家了——因为我是走读生,当然就没怎么阻拦。

  就这样,我连续一周都没去,期间班主任有来我家做思想工作,但是我闯荡江湖的心迹表露出来,就再也抵挡不住,泛滥开来。既没有正面回答我不再去校,也没有侧面暗示我不去,只说再考虑一下。过了两天,脚步不听使唤地把我带回教室,进门的那一刻,我懵了:我的课桌椅被停放在讲台前方的角落里,尘埃满面,刹那间,两行热泪直淌,滴到脚下。我听到我心底的最脆弱的声音——我要把桌子搬回家!我要在家里自学备战!班主任、数学老师、还有某某同学、你们太绝了!虽然,期间,徐同学,你的鼓励长信让我振奋,让我昂扬,但那也是我的荣誉本色;我相信自己!B安,给了我冲劲,给了我爱心,给了我判断的标准。这里,不再属于我。一个人,没有叫同学帮助,我就将桌子扛回了。路上,想起3年前我堂哥跟我一起将桌子放在教室的那一刻,我颤动不已......

  我在自责与不安中度过了二个月,耐不住寂寥,耐不住家里的唠叨;心里的那份骄傲与不羁也荡然无存。我知道所谓自我的备战,是多么的煎熬,是多么的艰辛!如果真能成功,我将创造一个奇迹,但这个奇迹我终究没有酿成,半途而废了。没有人陪伴我,我孑然一身,闯荡上海、广州、花光了路费,我颓废地回到了家里。

  月光斜照在我的床沿,形成了一个圈圈,我试图去画圆,却没有它圆润。我的冲劲淡化了。鼓起勇气,向妈妈倾吐我的慎重抉择:“妈,我要复读!我今天看见光荣榜了,以前我是正级,副级的她,考上了浙大,我也能!”我一次、二次重复着。妈妈坐起身子,凝视着我:”阿阔,家里所有的钱都给你做路费了,拿什么去读啊。你哥哥听说你出去了,就再也不寄钱回家了。小姨妈对他说了,以后读大学还要很多钱,读出来也未必有好工作,不如提前去打工,多少没文化的老板,腰缠万贯啊!你哥哥信了。我知道你学习好,但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啊!要不,我想想办法借下,给你凑凑路费,你边工作边读书吧,以后靠你自己了......”

  我信了,我也妥协了。从此开始了我的平凡打工族生活。年复一年,没有实现妈妈最后期盼的那句话。直到晚自习12年后,才通过自学获取那本该属于我的大学毕业证书,含金量不低于当年,但是社会认可度却相差很多,编制事业考都没有资格。

  当年放荡不羁的我,造成后来多年的悔恨与自责;当年过度严厉的他,酿成一个硕大的苦果给我尝;处于青春期的我,反常与强迫心理的交织,织成一个无形的网,将自己包裹;喜欢体罚的他,直到现在,可否记得你当年的鲁莽与失职?奇怪的是,我将你的名字忘却,但我将传承你的岗位之光,发挥本我亮光,不再让别人受到伤害!

  这段经历我刻骨铭心,不但造就了我现在的人生,而且坚定了我的未来选择。

责任编辑:安梦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