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史有清音声声慢

发布于:2014-10-23 12:45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沁筱寒

  俗话如是说:“读史使人明志。”然窃以为,读史使人警性怡情。史学家从历史中读出了历史变迁的规律,窥见了朝代更迭的频繁。而我却在攀今吊古中感知到了史书里的袅袅清音,袅袅清音里的一个个俊逸超群的人物。这些人物的故事由信念衍生出来,沿着命运的掌纹,一步步往前,唯美了无数的煌煌岁月和浩浩河山。

  许是我的目光太狭隘,我的情感太细腻,我执着地认为:史有清音声声慢。我往往轻忽了英伟旷世的开国君主和国泰民安的繁华盛世,却将目光隽永地停留在金戈铁马、硝烟弥漫的纷争乱世。正所谓“乱世出英雄”,对于满怀凌云壮志的人而言,乱世更是其茁壮成长的温床。我读《三国志》,既感喟那白骨露于野的生灵涂炭,亦歆慕那群星灿烂的时代。

  梦里,总会浮现这样一个景象:“喧嚣市井,十数人坐听说书。闻刘玄德败,颦蹙者有出涕者,闻曹操败,即喜唱快。”芸芸众生,多钦敬刘备而指诟曹操。然我却非也,实独爱曹操矣。我愿为曹操这位天纵的英才喟叹一句:举世难觅一知音,谁人解尔心中意?须知枭雄之心宛若彩蝶,要趁着民变的东风破茧而出。因之,我痴迷着曹操的翩翩风度,钟情着曹操的雄才大略,更慕恋着独属于曹操的那雄豪的笑。胜时,他笑;败时,他亦笑。大丈夫在世,当笑看天下风云。我亦爱他超拔的诗人气质,敬慕他信手拈来皆成佳篇,出口成章自臻化境。恰如“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好诗衬枭雄,枭雄衬好诗,不见其人,但闻其诗已颇感洒然高迈。终其一生,曹操心眼俱明,实非凡人可比。也许成为一代枭雄已然是他人眼中的胜利,可在我看来,他的人生比之灿烂星汉自是不遑多让,然比之梦短蝴蝶亦只怕更甚。在时局动荡、战火频仍中,未能将乱世止于他的戎马生涯,获得君临天下的万乘之尊,岂止是他这位绝世枭雄的悲情,那亦是清音袅袅的历史的憾恨。

  《三国志》里,我还倾仰和深恋周瑜这位倜傥俊雅、声名遐迩的儒将。我的素年锦时里时常有这样的画面:他儒雅而又疏豪地抚着琴,一弦一柱轻轻抚过自己的曲婉心意,那种清俊是言之不尽的情态。周瑜一生恰似花开灿美的调子忽有大悲结局,让人在笑意微微中泪盈于睫。生如织锦,锦字成灰。花开得愈美,愈不忍其凋落。他将生命皎然盛开至极致,尔后溘然辞世,所有故事都戛然而止,绝于史册,实为昙花一现的亮眼。因了周瑜,我不得不慨叹世事的无常,人的命运往往仅是一夕之变。凭吊着独属于他的似水流年,我体悟到的是俯拾皆是的精雅格调和近于神的俊逸,若万千交映星辰。然《三国演义》却掠夺了属于周瑜的一切,把原属于他的羽扇纶巾给予了诸葛亮,把他赤壁之战的功劳赋予了诸葛亮,更有甚者,连他的英年早逝都成了诸葛亮斗智中最幽盛的一笔。我为他摇旗呐喊,我为他愤愤不平!然值得庆幸的是,我终在《三国志》里寻觅到了那个“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青袍缓带的一代儒将。清音袅袅的历史终究还是弥补了我心中的憾恨。

  透过《三国志》冰冷的文字,我时而身处当年的西园盛会,观雅歌投壶,对酒当歌,迷离月色,清辉点点;又忽地深陷沙场,于烈烈风中,览金戈铁马,血流成河。丹青难描尘寰万事万物,汗青难尽历史清音袅袅。合上《三国志》,我久久不能回神,固执地驻足停留于内心那个温雅和婉的角落里,为卓然超拔的英雄们在历史长潮中的短暂显现和最终湮灭而珠泪偷弹。

  《三国志》饱含清音,声声慢。陈寿当属好史官,因了他用冷酷的双眼公正地审视历史。《三国志》里的笔墨是淡然甚或冷漠的,是不掺杂个人的情怀的,读者体悟不到一丝柔软。然我对他却仅有客观上的欣赏,而不曾有主观上的喜欢。我最爱的是司马迁的文字,因了他不曾掩盖自己的情愫,略有“我笔写我心”的韵味。

  其心皎皎的司马迁,尽心尽力地为刘邦歌功颂德,却有意无意地将自己的情感细撰于乌江边:“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垓下的霸王别姬,将司马迁对项羽的责难皆化为乌有。凡人落陷已堪悲,英雄落陷更堪悲。鲜衣怒马、逸兴飞扬的西楚霸王确有暴虐的一面,屠城一举让冤血涂染霜刀。然仅为了乌江一败,乌骓马哀鸣,虞姬与之共患难而不生怨尤,最终为之红消香断那一刻的盛烈之态,我折服了。能博得绝色美人以红巾翠袖揾英雄泪的,独落魄的盖世英雄耳。况虞姬尚不仅是揾英雄泪,她还为这盖世英雄玉碎珠沉。项羽这位盖世英雄心高气傲,当皇图霸业转眼成灰的时候,他所感受到的失败更多源自于精神的溃败,我见犹怜。然有红颜知己如此,项羽足堪慰藉。声声慢的历史清音里,我并非不曾见过热血男儿,亦非不曾见过柔情男子。我仅是不曾见过这样的英雄:热血得柔情似水,或者说,柔情得热血沸腾。“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成王败寇乃一步之遥,仅仅是一步,然人生偏偏亦步亦趋,一步不能移。项羽念及半世流离、理想失落,不得不将雄心断送。曾经如山峙立的英雄转眼消失于天水之间,委实壮烈可悯。垓下十面埋伏,刘邦一统天下,韩信千古成名,终不及彼时项羽刚柔并济式的热血沸腾与柔情似水。雄心壮志或可消解,风骨气节不可折堕,此乃项羽最为人景仰之处。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咏叹着这些曼妙的歌,吟哦着这些凄婉的曲,于《史记》的阙阙故事里,我宛若一个恬静的过客,称美着那些并未随着某个盛世的到来和时光的绵延流转而消弭的历史清音,陪着司马迁,时而言笑殷殷,时而潸然泪下。

  我深悉我的历史观太片面,太狭隘,然我却不愿将胸怀撇开半寸,去装下那深邃的规律和那冰冷客观的评论。我只想用心去体味那声声慢的历史清音,那风霜雨雪的漫漫征程,那譬如朝露的短暂人生。袅袅婷婷的历史清音远比一切言语的闪转腾挪都值得深植心河。每一个历史人物,皆是一颗灿美的星子,他们身上折射出的是仅属于那个时代的光芒。后世读者透过历史的风霜去寻觅他们的足迹,无论是真是假。他们的人生恰若温润的璞玉,犹如悲情的清泪,尖锐处常破碎历史的幽深。

  历史上留下了无数的豪烈君王、狂放文士、绝世谋臣以及勇冠三军的猛将。不同的故事掠过不同的心弦,赚取不同的感动。历史人物与隔世知音的灵犀能传魂越魄,让千山万水荡然无存。我愿珍视独属于我的那份风清月明般的感动,于淡烟软月中,独自聆听,与清茗墨香一同垂暮这声声慢的历史清音。车辚辚,马萧萧,我惟愿于历史的袅袅清音里吟唤二三知音,一同畅论时事,纵论古今,便已足矣。

  

责任编辑:傅露娥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