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雨中断想

发布于:2017-09-29 19:58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一凡

  雨中断想雨声又起。

  这几天断断续续的下雨,雨停的间隙,长空已然“纤埃微雾,尽皆浣净,一澄如洗”(周汝昌语),不觉中这季节都有了几分柳耆卿笔下“潇潇暮雨洒江天,一番洗清秋”的料峭寒凉滋味。

  雨声夹杂泥土的清香从办公室半开的窗扉间渐入鼻息,是我最喜欢的感觉,不论细雨蒙蒙还是暴雨骤至,都能令我在刹那间雀跃,或是前世与雨结的缘?

  昨夜入睡前先已听得楼下商铺遮雨棚上响起颇有质感的脆响,晨起从阳台望出去,路灯光还未散,灯光下雨脚斜斜,广场上大大小小的水洼里映着近处楼宇亮起的灯光,行道两侧的常绿树也煞是清透,天是银灰的却显高远,不似平日雾霾霾的压抑。

  出门,没有风,其实正是顶着伞漫步的最好时光,只是对面偶遇的早起的人都一脸郁结,晨练的则没了踪影,独自放慢脚步听雨在伞面上欢舞,就在这小小精灵们来了又去的造访中,人世之间已然是多少个轮回的花儿开了又凋伤?又多少次对着暮春雨后的落红和秋冬冷雨里飘落的孤单的花叶做着葬花的痴想……直到某一日我步履蹒跚的儿子捡起一把凋落的花瓣送我,用有点走调的童音告诉我:“妈妈,你看它们虽然掉了,但其实还是很qiao(漂)亮的,是不是?”看着儿子手里那些还印着路人脚印的落花,一时无语,童言无忌,却是人生的至理。我把那浅红淡白的小花瓣放在书架上:掉了、凋了,不都是生命中的某一个必经的时段?错过在枝头绽放就欣赏安静的那一点美丽的流光。

  合伞,上车。雨声隔断在一车暖意之外,就仿如隔断年少轻狂的种种人生猜想。越过假寐和刷屏的众生,目光随着前窗大大的刮雨刷起起落落,断了又瞬间接续的是清欢的雨或还有心底某个角落的那根弦,玻璃窗上的落雨节奏缓慢,擦掉又滴落的雨珠里仿佛流泻着每一个人的逝水年华,看似日日重复的人生,就这么不疾不徐,等你不经意的回回首,岁月就已经被你我走成了悠长悠长的旧街巷,青苔满布,记忆成殇,回不去的青春韶光,只是你与我都急匆匆的赶着生命旅途中没有回程的一趟又一趟车,生怕没有搭上哪一趟。目光焦灼的纠结在人头攒动的潮流或废话连篇的娱乐新闻里,眸子里的灵性就这么一点点的混沌成了蝇头微利,蜗角虚名。

  胡乱的思绪停顿在站台,撑开伞,走在日日走过的横在校园与马路中间小广场,草树之间浓绿淡紫殷红的灯还亮着,使得冷雨中的瑟瑟草木平添了一点暖意。貌似足力所至的任何一个广场上,草树都经过精心的雕琢:一样的高度、一样的宽度,那些不能修剪的则基本都被剔除遗弃了,传统园林设计中“师法自然”的理念都遗留在了一处处旅游景点里,而景点则越来越多了商业气息。一墙之隔,校内教学楼上整齐的朗读声断断续续的随风飘过,想着我们教育的观念和手法就和这大刀阔斧的修剪一个样子,少了耐心与聆听,多了统一与要求,更痛苦的是,当很多东西一旦形成模式,我们追随在其后面时,都不再思考合理与不合理——就如学生机械的识记着答案要点都不再问为什么。此时,只有雨是不厌其烦的,不分亲疏的,一览无余的从万里苍穹倾泻而下,拥抱着世间万物。

  进办公室坐下码字的间隙,雨又停了,耳边传来鸟声啁啾。立在走廊向外看去,草木静穆。地上大大小小的水洼里有层叠的树的影子和天上掠过的燕子点下的惊叹号。如果不上班,我一定会把阳台的窗户洞开,拖一把椅子斜斜坐下,任雨后的清新洒满在脸上,这个时候无论读书和写字都是最可得意的。

  也还记得儿子咿呀学语时候,每逢下雨天我都会带他到楼下撑一把伞听雨声淅沥,倘或雨太大了,那就抱他到阳台边,打开窗,让他的小胳膊伸到外面的雨中淋湿,满意的看他堆满眉梢眼角的好奇。夏季的雨后,我便在雨停的第一时间带他到小区的广场看他穿着一双小凉鞋歪歪扭扭,眉开眼笑的在水洼里跑,水花,泥浆溅的满身满脸,无所谓路过的热心大妈的“哎呀”声,那份欢笑只有亲历在雨中才知道,生命的最初一定是要学着触摸自然的味道的,那份感知不是别人说教了就明白,那种味道凝结在心底就留在一生一世里不会褪色。就这么胡思乱想着,感觉着天又暗了一点,车棚顶雨声又起,地上水洼不紧不慢的又漾起一两圈水晕,或许吧,接下来的某一个时刻,徐徐而至或滂沱而下的雨必定会给我另一方遐思和惊喜。

  扭头准备进屋,无意看到对面楼顶边上直立着一株不知名的花或草,以空阔的天宇为背景。

责任编辑:古岩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