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忆昔间,那段素年锦时

发布于:2014-09-22 20:19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沁筱寒
     在茶杯里斟满花茶,清香四溢,却逐渐沉淀出韶光的颜色和韵味。透过旧宅庭院被风吹破的纸窗,我看到院前花坛里的木槿正将层层枝叶舒展,一朵朵花蕾在薄暮下绽露芬芳。
 
  倚靠在门窗上的脸被风吹瘦了。平日里,我们埋头于冗繁的事物中,忽略了四季的更迭,以及青草和花朵暗自枯萎时隐忍的枯涩。薄暮里,青草的气息在庭院里游荡,一些细小的素白色小花在青草间晃动、颤抖,微风拂过时,一闪一闪的,恍若树上抖落的点点星光。
 
  倏地,忆念起那段素年锦时。犹记得那个木棉花开的季节,我们沿着落满野花的山道踏青,鞋面上满是晨露和青草,树枝上的露水落在脸上,有种沁人心脾的凉。沿途,我们思忆起那些迎风消散的浅白过往,追慕起各自心仪的象牙塔,并与心仪的象牙塔隔着人世最绵邈的距离,用神交以交流。而现今,这些记忆早已长成我们各自内心的风景,日显繁茂,杳如幻境,只可回首,不可映现。
 
  纸窗上残落着韶光的尘埃。许多时候,我们无暇顾及周遭的景致。我们脸上渐渐消逝的疏狂与迷惘,在韶光的濡染下,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旧宅庭院,木门虚掩,我在窗边阅读,翻阅微醺的阳光,如同思忆灿美的昨宵。往事沉浮,若隐若现。每每思忆,心底的郁郁惆怅都无所遁形,悉知悉见。在那段为心仪的象牙塔跋涉的素年锦时里,我倨傲地以为,那个梦想会实现。可最终,它仅是一场最凄美的礼赞,徒留一地苍凉的寂美,氤氲一份仓皇的失意。在高考这一无硝烟的战役中,我铩羽而归。是以沉静背后,淤埋最深的,是不为人知的孤寂。
 
  素日的睡眠中,我鲜有无端做梦。在屈指可数的梦境中,多有反复出现的过往,历历在目般无法逃离。流年旋转中,我在院前的树下拾掇被风吹落的叶子,在一片片零落的叶子上,我分明看到写满整个季节的怅然与悲凉,一种久违的凄情流遍全身,益发深明。
 
  夜阑人静,思忆起那些无数次造访的梦境,我始终在寻访一份沉寂中的伟岸。因为属实不愿囿于难纾的悲意中,不愿失去对人生的观想。于是,我开始随着迢迢的流年,透过思忆去感知那段素年锦时,刹那间心摇神荡。其实,完满之美是用于忆念的,而残损之美方真正适合于铭刻。无疑,思忆昔日之残损,心中会兀自生出憾恨之情,我们会感喟世事苍茫、宛转逆折,抑或是哀叹在劫难逃、宿命所归。然而,殊不知,蛹破茧方能成蝶,凤凰浴火方能重生。纷繁沉堕过后,又焉知不是春光坦途?
 
  转换了心境,逸兴飞扬便代之以意兴阑珊。瞬间,迷雾升起,洇湿了我们期盼的双眸。那种在心底溢满的无可名状的幽忧感瞬间隐遁。我们猛然顿悟。原来,静隐禅静之境,心归本真清明。只要内心澄定,气节未拗折,壮志未磋磨。他日,我们依然可以大风起兮云飞扬,汪洋恣肆乃百川。彼时再度忆昔,我们点染的会是:韶光的灼然幽盛。
 
  忆昔,再忆昔。试问,人为何钟情于思忆过往呢?许是因了辰光的静好吧。惟愿我们循着忆昔的意境看去,看到的是被清风吹开的阴霾,被晨露濯洗的心质。
 
  青春不散场。木棉花下感韶光,忆昔之间悟流年。纵然时不可易,梦亦要执意延续。思忆昨宵,是为了于世景荒茫中学会坚毅与果敢,亦是为了歆慕和追寻明朝的潇逸与盛艳。
 
  汝之素年,谁予锦时。我们终将明了:百花应冷暖兴衰,千木随四时枯荣。经悲辛润泽的人生,因其磨折,愈见其深邃。
 
  流年的风,吹拂在脸上,我独自伏在书案前,斟一盏清茶,思忆那逝如流水的素年锦时,沉淀的是韶光的颜色和韵味。忆而不悲,悲而不怨。忆昔,无损于我们的展翅翱翔。
 
  忆昔。素年锦时。       
责任编辑:陈凤玲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