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发布于:2019-08-21 19:52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冯哲

                         葱

  葱。很寻常的蔬菜,普通不能再不同了。家里有了把翠绿的葱,这个家才有了家常的味道,才有了生活的气息。
  对葱,我是情有独钟的。
  回忆的湖面上不禁泛起朵朵涟漪,时光追溯到了从前。儿时的我,不爱有葱的菜,可母亲却喜在做饭的时候,撒上一把的葱花。一盘菜,立刻有了生气,好看的很,连热气里都沾染了葱的香气。可对于这样香气惹人爱的葱的味道,我是抗拒的。
母亲烧的西红柿蛋汤,有时会放些青菜,和西红柿般配,绝了。红红绿绿的,很像是蔬菜们赴了一碗汤的约会,在一起缠缠绵绵,心里也不觉泛起了腾腾热气。端起来,尝一口,唇齿留香,鲜得快要把舌头都鲜掉了。可是唯一令我不满的是,那葱。母亲喜欢把葱切得小小的,每次喝汤时,极容易吃到葱,快乐品汤的感觉顿减,甚至有点想作呕。有时,我会耐着性子,从汤里把葱一个个挑出来,却也极烦。
  我曾经多番要求母亲做饭时葱不必放太多,甚至是不要放。母亲也只是笑而不应,依旧如常。我也因此念叨好长一阵子。
  我们家的早饭都是父亲一大早起身去买的。那一次,刮台风,甚是吓人的台风漫天卷地地侵袭了我们这座小镇。父亲嘴里呢喃道:“台风刮得这么猛,早餐店应该都没开呢,这咋办。”这时,睡眼惺忪的母亲走来,轻描淡写地一说:“我有办法,别急。”
  母亲进厨房。我不懂母亲又有什么妙招来解决一家的肚子问题了。在餐桌旁静静地等着,只听得见油在锅上噼里啪啦的声响,我很享受,把它当成了晨间进行曲来听的。对食物的期待,一点,一点,在心里滋长,这样的感觉,很美妙,值得铭记。人生每天要是都有那么一点期待的喜悦,那么我们每个人都可以说是富裕的。等着等着,我的心仿佛就要蹦出来了,欣喜得很。
  厨房门一开,周遭的每一方空气,都弥漫着食物的香气。这香气,简直成了泛滥,很快便占领了整个家。一看盘中物,是一张张烙得金灿灿的饼,活生生像一个个小太阳,讨人喜。我迫不及待地抢下一张尝味。热乎乎,香喷喷的,外酥里脆,简直是人间佳肴。我不禁浮想联翩:这一张张太阳样的小饼,就是太阳里的神仙吃的仙味吗?这样想想,我噗嗤一笑。这样的美好幻想,让我在浑然不觉中,几张饼下肚了。
  我问母亲这是什么美食,让人吃得打嘴儿不放。母亲还我一朵微笑,娓娓说道:“这个呀,主要是用面粉和葱花做成的葱油饼呢!我们那个年代,这样的东西吃下肚能让我们高兴还几天呢!”
  听了母亲的话之后,我怔了一怔,心上仿佛有根弦,被谁拨了一下,震颤得很。我着实没有想到,这佳肴美馔竟是用那葱做成的。阳光透过窗棂斑驳地照在盘子上,好像就是给盘子绣上了细小的葱花。霎时间,我明白了:葱虽然普通,却也是每道菜必不可少的灵魂!那一刻,我也明白了母亲的用意。她让我自己去悟出这个理。即使这个道理沾染着凡尘俗气,沾染着浓厚的生活气息,但它不会妨碍美好温暖的花朵在世人心间绽放。
  岁月无情地夺去了母亲的容颜,却也让最美的品德也烙在了母亲的条条皱纹里。
  之后,对于葱,我便是爱的。
  自古在文人墨客的眼里,什么寻常事物经他们的口,都有了素雅高洁之感,亦变得不同寻常。葱也被世人好好地吹捧了一番。在欧阳修的眼中是“玉指纤纤嫩剥葱”,把秀美的琵琶女的纤细手指喻成嫰葱。经这么一绘,仿佛在一张宣纸上立刻有了美人奏琵琶的一幅图,有了千娇百媚的味道在其中。如果没有嫰葱一般的“玉指”在其点缀一番,那便成了凤凰折翼,少了几分神韵了。又有人喜欢把一个人一生的年轻时代比作“青葱岁月”。我在这简短十分的四个字中,看出感动来。是啊,用青葱岁月来比喻人的年轻,多好,质朴。
  我为什么说“青葱岁月”这个词好,是有原因的。你想啊,葱的根系如人刚睡醒时的头发,杂乱无章,还掺和着些许新泥,有些人也许看不惯。可在我看来是好的,是葱这位学者对生命的思索令人敬畏。你看,像西红柿这样的蔬菜,像是个心事很多的姑娘家。在没成熟之前,什么也不想,就一个劲儿地把自己的脸憋青。大了些后,忍不住自己在那暗自琢磨着,心事也多了起来,把自己的脸都给想红了。人们吃西红柿,酸中带甜,甜中带酸,那些都是西红柿纷杂的心事和秘密呢。你说,女孩子,谁的青春心事不是酸酸甜甜的呢?而葱却不像西红柿那样,有什么心事脸上写得一清二楚。它默默地在深黑的土地里,暗自思衬着生命,暗自想着之后的日子里自己要怎样生长,颇有点智者风范——深藏不露的。就这样,把梦想包裹起来,埋在土地里,扎根,阳光雨露的恩赐,它也全部收,丝毫不客气。葱的生命思考,令它自己顾不得整理自己的凌乱的“头发”,只是一个劲儿地疯长,去完成自己生命的意义与价值。听到那些文人这样夸赞自己,没有像牡丹一样,到处显摆,把自己的花朵撑得大大的,雍容华贵之态,仿佛这样才能禁得住世人对她的赞扬。
  葱不。葱干什么都喜欢默默无闻的。冷不丁的,给你冒出团绿来,让你防不设防。啊,已经长出来了啊。你在心里反复念叨着。欢喜早已按捺不住了,像爆米花一样,炸开来了。这样的葱,怎能不惹人怜爱呢?亦听说过吃葱就可以让孩子变得更聪明的说法,这当然纯属无稽之谈,可有许多人为了图个吉利,也是照做了。我也觉得做这样的事又未尝不可?也许大家也觉得葱是蔬菜里的智者吧,才流传出了这样的传说。平淡无奇的日子,也才因此罩上了童话一般的神秘色彩,美好无限。
  所以,现在你是不是觉得用青葱来这样比喻人的年轻岁月,是不是一种别样的好?现在的年轻人,无论乡村都市,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闯劲。这正如葱一样,虽然一开始只是一粒微不足道的种子,却也有自己身为种子的梦想,这也恰恰是我们难以做到的。世人在凡尘中劳累奔波,而极容易在繁忙中忘却自己的初心所在。我认为,那样是可怕的。我们有时候,可以停下来,歇一歇,俯首低眉一棵葱学习。怀揣着一颗有梦想的心,一路向前,最后冲破土层,终见阳光,在这个世上,坚韧挺拔,立于不败之地。这样的葱,不正是二十一世纪的年轻人吗?敢闯敢干,和葱一样。又以蔬菜智者来比喻年轻人无穷无尽的智慧与创造能力,恰当的好。我认为,“青葱岁月”这个词,有别致的风景在里头,值得我们去咀嚼品味。
  父亲是农家出生。他经常拉我到老家,不看别的,就看那排排葱。剑拔弩张的,风一吹,往这边倒;风再一吹,又往那边倒。那扎得实实的根,却不容易露出土壤。青翠欲滴,郁郁葱葱的,满是焕发着生命的丰饶,让我为此乐了大半天。这时,爷爷就会望着一排排的葱,时常感叹道:“想想小时候,有时都饿得快要到啃树皮的境界了。哪有机会吃上葱油饼这样的美味。所以小时候,吃上这样有葱花的饼,对于我来说,就是极大的奢侈了。”听了之后,我也是很惊讶的。现在,在华灯璀璨的大都市里,物质生活是丰富的,葱油饼,要吃,也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在那样一个久远的年代,吃上一会,日子竟然生出了奢侈。望着那一排排的葱,迎风生长,生生不息,我想落泪。葱原来也有一颗赤子之心,让贫瘠的岁月里,多了些期待的欣喜;让空虚的日子,变得活色生香。这样的故事,爷爷肯定也将给过父亲听,而勤俭节约的美好品质,也因此像葱一样,在父亲的心里深深地扎了根。
  爷爷后来去世了。这无疑对我们家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在我的记忆中,从来没见父亲哭过,那一次,我第一次见到父亲哭得和孩子一般,至今回想起那画面,恍如昨天发生的一般。我不知道能做些什么,只是拍拍父亲的肩,小声提议:“爸,我们去奶奶家看葱吧。”我不敢提及“爷爷”这个词,生怕触碰到彼时彼刻父亲那颗伤痛的心。父亲无力地应道:“好,好。”
  到了奶奶家之后。我这才注意到,才不久,奶奶那头发中夹杂着许多的白发。眼早已都哭肿了,我们来了之后,奶奶依旧拿着手帕在擦泪。离别之前的人的痛苦,剪不断,理还乱。父亲搀扶着奶奶,缓缓走到门前,看葱,爷爷生前,经常打理这些葱,也许,这些葱上,还残留着爷爷的味道吧。望着那些葱,一团一团的绿,很是晃眼。父亲开口说道:“妈,我们以后都要好好的,好好的。”听了,心,那么一痛,如被草尖划了一。眼角,不自觉地被泪濡湿了。爷爷操劳一生,一直是一个质朴厚道的好农民。现在,我想,爷爷他一定在那个叫天堂的好地方种了好几排的葱呢,辛勤耕耘之后,爷爷肯定也坐了下来,点支旱烟在抽,和我们一样,也在赏葱。烟气缭绕,却始终遮掩不住爷爷操劳一生,为儿女辛勤耕耘的爱。这爱,仿佛只要青葱般的一把,就足以温润时光了,有种感动人心的大美深在其中。
  小雨纷纷下,润酥了土壤。青葱,也得到了雨水的关怀,仰头,接受自然给予自己的馈赠。美好的生命力,得以彰显。我暗自思衬着:这一定是爷爷在天堂那边看葱,看着看着,爷爷肯定也就想到了我们,也在思念着我们呢。这雨水,便就是天堂那边爷爷的泪水。
  虽然无法相聚,可心在一起,就是幸福的。这样的暖爱,亘古不变。各自安好,便也就好了。
  大家都喜欢说句话来感慨时光之快:“人生在天地之间就如白驹过隙一般,其实就是忽然间而已。”我也喜欢挂在嘴边念叨。现在的我,早已不是曾经小时的顽皮爱闯祸了,已经步入人生的青春时代。却爱上了养葱
  葱是极容易养的,人尽皆知。只需要留下根须和一部分葱白,净水半瓶,便可以养成。母亲买了把葱回来,我拿了点儿,不知供养在哪儿好。思来想去,翻出一只玻璃瓶,好看得很。照这样把这葱,当宝贝似的供养,它也对你感激不尽,不知道那什么回报你的恩泽,便长出了一瓶子的绿供你观赏,足矣了。抽出几片新叶后,很快变成了绿汪汪的一团了,很是养眼,仿佛把一年四季的好,美,温暖,感动都装在这个瓶子里了,很有诗情画意的感觉。
  葱,没有独特诱人的花香,相貌也是平平的,不突兀。却给人一种清新,秀美的感受。时光也因为有了一把葱的存在,美得惊心动魄,美到地老天荒。一次,在朋友的朋友圈里看到他拍的花花草草,美。所有的形容词中,我只能用“美”来形容它。却总感觉少了点什么。不觉地在下面评论:真美,给我带来了视觉上的享受,可是,要是能有把水瓶里嫩绿的葱去点缀,那也成了画龙点睛了。朋友回复道:好好,现在就去养碗葱,把快乐也一起养进去。
  是啊。养葱,又何尝不是在养快乐呢?一个人下班回家,累得很,这时看到客厅里那一抹绿直撞入你的眼,甚是一惊,感叹于自然的美好。累亦满足。又或者是努力为梦想拼搏的学生,一天学习,夜深人静,还要在书桌旁埋头苦学。眼都酸了,腰也酸了,连骨头也都酸了。写字间隙,抬头看一眼书桌上的葱,绿意蓬勃,很是养眼,立刻抖擞抖擞精神,接着埋头,这或许是葱为学生们注入了一股生命的新能量呢!
  我经常心血来潮做一些事。想更多了解了解有关葱的故事,翻书,上网,翻阅许多资料,没找到令我满意的结果。
  去找老一辈的人问问。聊起葱,他们可就比互联网强多了,活像是行走的知识宝库,令人的心,不禁虔诚起来。
  他们很热心肠地告诉你许多有关葱的知识,而且听起来也不觉其乏味枯燥。我了解到:葱,根据葱白的长短可分为大葱和小葱。大葱可以用来炒肉片,炒鸡蛋,炒韭菜等等;小葱,又名香葱,一般都是生食或拌凉菜用,香葱拌豆腐,本已是一盘令人垂涎三尺的菜了,滴几滴香油在其中,能香一整天呢。晚上做梦,说梦话,嘴里念着的,也是今天吃到的好滋味。好像什么与葱好好地单配一般,就变得有滋有味了起来。
  我却不舍得吃。种的目的,也很单纯,就是这么养着,让我每日都可以收获欢喜和幸福。每天都有只属于自己的小欢喜和幸福,那么人生何苦来哉?
  你想。葱的心。是智慧的。是默默的。是善良的。是坚韧的。你说,这样的葱,怎能不让人打心底儿怜爱一番?
  农民。永远是朴实,厚道,实在。我们应该对他们心生感恩。他们用那一双粗糙的手,把一切的好东西也一起耕耘到了深黑的泥土里,让岁月深处的泥香,芬芳了整个世界。葱一样的他们,但愿永远不会被时代所淘汰。
  辗转数个春秋,我一直坚持每个季节,都供养着一瓶葱。对葱的怜爱和日子的美好、温暖和感动,全在这个简简单单的瓶子中好好收着呢。我们所需要的,不过是在为名利富贵而去劳累奔波时,能够低眉,看一瓶葱,让不知归程的灵魂能够在一把葱上停歇,继续启航。岁月,也就安好了。
 
 
 
 
 
 

责任编辑:崔谦海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