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城市乡土 > 蒋西湖正传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8节 第六节
 
    吃过晚饭,四个人坐在客厅里边看电视边聊天。李超越问蒋西湖:“小蒋,今天的事没有吓着你吧?”
    “做好人不容易。”范雅雨说,“你没有看见网上说过许多因帮助了别人却被人反噬一口的事情吗?”
    “雷锋?呵呵呵······”一阵洪亮的大笑,李超越反问蒋西湖,“你怎么知道他们讲的都是实实在在的事情呢?”
    “今天的这几个骗子太过善于伪装,我和小蒋只顾着玩儿,确实没有看出来。”李雪梅插言道。
    “骗子虽然高明,但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脱猎人的眼睛。他们的伎俩迟早会被公安机关识破,让他们受到法律应有的严惩。假如我和小李今天被他们讹一笔钱,我们也可以从中吸取一些人生经验,使我们今后更加成熟,更好地面对将来的人生;假如他们今天讹诈成功,虽然他们获得了一些经济上的满足,但他们的这些钱都是不义之财,他们花着讹来的钱会心安理得吗?知道真相的人们会怎样议论他们?会怎样谴责他们?他们自己毁掉了自己的人格,他们会受到千万人的唾弃;老天爷长的有眼睛,恶人不会有好下场。”今天白天的事使蒋西湖太过扫兴,颜面尽失。一群不怀好意的人围着他们时他连一句理直气壮的话也没有,明明是他学习了雷锋帮助了别人,献出了爱心,按理说对方因该非常地感激他。事实上——虎子和他的一伙人却把他当成了篮里的菜。“白天失去的面子今天晚上一定要挣回来,第一次到女朋友的家里绝不能让未来的岳父母对自己有什么看法。”蒋西湖在自己的内心里暗暗思考。他的思想的快车也挂上了高挡,他滔滔不绝的为白天的自己做着辩护。
    “我想回乡搞个肉牛养殖场。我学的是畜牧专业,也算学有所用。”
     “养殖业对别人来说确实风险很大,但对于我来说却是小菜一碟。什么疯牛病口蹄疫之类的传染病对其它养殖户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但我学过这方面的专业知识,我可以把疫情控制在萌芽之中。”说起专业知识蒋西湖一点也不含糊,“疫情过后,市场肉牛供应减少,价格自然上涨,我可以趁机把养殖场做大做强,还可以采取连锁化的经营,把我的西湖肉牛做成大的跨国公司。”这是正常的经济规律,公共媒体的财经节目也时常向人们传递这一规则。
     李超越还是背靠在沙发上,面目异常的平静。多年大风大浪的锻炼,造就了李超越一颗深沉的心。此时李超越的内心是什么样的想法没有人可以从他的神情上看出端倪。他继续问蒋西湖:“开办养殖场需要土地税务检疫等各部门协调统一,你有这方面的把握吗?”
    “自留地是国家的基本农田,土管所会同意你搞养殖场吗?”
     李超越点燃一支烟,吐了一个烟圈,吐得很圆很圆。烟圈慢慢飘远,慢慢变大,慢慢消散。“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法律的基本原则。到底平等不平等?黑白两道通吃的李超越的心里最为清楚——吐烟圈就是他当年的杰作。他好多年都没有这样耍过酷了。对蒋西湖的话李超越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他“嗯”了一声,问:“养殖场的资金有着落吗?”
    “你确定你可以贷到无息贷款吗?你确定你可以融资成功吗?你确定你可以拿到国家的财政补贴吗?”
李超越又吐了一个烟圈,这个烟圈比刚才吐的那一个更大更圆,看起来也更漂亮。他看了一眼蒋西湖,这个年轻人有着小大人一样的脸,但似乎也透露着一些未脱的稚气。“你讲的很好,但现实和理论毕竟有差距。假如相关职能部门和社会小混混故意刁难你,怎么办?”
    李雪梅走到茶几旁倒了三杯水,一杯递给她的父亲,一杯递给她的母亲,还有一杯递给了蒋西湖。自己男朋友今晚的表现真不赖。父亲的提问看似轻描淡写,实则每个问题都关乎到养殖场的生死存亡——极难回答,但蒋西湖每个问题都回答的有理有据,无懈可击。
    在李超越的意识里有一条重要经验:同一件事情不同的人去处理会有不同的结果,关键要看当事双双的态度和技巧。嘴是两张皮,可以这样说也可以那样说,所谓办事主要还是“办人”。
    能从游手好闲之人混成今天煤矿的大老板,李超越自然有其一定的实力,有其精确的看问题的眼光。虽然和蒋西湖仅仅接触了两天,但他已经对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做了一个准确的概括:这个年轻人勤快善良,才学渊博,心地纯洁,思维敏捷,但涉世不深,遇事缺乏镇定,甚至有些懦弱——他的才学和思维只限于人与人之间桌面上的交流,也就是说他的这些思维只能形成文字在大会上宣讲——对于实际问题的解决没有多大用处。这样的年轻人到单位里耍耍笔杆子一定是个好手,可说到创业,他有些夜狼自大,若硬要去创业,只会碰得头破血流——牛,即使是再优秀的牛,也只能拉犁耕地,不能和马去赛跑。
    蒋西湖向来讨厌朝九晚五的办公室生活,他常说那样的生活太过于平静,是一潭死水,不流动的水早晚都要发臭。他的思想里有的只是“拼搏,奋斗,拒绝平庸,让生命迸出火花”一类激昂的字眼。可李超越却要改变他早已计划好的人生蓝图,蒋西湖的内心有些不悦,但他也明白今天和他说话的人是他女朋友的父亲,他不能明明确确的说“不!”,但蒋西湖一时又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场面又有些尴尬。
    “哈哈······”李超越大笑起来,“年轻人······哈哈······”
    蒋西湖没有觉察到李超越一家人细微的神情变化,他还是和昨天一样帮着范雅雨做家务,直到和李雪梅一起踏上返校的旅程。
<div style="\&quot;color:" rgb(70,="" 70,="" 70);="" font-family:="" &quot;microsoft="" yahei&quot;,="" &quot;helvetica="" neue&quot;,="" simsun;="" font-size:="" 14px;="" background-color:="" rgb(188,="" 211,="" 229);\"="">     家里只剩下李超越和范雅雨。李超越“哎”了一声,满脸的愁容,范雅雨也是唉声叹气,女儿长大了,变得不听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