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我又没有很想你

发布于:2014-11-24 09:20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暗伤
    我又没有很想你,只是昨天走过那寂静的山道,看见那被我们遗忘的相思豆,早已经腐化在颓败的落叶间。还记得你离开我的最后一个夏天,天空飘落着零丁的雨点,我挽着你的胳膊,你撑着伞,说:“这相思豆都被捡光了。”我随口说:“这有什么呀,明年还不是照样有。”“可是,明年我们早就毕业了。”你突然咆哮一声,并很用力地夹紧了我挽着你的那只胳膊,我听到了自己骨头咯咯响的声音,疼得眼泪都流了下来。

    如今,已经是冬天了,只要打开窗子,就会觉得特别的冷。每天早晨,我看到田野都积着厚厚的霜。自从你走后,我就再也没有踏过那片田地一步。而更多的时候,我都错觉你依旧还在:在靠窗的地方,我安静地做饭,你悄无声息地进来,站在我的身后,久久的,不发一言。我日复一日地重复着这种想象,然后日复一日地迅速枯萎了下去,像这初冬还挂在枝头那最后的一株雏菊。

    其实,你第一次看我做饭的时候,也曾悄悄地来到我身后,突然地,你开口说话,吓得我手中的铲子都掉了下来。从此,你知道了我的胆小,再以后你来,就不敢说话了。真的不能再想了,可是,如果你能够回来,我想我一定会紧紧地抱住你,不要叫你再离开。

    我并不是因为这做饭的光景,才想起那个站在我身后沉默微笑的你,我又没有很想你。

   我都已经好久没有听歌,连巫娜的古筝曲也几乎不听了。我觉得这喧嚣的世界离我越来越远,远到我只剩下了嗅觉,只剩下记忆里你身上的气息。

    临近毕业,我们从寂静的小街走过,偶尔经过的大车会翻起漫天的灰尘。你习惯走在我的身后,我总是喜欢突然转过头去,叫一遍你的名字,你答应,以为有什么事。我俏皮地笑着,再叫,并说:“啊,你还在呢,嘻嘻。”这时我看到了你沉郁的面孔,“看车,看车。”你总是用这句话来掩盖你的忧伤。而更多的时候,我会很茫然地问:“如果有一天,当我转过头去,叫你,却发现身后没有人了,我该怎么办?”而你总是一言不发地沉默,有时候还会伴着一点安静笑容。我多半把那认为是无所谓,所以也没少为此踩你的脚,翻你的白眼。只是这么多日子过去,我再想起曾经的笑容,我心里想得最多的就是,那些笑容究竟是代表什么呢?是掩盖?还是难过?因为我渐渐地明白,其实,那时那刻,你是多么地爱着我,你永远都不会认为,别离是无所谓的。

    前天有学生来我的房间,看到了漂流瓶里的相思豆,她们赞叹着这些小小豆子的红润和饱满,纷纷问我是从哪里弄来的。是的,那是我们精心挑选过的豆子,几乎每一颗,都是那么的鲜艳和饱满,并且都是心形的。你一向都不喜欢外出走路,你只热爱打篮球。虽然因为我热爱大自然的缘故,你偶尔也会跟我出去走走。但更多的,则是对我的一再爽约。从此,我便记恨了你,再不提及跟你出去走路的事了。

    只是,临近毕业的那个星期六,你突然找了个笨拙的借口,约我出去走走。我们走到了那颗相思树下,你说:“我们比赛看,谁捡的豆子更多一些。”我不乐意,以你的体力和速度,肯定会捡得比我快。可是你坚持要比,并且一再声明只是好玩。结果出乎意料,当我们摊开手掌时,我手中的相思豆居然比你的多。回来后,我倚靠在窗边休息,你则把相思豆摊到到桌子上。在无意的回头中,我看到你迅速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相思豆......是的,也许,这就是你眼中的爱情:它不在输赢,只在于,让自己爱的人开心!

    是的,我只是因为看到那些相思豆才会突然想起你的,我又没有那么想你。

    每次经过厨房,都会看到塑料袋里的那堆破碗瓦片。那是我为了你,把好端端的一个碗给摔坏的,仅仅是为了要摔出最锋利的一小片瓦片。因为那个春季,你发痧了,肚子痛得受不了,吃任何的药都不管用。于是,我想起了妈妈教过我的土方法:给你放血。我拿着最锋利的那片瓦片,兴高采烈地喊:“哇,好锋利啊,一定能扎出很多血,太棒了!”我看到你惨白的脸露出宽厚的笑容,你开玩笑说:“没想到你这么重口味。”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指尖触碰到你的肌肤,它干净,结实而有弹性。瓦片果然很锋利,只需轻轻一扎,就能扎出好多乌黑的血;甚至一个不小心,我连带着把我的手指也扎破了,你看到了,低吼了一句什么。我低下头去擦掉伤指上的血,眼角的余光无意中看到你正俯首出神地看着我的脸。那一刻,突然很想哭,因为我知道:这辈子,我都不会再碰到像你这样干净温暖男孩子了,我是多么的想抱住你,告诉你,我爱你!但是,我却永远都不能这么做。

   你离开之后,我似乎一瞬间就经历了好多个夏天,自从远离了那棵相思树之后,我就觉得夏天开始变得白炽化,并且热得难以忍受。好在现在又是冬天了,每次开车回家经过我们以前走过的路口,我总是习惯地把脸转向一边,倔强得像一个三天吃不到饭的孩子。是的,我为什么要提到这个路口呢,我又不是很想你。

    这段时间,总是无端端地梦到你:坐在教室里的你;走过操场上的你;从我身边无视而过的你!每次从梦中醒来,都觉得心脏像被撕开一般的疼痛。

    还记得有个傍晚,你突然问我:“你说,要是生孩子的话,是生男孩好呢,还是生女孩好?”我当时一愣,好久才想起自己曾经跟你说过,要是我爱上一个男人,一定会跟他生一个孩子。而你的这句话,着实把我问得茫然无措。我随口说:“我们家就两个女孩,我爸爸一定喜欢我生个男孩子。”你笑了,说:“你以前说过,我生的第一个孩子,一定是男孩子。”我是个双子座的人,三分钟热度,不会记得自己曾经说过什么话,谁知道说的人不认真,听的人就认真。

    是不是以前也是这个样子,我说了很多的话,你一点一滴全部记在心里?


    还有那次我不小心跌下楼梯摔伤了左腿。三处伤口,恰似那三个字:我爱你!伤口深深浅浅都在滴着血。那个晚上,其他的人都用一种戏谑的口吻来聊我的伤势,唯有你,黑暗中看着我的眼神是满满的疼惜。第二天,你陪我去换药时,我疼得受不了,你坐在一旁,不停地往我的伤口上吹气,嘴里却说:“活该活该!”接着,我们坐在医务室的长椅上看电视,有苍蝇在我的伤腿边飞来飞去,你不敢用手驱赶它们,担心那样会碰疼我的伤口,只能不停地朝着苍蝇停留的地方吹气,一次一次地赶走了它们。

    我并不是一直记得你的这一切好的。我只是在梦到你醒来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滴落在枕巾上的泪。我又没有很想你。

    你洗澡的时候还是爱唱歌么?我送给你的短裤你还在穿么?我有告诉过你我喜欢坚强无比的人么?也许是因为自己不够坚强,所以希望生活在这样充满光芒的人身边被他 /她的光芒照耀吧。前阵子偶尔看到别人晒有你的照片,你赤裸着上身站在海边安静地微笑着,依旧是我的英俊少年!

    可是身边总是没有光,黑暗无边无际。如今,我已经不在那个靠窗的厨房做饭了,没有了你,做饭对于我而言,已经没有任何的意义。每天,我都是来去匆匆,不想跟任何人说话,我喜欢蜷缩在寂静狭小的空间里,看着时光缓慢的步伐从天花板上践踏过去,这时我总是想起以前洗澡爱唱歌的你。我喜欢在空旷的教室里听周董的《一路向北》:
 
 后视镜里的世界
 越来越远的道别
 你转身向背
 侧脸还是很美
 我用眼光去追
 竟听见你的泪

    我不知道我为你流过多少的眼泪,我只是在听到这歌曲的时候才会莫名其妙地哭泣,我又没有很想你。 

    只是,我想告诉你一些事情:其实,你唱歌还算好听,只是有点分不清场合;并且,每一次看着你离开的背影,我都会偷偷地背过脸去,在心底哭喊:不要走!还有,我一直都很想很想跟你生个孩子,不在乎是男孩女孩,我只要他(她)是我们两个人的孩子。然后,我们一起定居在水草丰茂、远离偏见和世俗的地方,在那里,永远都没有人会认识我们,会打扰到我们,我们要像童话中的王子和公主一样,一生一世都在一起,永远不分离。只是,我永远都没机会让你知道了。

    此刻,才知道,其实最深刻永久的爱情,并非是相聚,而是别离。最后忘了问一句,我爱的,你说我要到什么时候,才会学会遗忘,才会学会:不对自己说谎呢?


责任编辑:熊琼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