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当前位置: 城市乡土 > 江庄轶事 > 第 1 章 默认章节
第4节 活神仙
 


  十八世纪末,江庄曾经出现过一个传奇女子,是从外乡嫁过来的大户人家的女儿。据说她自幼便饱读诗书,且精通周易八卦,只是轻易不与外人道。她平常不显山不露水,和普通女子一样柴米油盐酱醋茶,孝敬公婆,勤俭持家。然而毕竟知书达理,一举手一投足迥异于一般的乡野村妇,因此江庄人不分男女老幼,见了她都毕恭毕敬尊称其为大奶奶。大奶奶之所以被称为活神仙,则是因为一个偶然。

  那年江庄一个女孩子得了怪病,每天高热不退,人则处于半昏迷状态。她的爹娘为她四处求医问药,但始终无济于事,本就家徒四壁,这下更加食不果腹,再加上这女孩生死未卜,一家人愁云惨淡,天天唉声叹气,终日以泪洗面。江庄不大,这事儿大家当然都知晓,但是也都苦于自己目不识丁,只能陪着叹息落泪了。有一天大家聚在一起闲聊,说起这事的时候,也不知是谁就冒了一句,听说大奶奶见多识广,说不定能知道这怪病到底是咋回事。开始的时候大家并不认同,因为大奶奶毕竟不是先生(江庄人对医生的尊称),但是说着说着又有人提到大奶奶会阴阳八卦之事,大家一致认为,既然孩子都到这个份上了,不妨就请大奶奶掐指算算,看这孩子究竟还有多少阳寿。

  于是便有几个人陪着女孩的父亲一道来到大奶奶家,说明来意。大奶奶倒也并没有推辞,详细问了女孩的生辰八字,生病的确切时间,然后双目紧闭,口中念念有词。江庄人大多没出过远门,虽然听说过许多的奇闻异事,但毕竟都不曾亲见,现在突然目睹大奶奶如此,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一下。过了一会儿,大奶奶睁开双眼,面带微笑,对着女孩的父亲说:大兄弟,尽可放心,令爱生命无虞。大家闻言都十分高兴,女孩父亲更是既惊且喜,但毕竟女儿还是在昏迷状态,很不放心,于是问到:那请问大奶奶,究竟怎样才能让我那可怜的闺女早点醒来?大奶奶说,这简单,你家女儿就寝的床底下有一个铜灯头,你回家把它扫出来,扔到河里去,就没事了。女孩的父亲顿时大失所望,黯淡道:大奶奶,您这是说笑话,您又不是不知道,老江家世代都是平头百姓,尤其我们家这支,祖辈受穷,哪里可能有铜灯头?大奶奶说:正因为这铜灯头不是你家的,才会招惹到令爱。你就赶紧回家找找去吧,记住,找出来以后一定要扔到河里去。

  众人听了大奶奶这一番话,也都半信半疑,但是又都认为,反正女孩都已经那样了,干脆就死马当活马医,说不定有奇迹发生呢?于是也都劝女孩的父亲回家找找看。无奈之下,女孩的父亲便回到家里,拿来扫帚到女儿的床底,一边扫一边嘀咕:家都穷成这样了,怎么会有铜灯头,这大奶奶真会拿我们穷人家开心。突然,就听咯啷一声,女孩父亲一下子怔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在屋里守着的人自然也听到了这个声音,先也是一愣,继而赶紧催促女孩父亲:大哥快点!快看看是不是真有铜灯头!女孩父亲也回过神来,立刻挥动扫帚,奋力清扫,但听的金属的响声越来越清晰,一个铜灯头伴着一堆泥土,赫然呈现在众人面前。大家先是欢呼雀跃,而后便开始议论纷纷,都奇怪这铜灯头究竟从何处来。女孩父亲说:闺女这床底下有个老鼠洞口,这灯头就埋在洞口四周的泥土里,不知道是不是被老鼠拖了来的。大家也都觉得这可能就是唯一的原因,在感叹大奶奶神机妙算的同时,便敦促女孩父亲赶紧遵照大奶奶的意思,把灯头扔到河里去,女孩父亲连连点头,捡起铜灯头飞奔出去了。待他再回来时,看到众人正围在他女儿床头,七嘴八舌说着什么,他分开众人一看,女儿已经苏醒,虽然面色憔悴,但神志清楚,正一一回答大家问话。做父亲的在女儿床头扑通跪倒在地,冲着大奶奶家住的方向连磕三个响头,又哭又笑,大声喊到:大奶奶,您就是活神仙啊!

  自此,一传十十传百,活神仙的名头便被叫开了。然而大奶奶依然安安静静,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好像这事情不曾发生过。偶然有人好奇这铜灯头的来处,大奶奶总是说到:此乃天机,大家就不必追问了。众人慢慢便不再问。但是从这件事情开始,江庄人家再有大小事情,总喜欢找大奶奶商量,大奶奶也都不厌其烦,耐心分析,给出建议,往往事情结果尽如她所言。

  大奶奶娘家家道殷实,来到江庄,称得上是下嫁。偏偏她的丈夫又在她生完一男二女后,突然暴病身亡了。江庄人叹息其年轻守寡,她却淡然处之,称这都是命数。从此便以羸弱之躯担负起养家糊口重担。出于对她的敬重,她家每逢有什么重活累活,不待她自己吩咐,村里便有人替她做了。大家又都觉得她会识文解字,干脆推举她做了私塾先生,每日到祠堂教江庄那些顽劣孩童读书做人。再后来,邻村也有孩子被送了过来。大奶奶寿终正寝前,曾嘱咐其子:如今新中国成立不久,国家已然建议一切丧事从简,我死之后你切记不要大张旗鼓,除直系亲属外,其他人随礼一概不受。然而大奶奶惠泽八乡,得其恩泽的人们说什么也不同意老太太冷冷清清上路,居然自发组织起来,为老太太操办身后大事,请来戏班子搭台唱戏,唱词俱为新编,为大奶奶歌功颂德。下葬当天,江庄从村西头到村东头,处处皆是披麻戴孝之人,摩肩接踵,络绎不绝。十里之外,亦听得哭声震天,令闻者生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