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城市乡土 > 风雨野鸡岭 > 第 1 章 第一章
第1节 野鸡岭上遭人绑
 

  野鸡岭上没有野鸡,有人。

  一个五花大绑的男人和一个五花大绑的女人。嘴里各塞一团毛巾,哼哼唧唧,身子用力扭动着,试图想把身上的绳子挣脱,扭动了半天,挣不脱。很明显,光靠扭身子是不管用的。他们索性就不扭了,目光忿忿地瞅着巨石上面盘腿而坐的人。

  那个人自然是绑架他们的人,那个人也看着他们,看他们的神态就像是看着两只蠕动的毛毛虫。

  那个人很年轻,年轻的有点未成年。稚嫩的脸上显露着得意的神气,仿佛一个刚打了胜仗的将军。

  那个人站起,一个身转,麻利地来到他们面前。走到男人跟前,扯去了男人嘴里的毛巾,男人先是贪婪地呼吸了一口气,才开口说:“我的先人!我的祖宗!我好歹是你爸,她好歹是你妈哩!你把我们绑来干啥哩?你这是作孽哩!”

  那人从怀里掏出一张小照片,照片上的人是个老年人,慢条斯理的说:“看到这是谁了吗?他是你爸,是我爷!我爷还没入土的时候,他就常念叨你这个儿子。你这个儿子在电话里老说忙,我不知道你忙个啥?”

  男人黑着个脸,骂道:“你这个龟孙!不忙谁养活你?谁供你念书?快把老子身上的绳子解开!让老子好好地揍一回你!”

  “啧,啧,啧”,那人斜眼瞧了一下他爸说:“想揍我?没门儿!告诉你们,从今天起我就不让学了!我就不念书了!没什么原因,也没有什么理由。有些事情我想不通,学校里老师让我写我的爸爸,我不会写,我记不得我爸爸是什么样了,我写了我爷爷,结果老师揍了我一顿,还罚站。又让写我的妈妈,我也记不得我妈妈是什么样了,我写了我奶奶,结果老师又把我揍了一顿,不仅罚了站,还不让我吃饭!我的心啊,伤透了!现在我爷爷没了,奶奶还卧在床上起不来了,你们又要打工走了!我问你,卧在床上的奶奶谁照顾?爷爷给我买的那只山羊谁来放?这家的烂摊子让谁来收拾?”

  他爸说:“你不会找你姑吗?你奶是我妈,也是她妈!我和你妈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过上好光景,才不得已出去打工的。快,快,把你爸绳子解开,咱父子俩慢慢说。”

  在一旁的女人似有满肚子话要说,在一旁“呜呜呜”地哼叫。

  儿子望了一眼女人,说:“我的亲妈妈,你别着急,有你说的机会。”回过头对他爸说:“你说找我姑?我呸!我姑管不下三天,又拍屁股又拍腿!她老说嫁出去的姑娘,泼出的水,娘家的烂摊子,跟她毛关系都没有!你让我指望谁?”

  他爸不言语了。

  他走到他妈跟前,扯去毛巾。他妈连吐了三口唾沫,望了下儿子,咬着牙说:“宝贝!是不你奶让你这么干的?不是你奶就是你姑!你们牛家没一个好东西!快把你妈绳子解开,我要和你爸离婚,这个烂光景没法过啦!”

  他爸“呸”了一口,对着女人骂道:“我们牛家没好东西?你们马家有好东西?你哥流氓,你弟土匪!你家个个是活贼!想和我离婚,没门儿!”

  他妈张开嘴,“哇哇”地嚎啕大哭,一边哭一边说:“哎呀!我命苦哟!哎呀你个窝囊废哟!”

  “都住嘴!再嚎!再喊!我就把你们推下野鸡岭。有你们这样的父母,还不如没有的好!”儿子脸红了脖子也粗了,心里的怒火也升腾了。

  儿子麻利地上了巨石,又盘腿坐下,把爷爷的小照片拿在手里,端详了良久,喃喃道:“爷啊,不知你在那边过得好不?我把你朝思夜盼的儿子,带到野鸡岭了,我是把他捆来的,我没有什么好办法让他自己来,只能捆。你儿子大概也记不得你了,就像你孙子记不得他一样。你说你很想带他来,再给他捉一回野鸡,可是这野鸡岭没有野鸡了,光秃的剩下石头疙瘩了。”

  他爸见儿子不来松绑,又呜呀呀地叫喊,骂儿子。

  他妈一听不乐意,嗔怒说:“你骂我儿子干啥?听见了么?是你那老不死的爸,早就出的这馊主意,牛能干!你能干个屁!我恨死你啦!”

  “放屁!马莲花!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掐死你!”儿子爸说。

  儿子妈把脖子伸得老长,说:“你掐!你掐!看你个窝囊样儿!”

  这时侯,村里的高音喇叭响了,“注意啦哈,村民牛能干听到广播,速速回家!你姐姐说,你妈妈病重,要你赶快回家!”

  儿子大叫一有“不好!”,迅速下了石头,一溜烟跑下野鸡岭。

  他爸、他妈大喊。

  他爸回过脸说:“马莲花!看你生得啥儿子?”

  他妈也回过脸说:“生得这样儿子,能怨我?牛能干你就是个牲口!”

  这时,巨石后面传来一阵嘻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