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城市乡土 > 彩虹鸟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4节 4
 
  似水的灵魂在村后小河上空徘徊。
 
  一阵微风吹来,他那轻得近乎零的躯体,便青烟似的,袅袅上升,向空中飘去。他飘啊飘啊,越飘越远,越飘越远,直到被一座小山头儿绊住,才停下来。
 
  他感到很累。云在四周涌动。他伸手掐住一朵白云,想在上面小憩一会儿,那白云棉絮似的,既轻柔又暖和,躺在上面一定很舒服……于是轻轻一跃,跳上白云,仰面躺下,微微闭上眼睛,脚尖儿轻一点地,那白云便船儿似的,悠哉游哉,载着他朝半山腰滑去。
 
  他躺在白云上正悄然入梦,蓦地“咯噔”一下,白云停止不动了,差点儿把他从上面拽下来。正感到纳闷儿,耳边忽然响起一串儿银铃般的笑声,他急忙起来,扭头儿一看,只见一位红衣少女正用纤纤玉指掐住白云,旁边站着一位绿衣少女和一位黄衣少女,望着他们,相视而笑。他忙从白云上跳下来,红衣少女将手儿一松,那白云便像放生的鱼儿,摇头摆尾,欢蹦乱跳,朝山下游去。他想追赶,被红衣少女拦住了。
 
  “这位小哥,”红衣少女问,“您来这里做甚?”
 
  “我来这里……”似水说,“玩儿。”
 
  红衣少女嫣然一笑。
 
  “您……叫什么名字?”红衣少女问。
 
  “春似水。”似水说。
 
  “春——似——水,”红衣少女拖长声音道,“多好听的名字!您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是被一阵风儿吹来的,”似水说,“请问你们是……”
 
  “我们是天上的仙女。”红衣少女说。
 
  “原来是仙女姐姐,”似水道,“你们在这里做甚?”
 
  “我们在这里……”红衣少女说,“跟您一样:玩儿。”
 
  “那我们一起玩儿吧,”似水说。“只是这光山秃岭的,有什么好玩儿的?”
 
  “这个嘛……”红衣少女说着,朝绿衣少女和黄衣少女招招手儿:“过来。”
 
  “干什么?”黄衣少女问。
 
  “把他的眼睛捂住。”红衣少女说。
 
  “唉。”黄衣少女说着,伸手去捂似水的眼睛。
 
  似水脸一红,慌忙把黄衣少女的手推开:“别,别,我自己来。”
 
  “呦,呦,还害羞哩!”绿衣少女说,“我来——”说着,不容分辨,一把抓住似水的手,硬拉他在她面前蹲下,弯腰用手从背后捂住他的眼睛。
 
  “好啦,”红衣少女说,“等我喊一二,再把手松开。”
 
  “唉。”
 
  绿衣少女答应着,只见红衣少女将长长的衣袖朝空中轻轻一摆,喊:“一——二!”绿衣少女忙把手松开,顿时,漫山遍野,鲜花盛开,蜂吟蝶舞,百鸟鸣啭!而在眼前一颗弯腰曲背的老树上,提溜打瓜挂满了一嘟噜一串儿红格艳艳的不知名的果子。似水十分惊讶,忙站起来问红衣少女:
 
  “这是怎么回事儿?”
 
  红衣少女笑而不答。
 
  “这是什么果子?”似水指着老树又问。
 
  “这是天上的仙果。”红衣少女说。
 
  “我能摘一颗吃吗?”似水问。
 
  “不能。”
 
  “为什么?”
 
  “因为您是凡人。”
 
  “凡人怎么啦?”
 
  “凡人吃了它就回不得凡间了。”
 
  “那……我不吃了。”似水说。
 
  “要不要再跟我们到前面山下看看?”红衣少女说,“前面山下不远处就是王母娘娘的西瑶池。”
 
  似水说好吧,正要跟着红衣少女往前走,忽听有人喊他,那声音忽高忽低,忽远忽近,既像在天边,又像在眼前。
 
  “谁叫您呢?”红衣少女问。
 
  “是我姥姥。”似水说。
 
  “那您快回去吧。”红衣少女说。
 
  “我不回去。”似水说。
 
  “为什么?”红衣少女问。
 
  “因为……”似水就把昨天晚间发生的事情从头至尾讲述一遍,最后恳求红衣少女:“请仙女姐姐救我!”
 
  “这是凡间的事情,”红衣少女说,“我们管不得。”
 
  “为什么?”似水问。
 
  “这是天规。”红衣少女说。
 
  “那就烦劳仙女姐姐带我到天庭去见玉帝。”似水说。
 
  “不用啦,”红衣少女说,“您是吉人天相,会有人帮您的,快回去吧!”
 
  “不,我不回去。”似水说。
 
  “快回去吧!”红衣少女说,“咱们后会有期。”
 
  似水还要再说什么,红衣少女用手朝他背后轻轻一推,便头朝地,脚朝天,颠倒着,栽下去,守在炕边儿上的姥爷赶紧喊:
 
  “快叫!快叫!孩子有气儿啦!”
 
  正在房上叫魂儿的姥姥喊得更响啦:
 
  “似水哎——来家唻!似水哎——来家唻!……来啦没有?”
 
  “来啦!来啦!”姥爷忙说道。
 
  姥姥听了,慌忙捣着小脚儿从屋上下来回到似水身边,叫着他的名字,呼唤他醒来。似水仿佛做了一场梦,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看姥姥,看看姥爷,再看看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同班同学夏如雨,见他们一个个眼圈儿红红的,问:
 
  “你们这是怎么啦?”
 
  “没怎么,”姥姥说,“刚才你……”
 
  似水忽然想起什么,又昏了过去。姥姥、姥爷和如雨急忙连叫带呼唤,似水才慢慢苏醒过来。
 
  “似水,”如雨问,“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似水长长叹了口气,正要开口说话,姥姥怕他伤心,忙把如雨拉到院里,一五一十向他讲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最后压低声音道:
 
  “刚才听去领早饭的人回来说,眼下两个人还被关在大队部里,马上就要送他们进公安局啦!”
 
  “天哪!这可怎么办呀?”如雨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在院里团团转。过了一会儿,忽然眼睛一亮:“有办法啦!”
 
  “有啥办法啦?”姥姥忙问道。
 
  “我有个好朋友叫冬若冰,”如雨说,“是我和似水的同班同学,他爹是支书,找他肯定有办法。”
 
  “真的?”姥姥将信将疑道。
 
  “真的,”如雨说,“若冰可好啦,可讲义气啦!没问题,这事儿包在我身上,一会儿您跟似水说一声儿,我走啦!”说罢,一溜烟儿跑了。
 
  望着如雨远去的背影,姥姥双手合十,面对上苍,默默祷告:
 
  “苍天保佑,苍天保佑,保佑我们全家平安无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