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两丛芦苇,一份乡情(乡情)

发布于:2014-10-29 10:12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郝馨颖
    学校头顶的天空下,有一从芦苇,家乡故土的蓝天下,也有一丛芦苇,去年我离开家乡,开始了这份乡情。
 
    初次步入大学的时候,我就望见了它。那是一个静寂的晚上,远远地看到在小河边上,那茂密的芦苇像无边的绸带,向着远处缓缓铺开。牛奶般的暮霭流动如烟,流苏似的芦苇,像薄云,阵阵清香在如纱的月光中弥散。这丛美宁静,温和而又触手可及。

    也许是因为十九年以来第一次来到他乡上学,也许是因为对童年芦苇荡的难忘,或许是什么发自内心深处的意念;小小的一丛芦苇竟引发了漂泊他乡的我,对家乡那丛芦苇的念想。
 
    在小小的廊道间走动,只听见脚步声的回音,手上是一朵从校园里芦苇丛间采来的花儿,那丛芦苇仿佛一点一点朝我靠近。
 
    犹记得老家附近的那丛芦苇,儿时的我和小伙伴在那里做游戏。有些孩子永远也无法体会那种乐趣:在旷野里玩耍,倾听草丛中蟋蟀的声音;用草杆制成玩具,在太阳里追逐一只轻盈的豆娘;在池塘边钓鱼,饲养自己捉来的小生物,从不惧怕昆虫;从芦苇中掏出鸟蛋,在树木根部寻找落掉的野果;感受风和树林在身旁轻轻抖动,夜晚的池塘,都闪烁着点点萤火……
 
    我要寄一封信到远方的家乡,上面慢慢地写上我对那丛如今触不到的芦苇的爱恋,听,它们在呼唤我,就像家在唤我一般。
 
    那岸上,芦苇有的稀疏,有的繁密,芦花舞动着袅娜的身姿,倩影婆娑;掰下一根芦苇,在风的吹拂下,纷纷扬扬。纷飞,如迷你的小伞,却比小伞更可爱;纷飞,如秋天的落叶,却比落叶更轻巧;纷飞,如冬日的小雪,却比雪更优雅。悠然地飘,随着风儿,飘向天空,便作唯一的白云;飘回芦苇丛,便作白雪点缀;飘入小溪,便作伴友同行。当风吹起,芦苇沙沙作响,扬起一阵飘渺迷离的轻雾,把它们带到遥远的地方……

    那一从小小的芦苇,对我而言是一种来自天空无声的呼唤。春临,它们万头攒动,临风摇曳,显示出一幅争春夺绿的图景;夏日,芦苇们从叶到杆都是碧绿碧绿的,仿佛能滴出油来,放眼望去,一片荡漾绿波;秋来,那簇拥摇曳的芦穗,像一支支饱蘸诗情的妙笔,把整个湿地装点得美轮美奂;冬逝,纯洁的芦花轻歌曼舞,诉说着湿地的美轮美奂!

    我想每个人的心中都会装着一片田地,深藏一处故土,眷恋一份乡情,即使已经身在他乡,人们往往能从现实的斑驳里找到它的痕迹。我爱这丛芦苇,正如我爱那丛芦苇一样,有份情叫做乡情。

    这就是我的乡情。
 
    两丛芦苇,一份乡情,一生眷念。
 
作者姓名:郝馨颖     联系方式:13852150661   
通讯地址:江苏省徐州市泉山区大学路中国矿业大学南湖校区竹3


责任编辑:熊琼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