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言情职场 > 原来夏季也会有微凉 > 第 1 章 第一章
第1节 无法说出口的秘密1
 
“微微,你要快点哦!”站在教室前门的林夏季斜着身子,望着正坐在座位上收拾着课桌上摆放地凌乱的书本的叶微凉。
林夏季带着一点催促的口吻提醒道:“再晚点的话,我们就可能打不到饭了哦!”
“哦。”叶微凉应了一声,转而又说道:“我马上就来了!”她快速地将已经整理好了的书本全部规规矩矩地放进了抽屉里。
就在她匆忙起身离开座位之际,不知是什么东西从抽屉里滑落到座位下方,看起来好像是一本陈旧的日记本。
叶微凉并不想让林夏季等太久,索性任由其掉落至地上。她直接大步跨门而出,与林夏季携手一同往餐厅的方向走去,一路上还有说有笑的,他俩的心情显然是很开心。
她大概是不记得有这本日记本的存在了吧?所以才会如此地不在意。
实际上,教室里也就只有江锦夜和叶微凉。
林夏季和叶微凉之间的对话,以及刚刚书籍掉落的声音,他是不可能没有听见的。
江锦夜突然起身朝叶微凉座位的方向走去,果然看到了座位下有一本软抄日记本,封面的颜色还是梦幻的星空和星星光点。
“星空?”叶微凉也很喜欢夜色的星空吗?为什么她跟小微会那么相像……江锦夜被自己这个念头给震慑住了,竟然一次次地认为叶微凉就是他多年失去的小微。
江锦夜弯下腰,捡起了日记本,没声没气地说道:“这个叶微凉,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连自己的东西都不知道好好保管!”
不知怎的,江锦夜的心渐渐地悬了起来;他突然对这本日记本很好奇,有一种很想知道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秘密的渴望。
于是,他便大起了胆子,正大光明地“偷窥”着原本专属于叶微凉的个人秘密。
江锦夜打开了日记本,翻开了第一页,只见上面这样写道:
「在我还没有认识林夏季之前,我第一个熟识并且交心的人那就是向阳哥哥。」
向阳哥哥?那不就是指的江锦夜自己吗?江锦夜心中不禁一颤,确定了自己以前的猜想都是正确的后,他才继续往下看。
「那是一个拥有着一张绝美得冷艳的脸庞的男生。他的眼睛非常的明亮、透彻,总给人一种遥不可及、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可我,自视能从他冷漠的眼神中,感受到他内心的孤独、体会他的感觉,但我却总是被他嘲笑:“小微,你在自作聪明。我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其他人解读的人,当然这也包括了你。”」
「……在我八岁那年,父母领养了一个孩子,他就是现在的林夏季;只因他出生在5~9月份,所以我们才给他取名为“夏季”。」
「其实林夏季是有姓氏的,只是他不愿意更改,而我父母是很尊重他的,也就同意了他自己的选择。」
当江锦夜目光扫到最后那几句话的时候,嘴里竟然不停而反复地念叨着:“他们不是亲兄妹,他们不是亲兄妹……”
江锦夜突然感觉到一阵莫名的怒火涌上心头,他愤愤道:“林夏季算什么?他有什么资格霸占原本就属于我的东西?”
小微,对于江锦夜来说,的确是很重要的……
虽然江锦夜承认当年狠下心离开的人是他;没错,那个因为受不了亲生父母压迫之下而狠心离开她的混蛋就是他江锦夜!
但是,这多年来,他却仍旧为当初自己的不坚持而懊恼不已。那明明就是咬咬牙就可以过去的事情,如今自己却面对要为他人做嫁衣的事情,这实在是让江锦夜十分地不甘心,他又怎能不生气?
江锦夜很快恢复了平静,强忍着怒火将日记本放进了叶微凉的抽屉里,然后便把自己的手收了回来。
突然,有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兴高采烈地走进了教室;他刚一跨教室进门口就看见江锦夜站在叶微凉的座位上,神情显得恍惚。他一边走一边问道:“锦夜哥,你在做什么?”
“张皓戉,你给我闭嘴!”江锦夜被张皓戉打扰后,顿时感到很不满,本来就一肚子怒气的他,就更加不高兴了。江锦夜耸了耸肩,说:“你怎么回来了?”
张皓戉还没有完全走到江锦夜的面前,就开始一阵感叹:“唉,还不是被那个李浩宇赶出来了!只要一天有他在……哼,你兄弟我可是占不到什么便宜!”
“该死!”江锦夜骂了一句,然后高傲不羁地说道:“让我去亲自去会会他。”
“嗯,我们锦夜哥一出马,那可是一个顶俩!看那李浩宇还敢不敢在我们面前嚣张!”
-
餐厅。
在餐厅里,到处都是人来人往,不过此时快到一点了,所以现在已经没有多少学生在这个地方用餐了。
江锦夜和张皓戉很快将目标锁定在了最后一桌餐桌上。那里只坐着一个男生,他正低着头懒洋洋地翘着二郎腿极为入神地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上。
由于他留着刘海,又加上低着头,正好遮住了他的额头及脸部。
这个染着黄色头发的男生想必就是李浩宇了,据说他是个不良少年,总喜欢结交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打架斗殴、脏话连篇、逃学旷课和早退那更是他的家常便饭了,不过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使得他的异性缘好到爆棚吧。
虽然并不知道为什么有女生会喜欢他,但是可以知道的是,李浩宇是校长的儿子,而且他还是独生子。所以除了江锦夜以外,几乎全校师生都不敢轻易得罪李浩宇,只能对他敬而远之或是想法子讨好他。
当然,作为校长的儿子的李浩宇,对那些表面上爱慕他,心底里却想着利用他走后门进重点大学的女生可是一脸地不屑。
但李浩宇的身边是并不缺女人,只是他厌烦她们啰嗦才没敢带在自己的身边而已。
江锦夜和张皓戉快步朝那个方向走去。
两人都已经站在了李浩宇的面前,可是他就好像是完全没有听见一样,并没有作出任何的应答。
江锦夜看到自己竟被李浩宇这样无视,心里很不是滋味,他顿时火大。
“李浩宇。”江锦夜上前不由分说地就将李浩宇一把从座位上硬生生地给拽了下来,并冲他吼道:“你给我起来!”
“谁敢跟本大爷用这种口气说话?”李浩宇仍旧沉浸在自己的虚幻世界当中,一时半会儿也没有清醒过来,他直接不知分寸地乱喊乱叫:“就连那江锦夜见到我也要敬我三分!”
江锦夜听后,轻笑道:“是吗?”他将李浩宇的身子扶正,然后在李浩宇的耳边轻声警告:“你要是再敢这么自以为是,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的。”
“江……江锦夜?”李浩宇一脸的震惊,他显然是连江锦夜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事情而来的都不知道,陷入了茫然之中。
江锦夜突然用力将李浩宇的两只手臂反手死死地卡住,冷冷地说道:“如果你不想死的话,我劝你现在就立马消失在我的面前。”
李浩宇失声大叫,“啊!来人啊……江锦夜杀人了!”他在恍惚间,撇见了站在一边的张皓戉,便明白了过来是怎么回事,恶狠狠地说道:“好你个江锦夜,原来是来报仇的,你给我记着!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原本人少的餐厅里,只因李浩宇的大叫声,而招引了不少的男生和女生的注意和轰动,他们纷纷起身前去围观这一道难得的学校“风景”。
而八卦党的女生,也希望能够从学校里这两个知名大人物的身上获取更多关于他们的个人资料以及联系方式,以便她们作以攻略的筹码。
江锦夜眼见人群越来越多,他怕事情闹大了,校长一不高兴就会给自己记一个处分,并录入档案,那对他以后要报考的学校将会十分的不利。
“哼,那也要先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再说。”江锦夜吸了一口气,他松手放开了李浩宇,“今天的事情,就这样算了,下次再敢犯,我绝对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我们走着瞧!”李浩宇拍了拍自己的衣服,丢下一句不服气的话,就从人群中间走出了餐厅。
其实李浩宇是真的很怕江锦夜的,因为他知道江锦夜是练过劈叉和拳击的,所以不敢跟江锦夜动手;李浩宇只敢在嘴上跟江锦夜较量,两人的实力悬殊实在是太大,如果真要和江锦夜干仗,那么李浩宇是必败无疑。
女生甲赞叹道:“喔,江锦夜好厉害!”随即,也立刻响起了响亮的鼓掌声,声音不停地在餐厅里回荡。
“那是,江锦夜不愧是我们学校的校草呢。”女生乙和张皓戉一起应和道。
女生丙走到了江锦夜的面前,说道:“江锦夜,你可以给我签一个名吗?我非常地仰慕你。”
“江锦夜,我很喜欢你。我听说你喜欢吃德芙巧克力,这盒杏仁巧克力希望你可以收下……”女生丁拿出了一盒装着德芙杏仁巧克力的爱心形咖啡色的盒子。
江锦夜以前也经常遇到过类似女生的追求,只是一向拒绝女生告白的他,这次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快速收下了……不,应该说是江锦夜直接抢过来女生丁送给他的礼物。
“多谢……”江锦夜露出了让人从未熟悉的微笑,很是温暖,但这种陌生的笑容,却让人猜不透也防不胜防。
“诶?发生了什么?江锦夜刚刚是不是收下了我的礼物?”女生丁的表情显然很震惊,“他刚才好像是冲我笑了……天呐,那是不是意味着江锦夜已经接受了我的告白?突然感觉自己好幸福,好幸福耶。”
其他女生见此情景都愤愤不平,她们相互之间议论着这件离奇又离谱的事情,“什么什么呀!真搞不懂江锦夜怎么会接受她?”
……
没想到江锦夜为了摆脱女生们的纠缠,竟然扔下张皓戉,自己临阵脱逃了。
他刚走出餐厅没几步,就和一男一女碰上了,虽然江锦夜只看见两人的的侧脸,但也知道他们是林夏季和叶微凉。
“喂,叶微凉!”江锦夜喊道。
叶微凉听出是江锦夜的声音,于是看向了他,一脸茫然地问道:“什么?”
“你过来一下。”
叶微凉看了看林夏季,看到他没有任何意见后,才缓缓地走到了江锦夜的面前,“你找我有事?”
江锦夜用手指了指另一只手里拿着的盒子,“这个。”他补充了一句:“送你的。”
“巧克力?”叶微凉盯着江锦夜手里拿着的心形盒子上的文字,十分为难地说:“这,我不太喜欢……”
虽然叶微凉现在才16岁,但是她也不是不知道男生送女生巧克力是什么意思,但是她也知道江锦夜的自尊心极为好强;一旦做了违背或拒绝江锦夜的事情,他绝不会就此而罢休的。
就是因为如此,叶微凉只能委婉地对江锦夜说自己并不喜欢巧克力,同时也是在潜意识地告诉他,她既不喜欢江锦夜也会不会答应和他在一起。
江锦夜听后,脸色瞬间煞白,他强势地将一盒巧克力硬塞给了叶微凉,命令道:“我让你收下你就收下!哪儿来这么多话?”
“哦……”叶微凉很无奈地收下了巧克力,突然说道:“可是,你怎么知道我……”
江锦夜打断了叶微凉还没说完的话,“记住,这个只是拿给你解眼馋的。”江锦夜提醒道:“但是你绝对不能吃!”
“为什么不能吃?”
“那是因为……”江锦夜没有告诉叶微凉这盒巧克力是一个爱慕他女生的女生送的。
江锦夜怕叶微凉如果知道了,肯定会以为自己是在羞辱她,于是只好对叶微凉说道:“反正下次有机会的话我再送你一盒新的。”说完后,江锦夜便独自离开了。
新的……难道江锦夜送给她的巧克力不是新的么?
林夏季走了过来,很好奇地问道:“微微,江锦夜跟你说了什么?”
“喏,他就送了这个给我。”
“杏仁巧克力……”林夏季盯着那盒巧克力看了良久,他才开口道:“江锦夜怎么会得知你喜爱什么口味的巧克力?”
“我也不知道。”叶微凉挽着林夏季的手,转移话题了话题:“夏季,别管他了,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去图书馆借书的吗?”
林夏季笑着说:“对哦,你不提醒我,我差点都快忘记了呢。”
“那我们走吧。”
“嗯。”
-
图书馆。
嗯,图书馆里的书籍摆放得确很整齐;不过好像来这里看书的人特别地稀少,而且居然连个看管的人都没有!看来借书的事情就只能由自己批准自己借书了,尽管说来有些可笑……
叶微凉不经意间在书架上看到了一本书,她将书从书架上取了下来,“咦?”
林夏季看向了叶微凉,问道:“微微,你怎么了?”
“这是不是夏季你在星月出版社出的新书《原来夏季也会有微凉》吗?怎么会出现在图书馆里?”叶微凉惊讶地说。
林夏季轻轻地走到叶微凉的身边,笑着说:“微微,难道你不想知道我在这本新书里都写了什么内容吗?”
“嗯,这本书可是你花了很多精力和心血才写完的,我很好奇呢!”叶微凉合起了手掌,兴奋地说道:“要知道我可是一直都在盼望着《原来夏季也会有微凉》可以早日出书,没想到这个愿望真的实现了!”
“翻开看看吧。”
叶微凉点点头,应声道:“嗯。”但是她并没有直接翻开第一页,而是反过背面看着简介:「晴空可以失去雾霾;冬季也可以没有温暖;我明明知道自己一直是在自欺欺人,可是我的身边却不能没有你——我的唯一,微凉。」
“其实这部作品原来的名称是叫做《原来晴空也会有雾霾》。”林夏季突然说。
叶微凉疑惑地看着林夏季的脸庞,不解地问道:“夏季,那你为什么又把名称改为了《原来夏季也会有微凉》?”
“因为……”林夏季顿了顿,说道:“微微,我只想告诉你,你在我的心上是很重要的人。”
“夏季对于我来说,也是同样重要的人。”叶微凉接着说了一句,“再说我们本来就是兄妹啊。”
“兄妹……”
为什么“兄妹”这一熟悉的词语在林夏季听来,是那样的“陌生”?他只是她名义上的哥哥,但林夏季对这样的关系明显是不太接受,也许他想要和叶微凉之间保持的关系并不是简简单单的“兄妹”关系。
“对啊,难道不是吗?”
“原来如此……我们明白了。”林夏季将双手搭在叶微凉的两肩上,他信誓旦旦地对她说道:“微微,我绝对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伤害你的!”
“夏季,你是不是发烧了?”叶微凉看了林夏季十几秒,然后伸出手去摸着他的额头,“你怎么跟我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
林夏季将叶微凉的手拿了下来,说道:“微微,我是说真的。”
“……”
“微微,我发誓我会用自己的生命来守护你一辈子!”
“……”叶微凉一直保持着沉默,或许在她看来,林夏季对自己说的这些话,无非就是完全就出自一个哥哥的关心和宠爱。
突然间传来一个男生的声音,“林夏季!”
林夏季和叶微凉同时看向了发出声音的源头,“张皓戉,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林夏季,我们锦夜哥在天台上有请。”张皓戉说。
叶微凉一听是江锦夜要找林夏季时,就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于是她很紧张地对张皓戉说道:“江锦夜找夏季做什么?我也要去!”
张皓戉撇了撇嘴,面无表情地说:“我们锦夜哥说了,只能让林夏季一人前去。”
“好,那就由我一个人前去面见江锦夜。”林夏季说完,便对叶微凉嘱咐道:“微微,你就待在这里不要随意走动哦,一会儿我就过来找你。”
叶微凉说:“放心吧,不过你要快点回来啊。”
尽管叶微凉嘴上已经答应了林夏季会在图书馆等他,但她的心里仍旧是放心不下。
-
教学楼天台。
林夏季走到天台上,一眼就看见了背对着自己的江锦夜,他正站在边上昂头看着蔚蓝的天空。
林夏季站在了江锦夜的跟前,对他说道:“江锦夜,既然你要找我,那为什么中午碰面的时候,你怎么不直接告诉我,却让张皓戉当你的传话筒?”
“怎么,莫非你是‘心疼’起他来了?”江锦夜突然大笑,并且还毫不避讳地调侃起了林夏季,“哈哈,我以前居然都没看出来,原来你是有断袖之癖啊。”
“断袖之癖?”
“就是gay。”
“你……”林夏季明白了江锦夜是在说自己是同性恋后,显然是很生气。
不过,林夏季不喜欢打架斗殴,也不喜欢得罪别人;所以对于他来说,唯一能够化解矛盾的方法,那就是他自己忍气吞声地将所有的委屈都咽进肚子里。
“我只想要你一句话,你跟叶微凉到底是什么关系?”江锦夜紧紧地抓着林夏季的衣领,恶声恶气地问道。
林夏季只好实话实说道:“我跟微微是兄妹关系,这是全校都知道的事情啊。”
“林夏季,你到现在都还想要继续骗我?”江锦夜并不相信林夏季口中所说的“兄妹关系”,他指着天台的边上,对林夏季恐吓道:“知不知道只要我稍微一用力,你就必定从这里摔下去?”
“江锦夜,我并不怕死,大不了我们一起死。只是我与你无冤无仇,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我。”
“你不知道?”江锦夜迟疑了一下,笑得:“那好,我就告诉你是怎么一回事!”
叶微凉看见江锦夜正抓着林夏季的衣领,她失声大喊:“江锦夜,你在做什么?”
林夏季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微……微微?”
“叶微凉,我……事情并非是你眼中所看到的那样!”江锦夜看到来人是叶微凉后,便松开了手。
叶微凉走了过来,恨恨地对江锦夜说:“我不管我眼中所看到的是怎样的,但是我并不打算要听你的解释。”然后,她又对林夏季关心地问道:“夏季,江锦夜没对你怎么样吧?”
“你放心,这里是学校,他不敢对我怎么样的。”林夏季拍了拍叶微凉的肩膀,问道:“对了,微微你怎么上来了?我不是告诉过你,要你在图书馆等我吗?”
叶微凉说:“我是担心你啊,所以我就上来看看,可我却看到你被江锦夜……”
看着林夏季和叶微凉远去的背影,江锦夜忍不住说了一句:“林夏季,我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这次是你的运气好,下次你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锦夜哥,我……”站在不远处的张皓戉看到江锦夜时,有些慌了神。
“张皓戉,我不是让你守住禁止让其他人上来的吗?”
张皓戉努力地向江锦夜解释道:“对不起锦夜哥!是叶微凉硬闯进来的……”
“蠢货!连个女人都对付不了,我留你又有什么用?”江锦夜给了张皓戉一个大大的白眼。
“锦夜哥,你可不能赶我走啊!”张皓戉一脸无辜地哭丧着看着江锦夜,他差点就跪下来抱住江锦夜的大腿了,“我对你一向忠心耿耿你要是赶我走了,谁来当你的跑腿和传话筒?”
“够了,我又没说要赶你走。”江锦夜无语地对张皓戉说道:“男儿有泪不轻弹,这个道理你懂吗?”
“是……”张皓戉恢复了情绪,将一本书递给了江锦夜,“对了刚才我在地上捡到了一本书,你是否要过目?”
江锦夜接过了书,看了看书名和作者的名字,嘴里还念着:“《原来夏季也会有微凉》,林夏季著。”
哼,林夏季,你又骗了我一次!连书名都这么“暧昧”,看来我有必要好好地教训你一下了!
江锦夜冷傲地对张皓戉问道:“张皓戉,你觉得《锦话夜语》怎么样?”
“锦夜哥,你的意思是?”
“你去告诉星月出版社的编辑,江氏集团的江锦夜要找他们签约作品《锦话夜语》——”江锦夜继续说道:“如果他们敢拒绝,江氏集团一定会拆了星月出版社的招牌,并且让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锦夜哥,《锦话夜语》不是你名下的作品吗?其实江氏集团内部自己的出版社也是可以顺利签约的,而且得到的利润可要比星月出版社的高出好几倍呢。”张皓戉不是很清楚江锦夜为什么不选择在他自己的集团签约,而偏偏选择跟星月出版社的编辑签约,张皓戉也不敢多问,只是猜想这中间可能有什么难言的故事吧。
“张皓戉,你觉得用巨额资金去力捧一部作品的事情我可能会去做?”江锦夜对张皓戉说道:“我江锦夜还不至于蠢到这步田地!”
“莫非你是想用《锦话夜语》去跟林夏季的《原来夏季也会有微凉》比拼一番?”张皓戉知道林夏季也是星月的潜力性小说作家;而至于江锦夜,那更是不用说了,根本就用不着他亲自动手便可以创作一部巨著,并成为起点的网红。
“知我心者,乃张皓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