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星悦离校的日子(彦文杯)

发布于:2018-05-29 12:43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新生
       星悦平躺在床上,呆望着斑驳剥落的地下室屋顶,莫名的感到无助,身体散发出颓丧的气息,日子艰难,眼下生活仍是无着落,到底往何处去?想到深处,心底里满是悲凉。
        刚从校园里出来不足一月,工作的事情仍是无着落。在离校前,星悦到人才市场逛过,在网上投过几份简历,忐忑的去面过试,然而却大多未有结果。他心底很急,据闻有的同学,家里已找到门路,收拾行李回家;有的同学考了特岗教师,不日就要去上班;有的同学去做自愿者,实在不知是何门径。按图索骥找到自愿者报名点,“同学,报名当自愿者在这?“,“嗯,填表就行了”,“其它没什么要求”?“没有”,想来确凿是不甚靠谱,不及深问而去。总之,生活上无着落,便似无头苍蝇一通乱窜。
        一日,星悦从城里日报社实习后回到郊区,在学校旁的小巷里,找到那家熟悉的粉店,“老板,要一碗加粉,粉煮软点”,再之后路过粉店,老板便热情问,“要加粉,煮软点的”,只好答“好”,一切简便明了,很是自然。一碗粉,物价廉宜,味道应是一般,大致为饱腹,一番风卷残云后,觉得很殷实。而后照旧烦闷的踱步并空想,当初应伙同同学多考点证,或是实用;当初应跟风去参加点社团活动,或是不浪费日子;只可惜,当初视他人跟风考证、入社团时的不屑一顾。
       从往日单调而乏味的学校日子到继续单调,却前路未仆的日子,转换应自在。想来,实际上到这所不入流学校就学,前路早已是未仆,只不过还有课上,仍有同龄好友谈人生理想,相互之间插科打诨,便不会无聊,青春气息弥漫,恐慌便淹没,而不急迫。然而,毕业即失业,工作没有着落,一切显得严峻,甚而恐慌起来。
恐慌是与宿舍阿姨早早催促同学赶紧离校而越加急促的。离校之前,星悦在学校周边四下找房,从未在外租房的星悦匆忙与房东谈定租房的价格,租了一间地下室,不到二日,便独自一人搬进去。其实还好,说是地下室,其实依山而建,一面还是邻阳的。隔壁是在城里打工的一家,夫妻俩很淳朴,也很好交道,他们有两个小孩,男孩约摸四五岁,女孩年纪相仿,穿着邋遢,却是烂漫自由。一日与夫妻俩闲谈,问他们从哪里来,做什么活路,对当下感觉如何?在言谈中,可知他们对眼下生活的满足,只要有改善,一切便是可观。星悦却莫名的思出贫苦人民最是伟大,想来,大致感同身受,便觉得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用伟大这一词汇慰藉自己当下的苦楚。
他开始检讨,在深想自己的不足,这学习到底何用?这人生到底前往何处?大致无所事事,便更是痛苦烦闷,烦闷不可消解,只有照旧踱步深思一途,从学校的林荫道到山涧的小路,从居民区到河流边,快步的疾行,一路的看风景,闲散的看,多余的想,消散精力,除去烦愁,漫无目的而已。
       一日,星悦参加完某县事业单位的专业考试后,便去看望离这座县城不远的同学。在同学家吃完饭,与同学携行,一边闲庭信步,一边谈的天马行空,或是打发无聊时间,塞满彼此青春躁动,而实在聊寂的心。黑幕降临,周围的事物都已模糊浑浊,看的不够真切,一种可怕的黑色酝酿冲击,凝固死亡的气息,回想离校的日子,星悦的心重重地撕裂、颤抖。星悦感觉到绝望的恐怖,感到个体的渺小,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中,自己不过是微不足道的碎沫残渣。回到同学家,星悦翻开一本同学桌旁的专业书,专业考试的题目与答案竟何其相似,只是自己答题的答案却与之不甚相同,他攥紧拳头,心底很是惋惜与痛苦。
        星悦从未想过一步登天,却也有喜从天降的期望。也想家里能有可寻的关系,找一份踏实工作,只是深知枉然;也想投过的简历,能有回音,而非石沉大海;也想不知何处,有伯乐看上,能解决眼下生活的困窘;自然,自己是否是一匹千里马,却早已没底。一切不过是幻想,照旧是踱步,消散多余精力。另找一家经营性的周刊实习,仍是打发掉多余的时间,因有所事事而不胡思乱想,而后等事业单位考试的音讯,便作一时的打算,谈不上理想,更无多的追求。’
       之后,事业单位的专业考试、面试按部就班的通过,时间虽是耗的很长,总算是要入职,算是有一份稳定的工作,前路仍是未仆,但心情却出奇的放松,在将入职的日子前,赶着回到千里之外的家,去享受难得的轻松。在入职的欢迎宴上觥筹交错,有一同入职的同事给领导敬酒,举起酒杯轻言道,“领导,感谢你透露的题目,我都好好准备”。落日的夕阳下,一阵微风吹过,微醺的醉意涌上心头,星悦照旧在独行,踱步深思,背影却有一丝莫名的凄凉。
       十年岁月的蹉跎,星悦早已不是刚出校门的青年,却仍只有踱步深思一途,他仍是孤独,少却了刚出校门的惶恐不安,却仍是战战兢兢;少却了青年的指点江山,却仍无中年的圆滑世故;他仍是悲凉,少了生活艰难的困楚,却多家国难堪的苦闷;少了愤世嫉俗的言谈,却多了世道人心的思索。
       一日,深夜辗转反侧,星悦走出门,径直走向县城旁的小山,登上山头,站在高处,一览县城的轮廓,山下灯火依旧,山上素净安然,莫名的享受这黑夜里的宁静,星悦在想,日子仍是艰难,到底往何处去?想到深处,心底里却已是愤懑。
责任编辑:古岩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