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最是清音能动人——读李怡萍散文《母亲的仁岩》、《父亲的孝义》

发布于:2015-01-26 09:47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闫卫星

  10多年前,怡萍和孝义文联主席马明高编办的《孝义文艺》曾深深吸引过包括我在内的众多读者,近几年,无论是在本土颇有影响力的《吕梁文学》、《吕梁日报》,还是《黄河》等大型文学期刊上,怡萍的作品常常映入眼睑,让我深感她不仅勤奋,作品质量也渐入佳境。

  近日,读了怡萍的系列散文《母亲的仁岩》、《父亲的孝义》,这两篇洋洋洒洒各有数万字的散文里,既有她和父母间的骨肉深情,又涉父母的家族背景,地域的风土人情,进而触及到时代的脉动与发展,内容丰厚凝重,笔调朴素清新,视角选取独特,作者心底的真情实感在笔下深情呓语,如清泉般媛媛流淌,似潮水般的诗意涌动,让我始终处在感受人间真情大爱的互动与共频律动中。怡萍散文表现出叙事的宏大与精微,抒情写意的含蓄与旁白,以及结构谋篇的连接与架构上可圈可点,收放自如,更觉其散文已经形成自己的风格,具备了大散文的气象,值得我们研习和关注。

  以《母亲的仁岩》为例,“母亲在仁岩村,是半村媳妇半村女儿的角色”,作者言简意赅开篇后,分六个部分将母亲与仁岩的关系娓娓叙来。第一部分写村庄,写外祖父,写母亲读书时的聪慧,写母亲自强不息学缝纫苦种田,历尽千辛修窑盖房,写母亲与邻居友善,如果说这篇散文就此打住的话,也能说的过去,但怡萍没有,她精心地引领我们去见证属于她母亲和仁岩的更动人的故事;第二部分,怡萍借写一场发生在她身上的车祸写母亲的宅心仁厚。用走南闯北肇事司机说的“见过好人,没有见过这么好的人,我要与你们相处成朋友”这个外人的口,写出母亲的好。在结尾作者轻描淡写“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记着那位司机的模样。只是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淡淡的言语间,却饱含“人间有真情时常挂心头”的温馨;第三部分写母亲认真做裁缝、辛劳种棉,采棉给予她的童年影响,现在的怡萍如此优秀,字里行间我们不难看到母亲当年在仁岩这片厚土上是如何对她言传身教的;第四部分写母亲的善良,会裁缝的母亲,对于村里的孤寡老人、残疾人、特困户等弱势群体,做衣服从不收钱,而且连边角都要做得非常好才送去,母亲说,细致活计是她的脸面。正是母亲乐善好施,她在仁岩有了非常的威望威信,还担任了乡人大代表。母亲教子毫不手软,偷摘果子、偷偷倒掉不好吃的红面,都被严厉的母亲责打,“也因了母亲的严格教育,而使我早早地就懂了事,会做许多家务,学习成绩好,得到邻里亲戚的称赞。”;第五部分,写母亲的孝顺和与人为善,二伯的下葬,安葬过程中村民自发端水送茶无不见证了母亲的为人。“母亲不仅亲戚关系处理得好,就连街坊关系也处理的十分和谐融洽。邻居的狗将我儿子的腿咬伤,养狗的邻居拿着水果和钱看望,母亲将钱退给了邻居,自己花钱急速送孩子打防疫针,母亲说,为人处世要厚道,吃亏是福”;第六部分,写母亲舍不开仁岩的感情和客居城市的我及家人对仁岩的情结,在这一部分里,怡萍写的更为出彩,她能将渗透在生命里的那份对仁岩的体悟升华到永恒,升华到天人合一:“我们无论走多远,永远也走不出的是仁岩的怀抱。”

  在《父亲的孝义》一文中,怡萍同样是以立体的多维层次,为我们呈现了一位可爱可敬可感的慈父形象。作者分别以《从故乡出发》、《艰苦的岁月》、《洒下基层都是爱》、《商业局父亲的家我的家》、《拆迁有人欢喜有人忧》、《父亲的花园》、《孝义之恋》七个单元展开,在这些篇章中,怡萍能够巧妙地转换时空,写出父亲的生活的那个年代,写出父亲成长的不易和做人的踏实,不仅不操一点害人之心,而且总是尽可能想方设法去为人办事谋利,难能可贵的是怡萍在文字里没有一点说教,她巧妙地把父亲的大善、大爱表现在一桩桩细微的事件当中让读者去感受。特别是父亲在拆迁中的所作所为和算账的方法,不仅让我印象深刻,而且非常地钦佩!有如此睿智豁达的父亲,怎么能培育不出优秀的子女呢?父亲工作细致,不仅自己影响好,而且商业系统一大帮人享受到了父亲细致的好处,顺利的办了退休,从这点上看,我认为怡萍的父亲并不平凡!退休后,在怡萍的笔下写父亲怡花弄草也是非常有情调。而《孝义之恋》则是此文的点睛之笔,从仁岩出发的一家人,最终在孝义这片热土上生根发芽,他们一家子见证了孝义的兴起发展成长过程,对故土的热恋不舍,对成长地的感恩与期待,是我在怡萍笔下读到的一种深沉的爱,这爱与艾青先生对“这块土地”的爱同样的深沉。

  在我的印象里,怡萍的文字一直保持着一种乡间的本真,一抹善意的灵动,一种心清气爽的纯粹。这次集中悦读了她的这两篇文章,更加深了这种印象,无论是《母亲的仁岩》还是《父亲的孝义》,没有用一句华丽的辞藻,没有一点生硬的说教,就像一位亲友抑或邻人在与读者在不经意的叙话,说得轻巧,说得淡然,却说进了心里,说到了岁月的深处,说到了仁岩、孝义那方厚土,说到了那片土地上生生不息,崇尚善念、奉行勤劳朴实的人群。无论是母亲也好,父亲也好,他们都是这方水土养育出来的人,他们的大爱、包容与这方厚重的土地潜移默化感化了怡萍,而怡萍又将这种感化与我们分享,我想说,作为读者,我虽然没有在仁岩、孝义生长生活,但怡萍笔下的那份情、那份爱、那份浑厚的绵延不绝的爱已经在我的心里荡漾扎根。

  滤去浮华存本真,最是清音能动人,正是怡萍笔下的文字,让我在清清爽爽间,感受到了一波波的“正能量”,而为人为文如此,我以为,足可为我辈楷模矣。

  

责任编辑:熊琼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