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归来

发布于:2019-10-07 20:52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杨帆远航

  炎夏还没有完全褪去,秋风却吹黄了满坡的玉米,夕阳下的村庄显得格外得孤单,杨帆静静

  地伫立在坟前,默默地注视着,这座还没有立上墓碑的坟,他没有哭,没有眼泪,只是静静地注视着,注视了好久好久……然后缓缓地跪了下去一页一页地撕着带来的“纸钱”,轻轻地用打火机点燃,斟了一杯酒,又点了三柱香,对着坟头拜了三拜,口中喃喃自语:“嘎婆,我回来了”

  “纸钱”剧烈的燃烧起来了,火光映在杨帆生硬的脸庞,把这个21岁的小伙子带回了两年前的夏天……

  那天如往常一样,杨帆正和战友们在训练场上进行班组战斗训练,忽然看见指导员从队部里出来了,杨帆赶紧轻轻地对身边的战友说:“快挺直了,指导员来检查训练来了”。

  半年前新兵连结束后,杨帆放弃了进入支队机动大队的机会,跟着班长和另外的12名新兵战士来到了这个县城老连队(武警里面都管这叫中队,团级叫支队,营级叫大队,负责人则叫中队,支队长和大队长)。他们一起在这里训练,执勤站岗,生活学习了半年了,在这半年里,杨帆从一个新兵蛋子蜕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武警战士,成为了连队应急班的突击队员,是连队的新鲜血液,为连队的建设添砖加瓦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

  前不久杨帆作为连队挑选的应急班比武人员跟随队长到支队去执行了1601保卫习主席视察边境的一级加强警卫勤务和“卫视——16”军事演习,同行的还有好友诸葛政,张小尚,他们三个是新兵中军事素质最好的,所以很荣幸参加了这样特殊的任务。演习完后,支队进行了应急班比武,全团16个连队的应急班参加了,可杨帆他们中队这次比武在突入识别射击中拿下了倒数名次,这让队长很生气。

  回中队后队长总结了自身原因和其他连队的军事素质,为了弥补差距,以备战不久将到来的团级一年一度的军事大比武,队长加强了中队的军事训练。说起队长,他姓黄是中队的老队长了,素质过硬,练兵有一手,带领中队拿下过《优秀连队》的荣誉,获三等功两次,在军中威望很高,大家都很尊敬他。而指导员则是刚刚调任过来的,是一位年轻的指导员。

  今天刚好队长有事情外出了,而经过两周的强化训练,战士们都有些疲惫了,所以今天在训练中开始偷偷放松了。看见指导员出来,杨帆立刻通知了战友,大家马上挺起了身板,打起了精神,偷懒让指导员逮着了可是要全连受罚的,部队是个大家庭,谁都不想连累自己的战友。

  只见指导员走到队伍旁边,绕着大家看了一周后带着有些沙哑的声音说到

  “杨帆”

  “到”

  “出列”

  “是”

  杨帆高声回答到,跑步到指导员面前,立正敬礼。他以为自己训练偷懒被指导员发现了。

  指导员拍了拍杨帆的肩膀说到“家里面来电话了,快去给家里回个电话吧”。杨帆突然心里一怔,感觉有事发生了,自己确实也好久没和家里通电话了,他从在比武时给女朋友田嘉打过后就再没有使用过电话了,突然有些担心起来,正好奇家里是不是有急事,怎么会这时候来电话?指导员又说到“快去吧,家里正等着呢”。

  “是”杨帆说完就跑回班级里去了,拿出那张久违的电话卡插进座机里面,今天再没有人和他抢着用电话了。16年的的部队里面还是一个班配一个座机,只有休息时,才能轮着打个电话给亲人朋友们,杨帆是个自立自强的少年,从小农村长大,又是大学生入伍,比同届兵要年长,所以他经常把这些打电话的机会让给了战友。

  “铃铃铃……”电话接通了接电话的人是他哥哥杨航,他比杨帆大俩岁,俩兄弟年纪相差不大,从小一起长大,只是长大后俩人性格观念完全不相同了,但是兄弟关系还是不错的,杨帆内向一些,平时不爱言语,杨航能言善辩,平时家里有事他都能胜任。

  “怎么这时候打电话来,怎么了”

  “嘎婆(外婆)走了,爸妈本来不想让你知道,但我知道以你的性格要是不知道,以后一定会怪他们的,所以还让他们告诉你吧,你知道就好了,不要想太多了,嘎婆走得很安详,只是没来得及给她留下一张相片,你以后怕是再也见不到她了”

  杨帆瞬间感觉到自己整个身子都软了,把流出来的眼泪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继续问到

  “什么时候走的”

  “昨晚,10点25”

  “我能用手机开视频再看一眼她吗”

  “已经用冰棺封了,现在是不许开了”

  “哦”

  “晚上我再和你说吧,现在家里很忙,你不用多想,我先挂了”

  杨帆手里拿着电话楞住了。他曾经最担忧的事情终于还是来了,他第一次显得那么无能为力,心中充满了悲伤,愧疚,迷茫,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那样知道,对,就只能知道自己最亲近的人离开了,让让泪水从他的脸颊一直往下流,静静地像小河一样流淌,他想抱头痛哭,放声大叫,可是他不能啊,这是军营,不是家里啊!

  原来再坚强的人在生离死别面前都会如此的脆弱啊。

  就这样杨帆这一天都没有参加训练了,一个人呆在班级的会议室里面抱着电话,想着嘎婆的模样,想着和嘎婆一起的日子,想着自己为什么要来当兵啊,如果当初不来这里,又会是怎样?

  其实他入伍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那么多,他一直很想去军营,小时候家境贫寒,父亲总是嘀咕送他们俩兄弟上大学很困难,他当初很想考入军校可以减轻家里面的负担,无奈青春年少的他在高坠入了爱河,后来一系列原因导致他成绩不理想,没有进入军校。进入大学第一年,在偶然间宿舍门口看见了一份大学生征兵入伍通知,那时候他毫不犹豫就决定了,他一定要去军营里。

  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自己的舍友,没想到他的另外三个舍友很赞成他的想法,最后和他志向相同的叶明他们俩一起去报了名经过体检,政审,入伍了。最后叶明去了内蒙古雷达兵,杨帆来了黑龙江武警,临走的时候另外俩个舍友,杨刚,徐远,和班级里的好多同学一起送他们离开了学校。那时候杨帆就在心里告诉自己,此去,一定要努力干,好好锻炼自己,不辜负朋友,亲人的期望,他在火车上一直听着刘欢的那首歌“再苦,再难,也要坚强,只为那些期待的眼神”。

  就这样他怀着燃烧的心,和肩上的担子来到了部队,那时他一股冲劲,根本没想过家,也没有想过他这一去到底会怎么样,会发生什么样的改变,他只知道,这俩年他必须要坚持下来,然后光荣退伍回学校去继续学习。

  可是今年春节的时候,和家里面通电话,得知嘎婆病了,他才开始担忧了,才想到了如果嘎婆撑不到这俩年,他该怎么办啊,他要如何才能对得起这个从小把他背着长大的嘎婆啊!

  那段日子他总想起,小时候在在夏日的傍晚里那个天真的小杨帆总会快乐地躺在嘎婆的怀里听着门前大树上的鹧鸪鸟鸣叫,嘎婆也会学着鹧鸪的声音跟着唱到“镐草包谷,镐草包谷”。这时候小杨帆总会好奇地问嘎婆鹧鸪鸟是在唱是什么啊

  嘎婆会认真的告诉他“鹧鸪说包谷(玉米)长大了,要记得去镐草(除草)了,才会有丰收,它是在告诫我们要勤劳,只有勤劳才会有美好的生活,等你长大了也样勤快一点哦”。

  “好的,我要像嘎婆一样勤劳善良,以后长大了,我要努力挣钱给嘎婆买好多好多好吃的呢”

  “可不要像嘎婆一样哦,一个瞎婆子啥也干不了,嘎婆也想看着二毛长大,等着二毛长大了想清福呢,”说完嘎婆就咯咯咯地笑了。

  小杨帆也笑了,笑在了嘎婆的怀抱里。

  多么美好的回忆啊,可自从杨帆上了初中,就远离了家,寄宿在学校里,从此到大学,再到军营,他也不知道辗转了多少宿舍,来来回奔波了多少趟,他都不在记得了。上学后很少回家,假期也会在外打暑假工,偶尔回家会给嘎婆带些好吃的,可嘎婆总是不吃,说她在家里不会挨饿,让杨帆不要乱花钱。

  杨帆还记得那时候每次回家嘎婆都会老早就叫醒他,让他早起学习,或者是去干活,不断督促他,可年少了他怎么会理解呢,他总会和嘎婆贫嘴,把嘎婆惹生气,嘎婆就会叹气,孩子大了,越来越管不了,不管你了,然后自己就去干活了。就这样,越来越大的杨帆,就离嘎婆越来越远了。

  那些长大了点的孩子啊,总会在一段时间里觉得自己懂得了所有,懂得了世界,殊不知他们正才开始进入这个世界。

  杨帆就这样像失去了魂魄在会议室里呆着,开饭都没有参加,指导员知道他现在处于悲伤之中,也没有让人来打扰他,晚交班的时候吩咐了班长一定要做好思想工作,看好杨帆,不要让他被悲伤冲昏了头脑。因为按照部队的条令条例,杨帆是没有办法回去探望的。

  晚上和班长谈完心后,杨帆就一个人跑到了训练场上继续呆着,他太乱了,想要一个人静下来。

  当然这件事晚点名后,大家都知道了,战友们都对他表示了安慰,想让他宽心,可是他们不知道杨帆对嘎婆的感情有多深,而他又是一个要强的人,为了不让战友们担心,只能装得很坚强。

  他靠在围墙边上静静地掏出一支烟,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望着那不高不矮的围强,陷入了沉思,他是多么想从这里爬出去啊,这样就可以跑回家,好好送嘎婆一程了。可是这样他这一生就完了,他会被当作逃兵处理的,他不仅会连累连队,连累战友,班长队长,指导员,还会辜负亲人朋友的期望。作为一名军人,逃兵是最可耻的,这不仅是自己的事,家庭也会蒙羞,嘎婆的在天之灵也不会安息吧,他想。

  他不可以那么做,他只有一个人怀着那满腔的悲恸装着自己很懂事的样子,只有这样才会让那些关心他的人感到放心。

  一会儿一个人影走了过来,他抬头一看是诸葛政,他最交心的战友,诸葛走到他身旁,递了一支烟过来,然后自己也点上了,抽了一半支烟,他才开始说话:“我知道遇到这种事情谁都会伤心难过,我也无法替你承受”。

  “我没事,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我只是太想嘎婆了”

  “我们来这里是成长的,从穿上这件衣服开始,我们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需要负责的,你是知道的,所以我不想你出事”

  “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不会乱来的,你还不了解我吗”

  “我就是太了解你了”“我们要学着长大,就要学会一些人与我们渐行渐远,人老了就会走,嘎婆会在天上看着你的,她会因为你而骄傲的”

  “嗯嗯,会的”杨帆的眼睛里已经充满了泪水,却又强忍着。

  “走吧,快到晚睡时间了”

  他们回去洗漱了,可杨帆躺在床上怎么么也睡不着,他偷偷拿着香烟跑到了厕所里,把自己关了起来,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他再也忍不住了,滚烫的泪滴从眼里,哗哗地流了出来,他不停的抽噎着,烟点了一支又一支。这个少年多想麻醉了自己啊,原来失去至亲的人会是如此的痛苦,原来成长的代价是这么的昂贵,他多希望自己永远都没有长大,还是那个躺在嘎婆怀里听鹧鸪鸟鸣叫的小杨帆啊。

  11点的时候轮到他执勤了,换岗哨兵来叫了他,他抹去了泪水,回去换上了作战服到哨位上换下了当班哨兵,以前这个点都会犯困的,可此时的他一点困意都没有了,哨位外面的树枝在夜风中乱舞,他转头看过去,幻想着嘎婆的魂魄可以在今夜飞越高山大河过来看一看他。可当感受到自己手中的钢枪时才明白自己是在执勤啊,怎么可以胡思乱想,他看着那一行标语“站岗一分钟,警惕六十秒”在心中默默地告诉自己:一切都会过去的。

  12点的时候,队长来查岗了,杨帆转体,靠脚,敬礼:队长好!队长回礼后,检查了哨位情况,在一旁站着说道:“我奶奶也是前几年去世的时候,我也正在部队执勤,没有来得及回去送她一程,我们是军人,军人就会有职责,就会有太多的身不由己,老人家是不会怪你的,她会理解你的并因你而骄傲”

  “是队长,队长放心,我没事”

  杨帆知道队长是故意这个时候来查岗看他的。他和队长关系不错,因为自己是大学生,军事训练素质也好,新兵的时候就能帮中队处理很多事务了,所以队长很喜欢他。杨帆知道此刻更不能让队长担忧,辜负了中队的教导和培养。

  “下岗了回去洗洗好好睡一觉吧,明天起来又是新的一天”说完队长轻轻地在杨帆肩上拍了拍,准备离开了。

  “是,队长,队长再见”杨帆转身敬礼送队长离开了。

  下岗后,他找到了他的当班老兵小亮,他知道他们快退伍的老兵已经偷偷买了手机,找他借来了,跑到了体能室躲起来,给哥哥杨航开了视频,视频接通了,杨航把镜头对着冰棺说道:“你只能这样见嘎婆最后一面了,现在不可以打开了”。

  杨帆就这样看着嘎婆静静地躺在那里,再也不能起来和他说话了,真的再也见不到了,即使退伍回家了也看不到了。

  嘎婆啊永别了,原谅孙儿的不孝,无法来送您了,杨帆在心里默默地说道。

  接完视频他又哭了,他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走出这悲痛,不知道回家会在嘎婆面前哭成什么样子。他跑到了屋外点了三颗烟,对着南方拜了三拜,把烟插在了地上“嘎婆,等孙儿回来看你啊”

  那些远离故乡的人儿啊,总希望有一天可以实现了梦想,回到家,让心不再流浪。

  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嘎婆,我回来了”

  “我来看您了,您在那边边还好吗”

  杨帆说着轻轻地将脸颊贴在了嘎婆的坟墓上,用手抚摸着那冰凉的石头,却再也哭不出来了。

  俩年了,短短俩年啊,却又是那么漫长的俩年啊,嘎婆走了,不到一年,外公也跟着走了,后来奶奶也去了,家里的老人,曾经那些疼爱他的人啊,就这样离他而去了。

  他是何其幸运啊,没有亲眼见到那些生离死别的痛苦。

  他又是何其地悲哀啊,他将要承受着这一生的内疚,背负着沉沉的思念走下去……

  太阳眼看就要下山了,杨帆站了起来,立正,抬头挺胸,凝视着嘎婆的坟墓,缓缓抬起右手,深深地敬了一个军礼。转身,拎起东西,向外公的坟墓走去了……

  

责任编辑:胡俊月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