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人各有志,请相互尊重

发布于:2018-05-03 15:49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沁筱寒(江沁园)

  钱钟书先生在《围城》里有言:“女人有女人的特别的聪明,轻盈活泼得跟她的举动一样。相比这种聪明,才学不过是沉淀渣滓。说女人有才学,就仿佛赞美一朵花,说它在天秤上称起来有白菜番薯的斤两。真聪明的女人决不用功要做成才女,她只巧妙的偷懒。”如此言论,让女权主义者听了,必定义愤填膺,而我亦为之唏嘘。

  在古往今来的漫长岁月里,无论是奇险的惊涛骇浪,还是温润的细水长流,历史总是在一次次演绎着——男人冠冕堂皇的伟业背后,有无数女子的血泪化成云烟。对于男人而言,英雄真的不需要问出处。可对于女子而言,因为自己无法选择的性别、身份,因为男权下迂腐的规矩抑或制度,因为心中那远大的抱负抑或炽热的执念,就要背负重重枷锁,直到魂飞天外,命运如浮萍般随逝水。

  即便时代发展到今天,依然有人或多或少地认同“女子无才便是德”。有些男人还是喜欢简简单单、爱追星、爱逛街的寻常女子,对于那种或才华横溢或满腹经纶或能力超群的女子便只有敬仰甚或敬而远之。尤为可悲的是,连某些女子本身也看轻了自己,接受了男权主义的这一套思想,不仅自己身体力行,还强求别人随波逐流。

  其实,恰如张晓晗所言:“我希望渴望拥有江山的女孩,努力打拼,同时不被社会嘲笑是剩女,没人爱。而渴望成为温柔主妇的女孩,细心持家,同时不被理解为没有能力只会依靠别人的蛀虫。”作为女子,不管是有才的,还是自诩无才是德的,能活出怎样的境界来才是重点。总要有人负责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能力超群,巾帼不让须眉;有人负责现世安稳,岁月静好;有人负责艰难地在这两者之间取得平衡。人各有志,请相互尊重。

  可事实大抵是:有才的,尊重自诩无才是德的,容易,毕竟,“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自诩无才是德的,尊重有才的,难如登天,因了,人是很奇怪的生物,他们或许渴望改变自己,却又敌视破坏规则的人。

  之前有篇热门文章叫《“女孩子现在不努力,将来可是要结婚的”》,窃以为,此文实乃年度励志感人文章。诚然,女孩子可以结婚,但不必为了结婚而结婚,不必为了年龄而结婚,不必为了对方条件而结婚,不必为了女孩子终究是要嫁人的庸俗思想而结婚。结婚,应该是因为爱情,因为心中的感觉。若没有爱情,没有感觉,只因为年龄到了,就要找个人凑合搭伙过日子,这样的婚姻,不要也罢。而要有这样不将就的气度和坚强笃定的格局,就必须努力,必须优秀。这大抵是那些渴望拥有江山的有才的女子心中所思所想。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人与人之间,因了经历不同,无法真正感同身受,所以相互理解实属不易,但相互尊重却委实是最基本的教养和情商。因之,请那些笃信“女孩子现在不努力,将来可是要结婚的”的女子,尊重那些认定结婚是人生最重要的事的女子,也请那些认定结婚是人生最重要的事的女子,尊重那些笃信“女孩子现在不努力,将来可是要结婚的”的女子。你有你的如花美眷,我有我的似水流年,不亦乐乎?

  倏地忆起电视剧《欢乐颂》里的曲筱绡和关雎尔,窃以为,这是两个虽然性情迥异但思想有几分相似的女子。曲筱绡英姿飒爽,关雎尔温文尔雅,但她们都是满腔抱负、事业心强的女子,且在爱情婚姻方面的见解颇为神似。

  曲筱绡曾说:“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那都是功利的。谈恋爱,爱到已经没有力气折腾了,那结婚就结婚吧。这才是高尚的,才是对爱最大的尊重。”确为的论,道出了多少渴望拥有江山、今生只为爱情而结婚的女子的心声?!曲筱绡还说:“结婚根本不是什么终身大事,人活着,应该学会怎么样让自己开心快乐,这才是终身大事。”然也,设若一个女子的愿景是拥有完满的婚姻,那么她拥有了,她便会幸福;可设若一个女子的愿景是功成名就,而旁人硬要对她施以逼婚之举,那么她是一点都不会幸福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可纵使己所欲,亦应慎施于人,不要以一句温情的“为你好”霸道地控制别人的人生。每个人对“终身大事”的定义不同,那是个人理想,请尊重别人心中的“终身大事”和个人理想。

  不得不说,曲筱绡委实是一个通透的女子,而剧里的关雎尔亦然。纵使她内敛含蓄,可终究还是敢于追求自己的内心,最后还是勇敢地拒绝了母亲无休止的相亲安排,对母亲坦承自己不愿意为了结婚而结婚,不愿意跟一个和自己根本不熟的人凑合在一起。关雎尔不满那些追求她的男生都是因为她适合当妻子而不是因为她本人的闪光点,她不止一次表明自己想追求真正的爱情,想轰轰烈烈地谈一场恋爱哪怕没有结果,她曾这样说那些追求她的优质男人:“条件倒是都挺好的,不过就是一点感觉都没有。我怎么跟他们在一起啊?我根本都不用浪费那时间,我只要一打眼,我就知道我肯定不会喜欢他们。”因之,关雎尔一面“做一个像安迪姐那样的人。靠自己,要能力有能力,要工作有工作,比靠谁都强”,一面憧憬着真正的爱情,先是暗恋赵医生无果,后又与摇滚青年谢童恋爱,活出了真正的自己。

  这世上,有樊胜美和邱莹莹那样将婚姻视为终身大事、谈恋爱是奔着结婚去的女子,也就有曲筱绡和关雎尔这样一面坚强笃定拼事业、一面只为恋爱而恋爱的女子,人各有志,何必强求每个人的思想和追求都是一样的呢?

  一如金庸小说《倚天屠龙记》里,有的人想做聪慧明艳的赵敏,抑或外柔内刚的周芷若,抑或善解人意的小昭,抑或倔强刚烈的殷离,只为成为张无忌的小迷妹;有的人则不愿走寻常路,故而想做杨不悔,转身爱上了大自己一辈、母亲的追求者殷六侠,兴兴头头地过好日子胜过畏于人言、抱憾终身。

  一如金庸小说《笑傲江湖》里,有的人希望自己是岳灵珊,做岳不群身边的娇痴女儿,做令狐冲任性可爱的小师妹;有的人则希望自己是任盈盈,眼界、头脑、武功都明显高出旁人好几筹,堪称拔尖,做任我行身边的得力干将,做令狐冲坚强笃定的臂助。

  有的女子,愿意囿于昼夜、厨房,想要波澜不惊的生活,如沈从文所言:“有时几乎天天重样,辨不出今日与昨天”;有的女子,则想要诗和远方,想像《悟空传》里的孙悟空,嗷嗷叫着,“越是动不得的东西俺老孙越是要动上一动”,敢于打破秩序,逃离既定价值观,不按常理出牌,使生活有出其不意的欢悦。

  村上春树的小说《挪威的森林》里有一句话如是说:“哪有人喜欢孤独,只是不喜欢失望罢了。”然而问题是,单身就一定是孤独的吗?单身而从未感到孤独的人又何止一个?总有人是《红楼梦》里的史湘云,“从未将儿女私情略萦心上”;也总有人是《红楼梦》里的贾探春,“才自精明志自高”。恰如电影《肖申克的救赎》里的那句经典台词所言:“有一种鸟是永远也关不住的,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有人觉得单身是孤独的,有人觉得单身是自由的,每个人对幸福的感受度不同,切勿肆意评价他人的想法与人生。

  人各有志,请相互尊重。“休言女子非英物”也好,“女子无才便是德”也罢,终究不过是人生的一种模式、一种选择,无所谓对与错、是与非。惟愿每个人都能理智通透地看待自己的人生与他人的人生,“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欲,亦慎施于人。

  

责任编辑:古岩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