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言情职场 > 回忆录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6节 亿爷爷
 

  记得有同学对我说,爷爷似乎是你文章中的“灵魂人物”我笑而不语。

  爷爷,出现在我文章中的频率确实是蛮高的,我和爷爷的故事太多了,若你听我讲,三天三夜都讲不完,你无法了解,我对爷爷的那份感情,深到每每想起都有一种泪水夺眶而出的冲动,你无法体会,当笔尖在纸上倾洒他的点点滴滴,我的心脏便开始有力的收缩,释放它所有的能量。

  幼儿园时,上学放学坐上爷爷有那辆古旧的自行车,张开双臂从后面抱住爷爷,卧在他的背上,感受他的心跳,享受这份美好。那一刻,我不求别的,时间慢点就好。

  记得家中有一辆马车两匹马三只羊一只牛,每到周末,我都会坐上爷爷的马车,去山坡上给“伙伴们”打草,我跟在爷爷的后面,屁颠屁颠的,像只快乐的小松鼠。我把采来的野花通通戴在头上;白的粉的喇叭花牵牛花还有许多我叫不上名字的,爷爷看到这一幕便哈哈大笑起来,他对我说;“戴白花是不吉利的”。他答应我,要送我一个花环,每隔几分钟我就念叨,生怕爷爷忘记了,只见一会爷爷就把花环编制好了,我美滋滋的戴在头上。

  爷爷弯着身子打草,一转眼发现我不见了,便大叫起我来,我闻讯赶来,爷爷问我干什么去了,我不说话,举起手中的“战利品”有碧绿的蚂蚱,五彩的蝴蝶,绿色的青蛙,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小虫子,爷爷说:“你啊,小姑娘家家的跟男娃一样调皮。”

  天色还早,打完草,爷爷领我去钓鱼,钓鱼是个安静的活,我却耐不住性子,总是问爷爷;鱼什么时候上钩,一个问题问好多遍,爷爷说:“你这样说话会把鱼吓跑的,鱼儿也是有耳朵的。”“有耳朵的鱼,好奇怪”我说,说话的工夫一条大鱼上钩,只见爷爷动作娴熟,还没等我看清楚,鱼就在背篓里了。

  满满的胜利品,我们准备打道回府,爷爷赶着马车,我躺在青草上,嗅着草的清香,用手丈量天地的距离,天和地的距离不是很远,你在我身边,我很心安。

  回到家中,爷爷喂好“小伙伴”便投身到厨房中,做起鱼汤,三下五除二的功夫,就把鱼汤做好,端上桌,爷爷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肉,让我多吃,这是我这辈子喝过最好喝的鱼汤(自打爷爷去世后,我再也没有钓过鱼,也在没有喝过鱼汤)。

  美好的,总是短暂的。转眼,我便上了小学,爷爷的腿变得不灵便起来,不能在接送我放学上学。他会在家门口,早早地等着我放学,牵着我,走向房中,看看这个一天没有见面的孙女,跟我说说今天发生的趣事。

  爷爷过生日时,全家人聚集在一起,我给爷爷煮了一碗长寿面(就是所谓的挂面)“我孙女长大了,懂事了”爷爷感叹道。不知怎么爷爷眼角的一滴泪“跑”了出来,他要的不过是一份感动,这么多年都没有人给过

  某天夜晚,我从梦中惊醒,眼角泪还未干,我入梦了。

  世间再无你,回忆太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