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言情职场 > 离南方不远的北方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1节 一:五年前的过节
 

      一辆长安之星微型面包车在深夜的市区疾驰着,加速、急转、超车,虽说熟练的车技不失专业水准,可雨天以这样的方式开车,无异于自杀,稍有不慎就是一起血肉模糊的车祸现场。

 
  可清风顾不了这些,他必须争分夺秒,怕晚了,就安乐那脾气,再经人挑衅,定会跟民警干架。
 
  安乐是清风的死党。
 
  他在机关单位的清闲部门挂了个职,也算是吃皇粮的公务人员。这是靠他爸走动关系,私下活动搞来的,可安乐不稀罕,也不去上班。跟别人介绍自己时,他总是笑着说“鄙人不才,一业余小作家”。就这一业余小作家,靠着他笔下一个个凄美的爱情故事,拯救了清风,也让“饭的青春”快餐店一步步壮大。
 
  三年前,清风放着好好的4s店销售总监不干,毅然辞职,伙同他人一起投身餐饮事业。
 
  起早贪黑、累死累活、不取分文,也就勉强维持了一年,都有点力不从心,只好商量着,撤退。
 
  安乐看着大大的“转让”二字问清风“甘心?”
 
  清风回他一句“王八蛋才甘心!”
 
  安乐笑着说“很好”,然后丢下一句“去商量下,多少钱能拿下来。再去找西荒那小子拉个赞助,其他我搞定!”
 
  清风永远记得那天,午后的阳光洒在安乐脸上,他姿势很帅气地丢来十五万现金“接住”,眯着眼笑“记得管饭”。
 
  后来,清风才知道,他卖了他的“小情人”锐志。
 
  清风在心里祈祷“安乐,你千万得稳住,别着了别人的道!”
 
  一间六七平米的询问室,顶上一颗老式坞丝灯泡,依然努力挣扎着想点亮这小小的空间。
 
  安乐翘着二郎腿,喝着自己倒的热水,环视四周。灰色的全遮光卷帘,已被放到了底,旁边一套黑色三人位沙发,上面还杂乱放着一件深灰色的单人毛毯、几件脏了的白色衬衣,应该是值夜班人员,偶尔会在这休息。一张大概120X70X70左右的棕红色电脑桌,搭配着四把同色的中式餐桌椅,一台有些年头的台式电脑,一盏灰色台灯,一个塞满烟头、槟榔渣的玻璃烟灰缸,两个年龄不算大的民警。
 
  年纪大点的(A),一米八的样子,很瘦,是个不怎么讲究的人。应该是个老烟枪,这点从他被熏黄的手指,以及那口难看的大黄牙可以知晓。他应该还热衷于赌博,尤其是麻将,他右手大拇指上哪2平方厘米的老茧就是最好的证明。他头发乱糟糟,眼睛里布满血丝,指甲缝里有不少黑色的污垢,都没来得及清洗。应该是人手不够,临时喊他回来的,那之前他一定在牌桌上杀红了眼,而且今晚他的手气不怎么好。
 
  年纪小点的(B),应该是新手,一米七还差点,盯着电脑屏幕,手指放在键盘上,随时准备记录。进来前,他给A泡了杯浓茶,A喝第一口时,他一直看着,那紧张的神情,让安乐觉得,A应该没少训斥B。
 
  安乐笑容满面的看着对面二位警官,心里却想着“敢坏我好事,看我怎么整死你们!”
 
  A拿眼神瞄了眼安乐,很不友善地语气问“姓名?”
 
  “阿sir,能给我来点茶叶吗?”安乐指了指桌上的杯子“夜深了,我犯困。”
 
  B看着A,等着发号施令,貌似这要求没毛病。A没有理会安乐,提高了嗓门重复了一遍“姓名?”
 
  安乐看着A笑了笑“麻烦。茶叶。谢谢!”
 
  A警官站起来,用力拍着桌子“给我老实点!当这是哪,酒店?茶楼?”
 
  安乐也不恼,笑着站起来,轻轻鼓着掌“哎哟喂!阿sir,你这眼神好有杀气哦~~”
 
  安乐故意把音拉长,是为了看他们反应。结果还不错,B握紧了拳头,随时准备攻击。
 
  安乐心想,也好,你不是想揍我吗,那我给你机会。于是拿起水杯,往嘴巴里倒了小半杯,假装没忍住笑,一口全喷在B脸上。接着一脸歉意地说“Sorry,实在没忍住,哈哈~~你刚刚那想揍我又不敢揍的表情,实在是。。。哈哈~~”
 
  B果然年轻气盛,以120m/s的拳速向安乐冲来。安乐内心狂喜“comeon”,默默倒数“0.03秒,0.02秒,0.01秒”,来一声“砰”,响彻云霄,完美收工。
 
  0.01秒。距离安乐左脸颊还剩0.2CM,B的拳头,被死死地拽住,停在那。
 
  A甩开B的手,训斥着说“你TMD疯了!在这,穿这身制服,你揍人!这工作,你还想不想要?”
 
  安乐心想,不错,还有明白人,那这就更好玩了。于是他决定,加大刺激力度,掏出手机,对着A说“阿sir,就这眼神,保持...”
 
  A一把夺过手机,随手一甩,手机撞在墙上,散落一地。B愣住了,缓了好一会才说“老大,你砸的可是iPhone7plus新上市的钢琴黑”。
 
  A拾起手机屏幕那面,仔细瞧了一眼,“iPhone7plus”,又故意手一滑,接着一脸歉意地说“Sorry,没拿住!”
 
  安乐心想“学习能力还挺强”。
 
  也许是看安乐没什么反应,A用充满杀气的眼神,恶狠狠地瞪着安乐,搞得有那么一瞬间,安乐从内心里认为“自己是他的杀父仇人”。A高高的抬起右脚,又快速落下去,砸在安乐的手机屏幕上,如此反复几次,他都会挂着一脸的笑容说“小朋友放心,警察叔叔赔”。
 
  安乐也纳闷,这剧情不对啊?但一细想,为了出口恶气,不就砸个手机,赔多少也得认。可打人呢?他们绝对不敢。于是安乐站起来,冲着A就是一记右勾拳。
 
  A警官嘴角上扬,不但不闪躲,还主动拿脸往拳头上撞。
 
  安乐又一次蒙B,剧情跟设想的不一样。应该是,他这记右勾拳,加速飞行10CM,然后再突然急刹车,在距离A左脸颊还剩0.2CM时,完美停住。在这千钧一发之间,B又来一记右勾拳,完美落在安乐的身上。
 
  可结果?A揉了揉他的左脸颊,笑的有点得意“小朋友你知道你刚刚干嘛了吗?袭警哦~~”。接着小手一挥,AB同时铐住安乐的手,另一端铐在椅子上。安乐想反抗,却被A死死地给按住。B从毛毯下,拿出麻绳、不干净的毛巾。一番折腾后,安乐被死死地绑在椅子上,嘴巴里塞着的毛巾,哦不对,是抹布。
 
  B站在椅子后面,顶着它,揪住安乐的头发用力往后扯。A把一本文件对折,一下一下地打在安乐的脸上“你TMD接着横啊!”
 
  安乐不去理会,他得静下心来捋捋这事。
 
  两个小时前,安乐接上翻墙出来的婷儿,直奔帝都大酒店418房间。
 
  婷儿还是个大学生,因喜欢安乐写的文字,又主动示好。安乐一瞧,有姿色、有身材,又不是本地人,也没好拒绝。
 
  这不,盘算着时机成熟,今夜又委婉地表示了那方面的意思,婷儿也没拒绝,所以才果断下手,直接约了出来。
 
  这是个临时决定,所以不会有人知道。
 
  本想着,这会是个美妙的夜晚,却不曾想,前戏才刚开始,就被扫黄打非的给带进了派出所。尽管安乐一再强调“我们是正常男女关系”,可没有人理会。
 
  瞧这阵势,还有电视台跟拍,应该是上面统一部署的。安乐用身体挡住婷儿的脸,只能自认倒霉的跟着去趟派出所,到那再好好解释,争取早点出来。
 
  所以,这报复应该是临时决定的,或者说,是在看见他被抓后才决定的。只是,是谁?安乐还不能确定。
 
  安乐拿眼睛恶狠狠地瞪着A,如果眼神能杀人,那A早就被千刀万剐的血肉模糊,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
 
  A拿起桌上的台灯,把它调到最亮,照在安乐的脸上“你TMD瞪啊!还瞪啊!”说着又用手一巴掌一巴掌地甩在安乐的脸上“老子今天整的就是你!你服不服?”
 
  安乐忍着剧痛,猛然一挣扎,把头一侧。灯光全照在B脸上,在他空出手去挡光的一霎那,安乐用头猛地撞向A,他重心不稳,头重重地砸向桌角,顺势倒地。
 
  安乐也不顾头被撕扯的疼,用力一甩,把嘴巴里的抹布给甩了出来,冲着倒在地上的A叫喊着“我服你妈!”
 
  B反应迅速,立马下手去捂住安乐的嘴巴,可安乐张开嘴巴正等着,快、狠、准咬住了,就是不撒开。
 
  B忍着痛喊“老大!快起来帮忙啊!”
 
  没有应答。
 
  安乐察觉不对,就用脚踢了踢A,还不见动,才松口嘴喊“叫人啊!”
 
  清风一个急刹车,车稳稳地停在西站派出所门口。车门都没来得及关,就往里面冲。可看见被抬出门的李华,他满脸是血的躺在担架上,他干脆又折返回去,拿了条好烟,锁好车门,缓缓走向四号询问室。
 
  看着询问室里,安乐被五花大绑的,清风笑着说“够可以的,嫖娼都学会了!”
 
  “靠!谁叫你来的?”
 
  “应该是被抬出去的那个。”
 
  “那人,你认识?”
 
  “你也认识。他就是五年前那个求你把车开走的交警。”
 
  “哦,是他。那我可以走了吗?”
 
  “当然。”
 
  烧烤店里,婷儿哭的梨花带雨地问“这事会不会上新闻?”安乐笑着说“你放心”。等婷儿心情平复了,还拿了瓶蓝莓小口的喝着。安乐又在她耳边轻轻地说“一定会。”婷儿轻轻捶着安乐“我不管,人家要你负责!”
 
  清风站起来,冲着老板喊“打包!”
 
  安乐看着清风“打什么包?”
 
  “我恶心,想走!”
 
  “你恶心个屁,老子这TMD是真爱!”
 
  清风递给他几串羊腰子、韭菜,又看了看表“抓紧点时间,还来得及证明你的真爱”。
 
  安乐笑着说“这个你放心”。特意把目光落在婷儿坚挺的胸部。
 
  婷儿没理会,她得搞清楚,这“扫黄打非”行动的新闻在哪个电视台播、几点播、播几次?她好计划去关学校的总闸。要不被同学看见,这一传十十传百,这学校她都不用待了。
 
  回酒店的路上,安乐对婷儿说“放心,你担心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
 
  婷儿这才笑着说“谢谢!”
 
  安乐一脸坏笑地问“打算怎么谢?”
 
  婷儿低着头,小声回答“随你”。
 
  “那继续为文学献身。”
 
  “好。”
 
  AB警官的口供一致,都说是“A突然身体不适,晕倒砸向桌角,与安乐无关”。
 
  A也没有食言,赔了部钢琴黑的iPhone7plus给安乐,并向他赔礼道歉。
 
  安乐没有意外,他知道,摆平这一切的是清风。但,既然别人都低头认错了,安乐也只好承认,五年前是自己的错。
 
  五年前,安乐开着还没有上牌的锐志,在午饭时间被当时还是实习交警的李华拦了下来。
 
  清风一瞧,就明白什么意思,拉他到一边,往他口袋里塞了两包好烟。
 
  可当时缺钱的李华想来点更实际的,所以推脱着不要,结果用力过度,把清风给推到在地。
 
  安乐拍了他的工号牌,把钥匙丢给他,然后指着他说“李华,编号077675,暴力执法”。
 
  当时李华就慌了,他还在实习期,要被爆出暴力执法,那这份工作,铁定是保不住了,所以他把钥匙递给安乐,并恳求删除视频。
 
  安乐笑了笑“还谈条件啊?”
 
  李华又怕领导回来,所以低着头说“不好意思!是小弟的错,麻烦两位大哥帮个忙,把车开走!”
 
  视频,安乐忘记了删。也不记得是谁,把这视频传上网络。
 

  就因为这视频,李华丢了工作,还离了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