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依依东望,望的是初心——柏灵筠篇

发布于:2018-03-30 19:53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沁筱寒(江沁园)

  电视剧《军师联盟》及其续集《虎啸龙吟》里的司马懿,最初有着至纯至真的理想抱负,不愿做曹家的手中刀,却终究还是做了曹家的手中刀,直至高平陵之变才做了一回执刀人,活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模样,令人感喟。“依依东望,是人心”,到底是乱世令人心疯狂,还是人心疯狂令世界走到了乱世?

  司马懿的成功,是阴柔奸雄战胜阳刚英雄的典范。只是,在古往今来的漫长岁月里,奇险的惊涛骇浪总是在一次次演绎着——男人冠冕堂皇的伟业背后,有无数女子的血泪化成云烟。对于女子而言,因为自己无法选择的性别、身份,因为心中那远大的抱负抑或炽热的情愫,就要背负重重枷锁,直到魂飞天外,命运如浮萍般随逝水。

  “千红一哭,万艳同悲”,剧里的女子几乎如是,可窃以为,最为悲情者,当属柏灵筠。她与张春华、郭照同为依依东望,望的是初心的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子,可她的初心不似张春华、郭照那般,始终有枕边人和暗恋者用心回应之。张春华虽长期忧思成疾而去,可她是司马懿从青丝华发相伴到垂暮生花的最爱的结发妻,是汲布默默为司马家付出的动力;郭照虽被曹叡恩将仇报,可她是曹丕志同道合、知情识趣、同甘共苦、不忘初衷的最爱的郭皇后,是司马孚一生惦念、默默守护的郭姑娘。哪怕是始终拎不清自己初心的甄宓,虽与曹丕互相怨怼了一生终被曹丕一杯鸩酒赐死,可终究还是求仁得仁,曹植慕恋了她一生,曹叡成了魏明帝。其他女子,如小沅,虽为司马昭所害,可小沅生前有名为主仆实为姐妹的柏灵筠相伴,有憨厚可爱的侯吉对她日久生情;死后有柏灵筠与她再续前缘,有侯吉与她的一场阴阳相隔的婚礼……而柏灵筠,德才貌智艺,样样精绝,如此近乎完美的气质女神和最现代化的知识女性,不求名分,深爱司马懿,一生为司马懿出谋划策,却终与司马懿从心有灵犀沦落到离心离德,于熊熊烈火中从容赴死。虽说柏灵筠逝后,对她向来心存敬意的司马孚和侯吉都为她抱不平,更遑论一生都在真心无私护她周全的小沅了,可柏灵筠初心所系之人司马懿和儿子司马伦都伤透了她的心,让人不得不喟叹她痴心错付,赤诚初心终成一个冷冰冰的笑话。

  正史对柏夫人的记载寥寥无几,不过在张春华传记中提及她乃司马懿晚年宠妾,闺名不详,轻描淡写。而剧里的柏灵筠却委实是一个德才貌智艺兼备的才女、军师,历史上属于郭女王的足智多谋被编剧赋予了柏灵筠。比之刚柔并济却鲁莽任性的张春华,柏灵筠不仅刚柔并济而且有大气象大格局;比之聪慧善良而在性情方面一路成长的郭照,柏灵筠不仅聪慧善良而且自一出场便是高贵完美的女神形象;比之饱读诗书却不够聪明、自怨自艾的甄宓,柏灵筠不仅饱读诗书而且智谋无双、通透明澈。

  “愿做侯嬴,追随信陵君。”“其实,我也曾想过,青庐合卺酒,披红骑白马,但当我认定你之后,这些名分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如果我去温县找老爷,我愿意陪老爷阡陌晨昏,老死田园。”灵筠,灵心慧性,松筠之节,天资完美难自弃。她的初心,一为抱负,因之以男子自许,以侯嬴自喻,以信陵君比司马懿;一为爱情,因之不计名分,愿与司马懿对弈人生,愿陪司马懿老死田园。柏灵筠以其博学多才、足智多谋、远见卓识、蕙质兰心撑起了初心,末了以一朝火海葬名花的悲壮,劝谏和唤醒司马懿,可敬可爱亦可惜可叹。

  柏灵筠出场时,一身白衣,仙气飘飘。摘下帷帽的那一刻,眼波流转,盈盈美目,高贵大方,不知倾倒了多少少年郎,亦惊艳了我。“国色天香”、“喜好读书、聪慧颖悟”、“果然是个妙人”,柏灵筠原是淮南郡为曹操甄选的美女,但来之时曹操已驾崩,因之曹丕给了她两个选择。她才高志远,自不愿留在曹操的铜雀台,亦不愿随曹丕去后宫;她聪明绝顶,自深悉会有第三个选择。为了一展抱负,柏灵筠从容澄定地展示自己的聪慧,其与曹丕平等对话的温婉大气,委实让人敬慕。一番对答如流后,曹丕认定了她,让她以美貌和聪慧为资本去监视自己最信赖也最忌惮的司马懿。在当耳目之前,柏灵筠先做了调研,观察了不同场合的司马懿:在朝堂之上表达政见,在曹氏宗亲面前忍辱周旋,在司马府面对张春华如同小跟班。彼时的柏灵筠尚未爱上司马懿,却以识人之才欣赏着司马懿“上接青云,下怀江河”的志气和抱负。心比天高而又颇能审时度势的柏灵筠看司马懿,仿佛是看旧相识,惺惺惜惺惺。

  郊外别墅里,柏灵筠与司马懿初相见。柏灵筠,琴音袅袅,双眸明媚,伶牙俐齿,朝小沅笑时娇俏可爱,对司马懿说自己就是圣旨时灵动可人。柏灵筠成竹在胸的掌控力和游刃有余的策略,尽显大家闺秀的见识、贵气和机敏。面对如斯有趣有才有貌有智有艺的绝代佳人,妻奴如司马懿,却无心“攻克乃还”,而思归心切。彼时司马懿看柏灵筠,仿佛是看从天而降的神妃仙子,纵使她天姿灵秀,却终不及那糟糠之妻。“正是因为他无心,才是有心人。”柏灵筠一语中的,她实是最懂司马懿之人。而博学多才、足智多谋、远见卓识堪与谋士媲美的柏灵筠,已渐趋涉足爱的漩涡了。她面对司马懿时的俏皮,在小沅面前赞叹司马懿时的灵动,与郭照在曹丕面前的娇俏颇为神似。陷入爱情的女子,原都是异曲同工的。

  柏灵筠有谋略,能容忍,智商、情商皆高,拎得清何时该高调地聪慧,何时该低调地温雅。初入司马府时,面对张春华的挑衅、司马懿的绵软、全府的侧目,她审时度势,孤军奋战,为自己争得容身之地。柏灵筠原是一个命运不得自主的耳目,可她偏要在命运倾天覆地的风雨里寻觅到属于自己的港湾。试问柏灵筠为何会倾心于司马懿?大抵因了她是一个聪明绝顶的女子,天资聪颖难自弃使她认为只有聪明的男人才配得上她。柏灵筠伊始对司马懿的欣赏,正是因为司马懿聪明。而真正让柏灵筠爱上司马懿的不止于此,还有司马懿的慈悲、气节与仁义。因为柏灵筠自己便是一个蕙质兰心、正直善良的人,她爱上的男人势必要有同等的胸怀与之契合。故而柏灵筠爱上司马懿,亦非对曹丕的不忠。柏灵筠对曹丕坦言:“一旦陛下发现,妾偏袒司马中丞,无法对陛下效忠的时候,就会让妾离开他。如今,这是对妾最大的惩罚了。”正因为深悉司马懿乃大魏之忠臣,柏灵筠才敢对曹丕如是说。

  柏灵筠对司马懿的爱始于任务,陷于才干,忠于人品,司马懿对柏灵筠的情则始于美貌,陷于才智,忠于情义。司马懿最初对柏灵筠心存芥蒂,哪怕她为司马家付出真心,救过为维护张春华、忤逆曹丕而被打入冷宫的郭照,在司马懿遭遇夏侯楙行刺时毅然挡在利剑前,事后孤身一人入宫为司马懿讨公道,时时处处维护司马懿……柏灵筠笃定“所谓真情是为了对方着想,不是为了自己的满足”,因之不仅望着初心,深爱着司马懿,甘之如饴充当着司马懿的智囊和臂助,而且温婉知礼,敬重张春华,不介怀与司马懿有夫妻之名无夫妻之实,数次在小沅为她抱不平时让小沅尊重主母。虽为女子,却有如男儿般的胸襟和气度。然司马懿对这位完美女子的信任,却姗姗来迟,始于他与甄宓盟誓一事。柏灵筠知晓此灭门之罪却未上报曹丕,盖因柏灵筠深悉司马懿是仁义之士,他与甄宓盟誓并非为了一己私欲,而是为了大魏的江山社稷。柏灵筠远见卓识,拎得清局势,又聪慧通透,欲借此事赢得司马懿信任。因之,二人有了一段关于信陵君和侯嬴的对话。司马懿说:“信陵君是仁义之士,他没有滥杀无辜。”柏灵筠义愤填膺:“但是侯嬴死了。”司马懿辩解道:“侯嬴是自杀的。”柏灵筠慷慨激昂:“他是为了自清而死。如果信陵君够相信侯嬴,他就不会死。如果他会带侯嬴走,侯嬴就不会只是一个死士。他可以是忠臣,他是忠臣。”司马懿即刻表白:“仲达明白,仲达绝不弃侯嬴。”司马懿发誓不抛弃知己,柏灵筠在以侯嬴自喻的同时也已然表明自己不接受抛弃知己的人。这为司马懿古稀之年将柏灵筠的一片冰心弃之如敝履,柏灵筠爱情抱负两头空的凄凉结局埋下了伏笔。而彼时我却只觉得,柏灵筠委实幸福,终为自己的初心筑起了港湾,与心上人惺惺相惜。反观一旁的张春华,完全不懂信陵君、侯嬴是何许人,更不解其中之寓意,比柏灵筠着实低了不少段位。

  “我以为的有心,不是见色忘义的怦然心动,是不离不弃的日久生情。那日我若是对你有心,那我怎么对得起与夫人二十载的同甘共苦?可今日,我对你之情,是真舍不下的朝朝暮暮的相知相惜。我司马懿只此一心,叫做长情。”柏灵筠用博学多才、足智多谋、远见卓识、蕙质兰心撑起的初心,使得司马懿终对这个自入府便一直独守空闺的红颜知己日久生情。可这情来得属实晚了,彼时司马懿因舍命救曹叡而被曹丕罢官,张春华默许司马懿与柏灵筠圆房,也默许司马懿带柏灵筠回温县,但柏灵筠顾大局,识大体,那夜圆房之后,为了司马懿的志气和抱负留在洛阳,为司马懿留意朝堂动向,她深悉司马懿终会重回朝堂。属于柏灵筠和司马懿的良辰美景、赏心乐事委实不多,柏灵筠先独守空闺几年,与司马懿一夜圆房之后,又将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留给了张春华,自己则为了司马懿的前程和未来,再度独守空房几年。为了“愿做侯嬴,追随信陵君”和与司马懿对弈人生、陪司马懿老死田园的初心,柏灵筠实乃委曲求全,当真蕙质兰心。几年后曹叡登基,司马懿以辅臣身份归来,见到了意料之外的儿子——那夜圆房后柏灵筠生下的司马伦。柏灵筠孤身一人忍受流言养育儿子,又为了不让司马懿担忧而一直隐瞒此事:“妾不知道老爷能不能回来,老爷如果不能回来,妾告诉老爷怕徒增老爷的内疚,还有不安。”你赢,我陪你君临天下;你输,我陪你东山再起。那一刻,司马懿欢悦,张春华感动,小沅落泪。然知书达理的柏灵筠,仍请示张春华,温婉谦卑地道明自己已没有皇命在身,是去是留全凭张春华决定。柏灵筠的明事理,让张春华表明了态度:“我住东院,你住西院,你我相辅相敬,互不干涉。”尔后,司马懿、柏灵筠、司马伦一家三口相拥而泣,其乐融融。彼时司马懿是真的爱柏灵筠。

  “灵筠知我。”柏灵筠腹有诗书,胸有丘壑,善良忠义,是最懂司马懿的人,一生为他出谋划策解万难,与他抚琴对弈谈人生。按照曹丕与郭照“志同道合、知情识趣、同甘共苦、不忘初衷”的爱情观,原本,柏灵筠才是最适合司马懿的人。柏灵筠有大气象大格局,深谙朝堂之道,与司马懿志同道合,自不消细说。而柏灵筠同时也是一个知情识趣之人,与司马懿初相见时对司马懿不愿“攻克乃还”的调侃,追问司马懿奉曹丕之命“攻克乃还”那日究竟是有心还是无心时的娇俏,每每与司马懿喝茶对弈、探讨政局时于大展谋略之余的俏皮灵动,无一不是柏灵筠知情识趣的铁证。柏灵筠不仅有谋士军师之才智,亦有闺阁女子之情怀。至若同甘共苦、不忘初衷,亦是不容置疑。柏灵筠早已笃定,依依东望,望的是初心:司马懿身在朝堂之上,她就为司马懿从容谋划;司马懿处于阡陌晨昏,她就陪司马懿老死田园。司马懿与柏灵筠,原该如曹丕与郭照那般,从相见欢到终生伉俪情深。然事与愿违,自张春华忧思成疾而去后,司马懿彻底黑化,与柏灵筠由天造地设到离心离德的戏码也渐趋上演。

  为何柏灵筠终究做不成司马懿心中最爱呢?窃以为,人生经历不同,情感需求亦不同。一个人会爱上什么样的人,其实与其人生经历尤其是童年、少年时期的经历息息相关。年少缺爱失意的曹丕,需要的是志同道合的人,所以深爱和理解他的郭照走进了他的心,让他对郭照从好感发展到有偕老之誓;而年少意气风发的司马懿,需要的是看似泼辣强势实则通身烟火气的人,所以深爱和守护他的张春华是他宦海沉浮之中的后盾和波谲云诡之外的纯粹。年轻的司马懿对伴侣志同道合这一需求并非特别高,因之他爱上了虽文化素养欠缺、不懂朝堂之道但知情识趣、与他同甘共苦、不忘初衷的张春华。而于长情之人而言,真爱是只有一个的,真心一旦交付出去,就再也无法完完整整地给第二个人了。有时候,初恋委实是一个人终其一生的最爱。一如郭照是曹丕的初恋,张春华亦是司马懿的初恋。柏灵筠在这段三角恋里,还败给了时间。“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柏灵筠出现之时,张春华已与司马懿有二十载夫妻恩爱了。司马懿委实是对博学多才、足智多谋、远见卓识、蕙质兰心的女神柏灵筠日久生情。毕竟,人,尤其是有建功立业之心的人,都喜欢和志同道合的人对弈人生。柏灵筠的出现,于司马懿而言,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弥补了他多年来的缺憾。但日久生情是真的,相爱过是真的,司马懿之最爱是张春华亦是真的,司马懿终因黑化而与柏灵筠“恩情中道绝”更是血淋淋的事实。

  柏灵筠无法成为司马懿心中最爱,尚有一个缘故。纵然柏灵筠既有谋士军师之才智,亦有闺阁女子之情怀,但张春华强势,司马懿惧内,柏灵筠敬重主母,司马懿与柏灵筠过夜哪怕仅是白天讨论公事皆要张春华点头应允。后来柏灵筠对着瘫痪的司马懿坦言:“年轻的时候,总是隔着院子,看老爷屋里的灯火,老爷睡得香,我才能睡得安稳。如今成天在老爷跟前,倒反而睡不着了。想我当年纳给你的时候,还是绿鬓红颜呢,现在啊,我连镜子都不敢照了呢。”即为铁证,司马懿与柏灵筠像夫妻般相处的时光委实太少,属于他们的夜晚更是寥寥无几。他们在一起,一般是像同事般一起分析时事朝局,柏灵筠智谋之外的女子情怀能展示的机会屈指可数。小沅多次在他们探讨政局之后顺道撮合他俩行夫妻之实,司马懿每每表现出的柏灵筠是智囊而张春华是一家之主的无可奈何的话语神情,以及柏灵筠对此的调侃,都情趣盎然。可司马懿和柏灵筠这些幽情雅趣终究还是被他们那种超脱男女情爱甚至超脱性别的交情湮灭了。司马懿说:“你像个男人,我这一生中最幸运的事,就是从未与你为敌。”柏灵筠腹有诗书且胸有丘壑,无数次动用自己的才学和谋略帮司马懿分析时事朝局;身在闺阁却洞悉天下事,如男子般能于琴中隐有兵戈之声;能剖析出司马懿劲敌诸葛亮的弱点,孤身前往敌后掣肘诸葛亮,说服诸葛亮的政敌与己联手;面对司马家几次危机,张春华只会磨刀意欲拼命,而她却每每出谋划策,力挽狂澜……如此这般的能力、胆识、眼界、格局、气魄、隐忍,兼在张春华的强势之下他俩像夫妻般相处的时光实在太少,使司马懿无法只当她是一个女子,反而自叹不如,庆幸从未与她为敌。可柏灵筠终究还是女子。若是战略同盟,那么大可利聚而来、利尽而散;若是恩爱夫妻,那么所有的计谋都是因了心灵深处的情意绵绵。司马懿无法纯当柏灵筠是女子,柏灵筠却以女子的痴情待他,依依东望,望的是初心。这种错位,注定了最后的决裂。

  而司马懿和柏灵筠的相处模式,或许也可以解释柏灵筠如是实才、大智、贤德兼而有之又不忘初心的女神,为何会有司马伦那样阴毒的儿子:借司马昭之手杀夏侯徽又嫁祸司马师,母亲惨死后丝毫不伤心而是害怕机敏的母亲洞悉他的残忍且已出卖他,然后又借司马昭之手除掉最后一个了解自己并且可能出卖自己的母亲心腹小沅,同时使司马昭成为众矢之的。其心机之深,手段之毒,远在司马昭之上。柏灵筠有眼界,有格局,善于解决青少年疑难杂症。譬如,柏灵筠曾借司马昭被司马懿打发去种地一事教导司马伦:“你爹呢,在世人眼里,谨小慎微,懦弱无争,可每次遇到危难之时,都能够化险为夷,反败为胜,靠的就是这一份大象无形的韬晦。你二哥是有才干,可是呢,心志过高,历练不足,将之骤然放在漩涡之中,必然会成为众矢之的……大风起于青萍之末,厚积才能薄发,永远不要小看了这微末之处的修行。”又如,曹叡病逝、曹芳登基后,郭太后(曹叡的皇后)因管不了非亲生的曹芳,就请柏灵筠来当曹芳的内傅,柏灵筠以“玩中学,玩中吃”的方法耐心教曹芳读书明理。君不见,德才兼备的柏灵筠断然教得出有帝王将相之才的子孙、学生。那么司马伦何以会黑化?窃以为,张春华的强势,司马懿的惧内,柏灵筠“年轻的时候,总是隔着院子,看老爷屋里的灯火,老爷睡得香,我才能睡得安稳”的痴心,落在庶出的司马伦眼中,全成了怨和恨,终究激起了司马伦的野心。因之,司马伦黑化后才会说:“娘,你不必怕,儿子会保护你,我会让你在这个家扬眉吐气的。”继承了柏灵筠的聪明,却没能继承柏灵筠的善良,狼子野心的司马伦何其可怖?!

  于司马懿而言,柏灵筠是中途从天而降的红颜知己、命中贵人,而张春华却几乎完整地走过司马懿的一生——从未入庙堂的江湖事,到朝堂争斗的后方事。张春华不懂时局,经常误事,可司马懿未有柏灵筠前,与张春华携手扶持,做任何决定都不曾欺瞒张春华,张春华虽什么都不懂却也始终坚定支持司马懿。而司马懿对聪明过人的柏灵筠,则没有这样的信任。张春华忧思成疾而去后,司马懿装病几载,柏灵筠默默陪伴,用心服侍,一心只盼司马懿好。当司马懿于发动高平陵之变前夜醒来时,柏灵筠先是惊喜:“老爷,你好了?”转瞬间又敏锐地觉察出端倪,含泪怨道:“还是,你根本……没病?你连我都瞒着?”那一刻柏灵筠的神情,是满心的托付真实落空的悲伤。她始终望着初心,用她的博学多才、足智多谋、远见卓识、蕙质兰心雕琢司马懿建功立业之心,而她也始终相信她是会参与司马懿任何事的。却原来,这无数个朝朝暮暮的不忘初心,都仅是她一个人的事。司马懿说:“我要做的事,怕你不答应。”这就是差别。柏灵筠太聪明了,会有自己的想法甚至会有逆耳忠言。痛失爱妻后的司马懿,需要的是言听计从的沉默者,而不是出谋划策的军师。犹记得当年司马懿为救皇太后郭照而欲暂时交出兵权给曹真而又忧心忡忡时,在柏灵筠一番机智通透、理性沉稳的分析后,司马懿对柏灵筠坦言:“知我者谓我心忧,看来我什么事都瞒不过你。”而柏灵筠说:“若有一日你连我都瞒过了,这世人得多害怕你司马懿啊。”一语成谶。

  高平陵之变后,柏灵筠劝司马懿这个注定要入史书的人修德望和声誉,司马懿却认为青史留名是书生意气,自他起兵那日起就不要这虚名了。一个不忘初心的人劝谏一个初心已逝的人,何尝不是对牛弹琴?司马懿曾对柏灵筠说他羡慕诸葛亮是执刀人,可见他潜意识里一直想随心所欲而非被人压抑。于是乎,司马懿的“屠刀”将曹爽一党消灭殆尽,连三岁孩童也不放过。不久后,王凌谋反的消息传来,柏灵筠殷切规劝司马懿以攻心为上,司马懿“妇人之见”的大喊又一次寒透了柏灵筠的心。在司马懿带柏灵筠征王凌的路上,柏灵筠对司马懿还抱有最后一点期许,因之喟叹第一次随司马懿去征青州时已是约三十年前的事了,轻轻提醒司马懿他曾经是何其慈悲和纯粹。“灵筠文采,胜我良多”,在船上,柏灵筠替司马懿向王凌写劝降书,司马懿如是赞道,柏灵筠又借机以“赤诚之心”提醒他,二人头贴头相视而笑,其乐融融,一旁的侯吉也看着他俩默默欢笑着。这大抵是司马懿和柏灵筠之间最后的一点温存。

  “你是因恐惧而杀人,这样卑鄙怯懦的司马懿,我打心里瞧不起你!”当王凌归降,司马懿却背信弃义要夷他三族时,柏灵筠认为杀曹爽是忌惮其年轻,可杀这比司马懿还年长十岁的重臣就是卑鄙怯懦,因之义愤填膺如是说。司马懿却跳将起来大骂:“一国军政,尽在我手,我做什么,不做什么,不是为了让你看得起!”还说:“你深谙朝堂之道,此次怎如此妇人之仁!”从“我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到“妇人之仁”,柏灵筠与司马懿,从心意相通的天作之合沦为离心离德的陌路人。柏灵筠愤然离去时,侯吉尚且担忧挽留,司马懿却薄情而决绝。柏灵筠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为王凌复仇的人劫杀,本可以逃生,却在看到了舍身救己的将士毙命和眼前的一片杀戮,以及回忆了高平陵之变前夜和司马懿下令夷王凌三族时司马懿的言行后,决绝回身安坐,于熊熊烈火、泪水涟涟中忆往昔,当年司马懿“绝不弃侯嬴”、“感恩姑娘,愿为一子,和我一起对弈人生”、“灵筠知我”、“知我者谓我心忧,看来我什么事都瞒不过你”的长情终成空话,自己“愿做侯嬴,追随信陵君”、“愿意陪老爷阡陌晨昏,老死田园”的初心终成笑话。昔日相知今相别,泰山崩于前色不变,柏灵筠从容优雅葬火海,真巾帼英雄也。

  一朝火海葬名花。柏灵筠倾心期许用一己性命警示司马懿,铸剑为犁,同时替司马家赎罪。柏灵筠之前已然敏锐觉察出司马伦的黑化,而今又与初心已逝的司马懿离心离德,她的丈夫和儿子都让她失望透顶。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丈夫不再是大魏纯臣,自己的儿子狼子野心,于一个以博学多才、足智多谋、远见卓识、蕙质兰心撑起初心的完美主义者而言,实是毁灭性的打击。柏灵筠逝后,司马懿闻知消息瞬间晕倒,可后来也不见对柏灵筠有几分思念;司马伦则忙着盘算杀害小沅,丝毫不伤心。可悲可叹,聪慧善良一世,却有如斯薄情的丈夫和如斯不孝的儿子。反倒是同样不忘初心的司马孚为柏灵筠鸣不平,且离司马懿而去了。侯吉更是几次念着柏灵筠,还指责司马懿不仁慈:“柏夫人因你而死,小沅也死在你家里。”最后与已逝的小沅成婚时还期待柏灵筠来参加婚礼。与柏灵筠情同姐妹的小沅的悲伤更是不消细说。武艺高强的小沅大抵很懊恼那日没能护在柏灵筠身边,只是啊,小沅不久也遇害了,柏灵筠与小沅可以再续姐妹情缘了。柏灵筠的一片磊落初心,终究还是善良之人才会珍视。

  一朝火海葬名花。柏灵筠葬的不仅是生命,更是初心。柏灵筠的初心,一半是爱情,一半是抱负。因之,柏灵筠于司马懿而言,不仅是一位绝色的如夫人,亦是一位高段位的军师;司马懿于柏灵筠而言,不仅是夫君,亦是主公;柏灵筠选择司马懿,是择婿,亦是择主。故而司马懿夷王凌三族后,柏灵筠以曹操比司马懿,言下之意何尝不是以荀彧自喻?当年荀彧因主公曹操深陷权力和欲望的漩涡而选择自尽,柏灵筠也因司马懿的初心已逝而于火场中坦然赴死。信仰的崩塌让人了无生趣。韶华正好的柏灵筠以侯嬴自喻,年华逝去的柏灵筠以荀彧自喻,一语成谶,她终究没能逃脱自绝而死的悲剧。郭照的死打碎了司马懿对大魏的忠心,张春华的死打碎了司马懿那磊落的初心,柏灵筠的死则让司马懿彻底清醒——司马懿向曹芳请求死后葬在对他有知遇之恩的曹丕身边。从此意义而言,柏灵筠最让人钦佩之处在于她保存了司马懿的初心,她恰如司马懿的另一个镜面,督其正衣冠、明得失,最后以死谏主。

  论绝代佳容,她仙灵并举,有甄宓的清影曼曼,亦有郭照的玉颜姣姣;论聪慧通透,她与郭照同为双商皆高、有大气象大格局的女丈夫;论博学多才,她与甄宓同为饱读诗书的才女;论正直善良,她与张春华、郭照、甄宓并无二致,难分轩轾。柏灵筠最完美却最悲情,依依东望,望的是初心,末了却以悲剧收场。窃以为她该悔的,可看着她优雅从容而去的巾帼不让须眉的模样,又深悉她或许有怨却终究是无悔的。钟会曾赞柏灵筠:“夫人智谋,胜过朝堂上衮衮诸公多矣。”生在古代,空有男儿之负,可惜女儿之身,大抵是柏灵筠最大的悲剧。若柏灵筠生在现代,自有最璀璨的人生;若柏灵筠是个男子,她的爱情和抱负就不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喜欢她,恰似喜欢《红楼梦》里的探春,“才自精明志自高”;怜惜她,恰似怜惜《红楼梦》里的探春,“我但凡是个男人……”

  慧至冰心,清柔问世。从白纱掩面到黑衣赴死,柏灵筠这一生初心永驻,璀璨清亮,不曾辜负过。她博学多才,足智多谋,远见卓识,“已识乾坤大”,却依然蕙质兰心,温婉善良,清新脱俗,“犹怜草木青”。心有大丘壑,气若女中神。女神终归是女神,纵使历尽沧桑,世路已惯,骨子里也依旧是女神的高贵。依依东望,望的是初心。此生,足矣。

  

责任编辑:墨客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