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现在的人都醉了

发布于:2018-10-31 17:31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叔洪

  对于酒,概括来说,全世界有三大酒系:啤酒、葡萄酒和白酒。在这三大酒系中,属中国白酒的酿造工最久远,纯度最高,劲头最大,酒香最醇,也最容易让人上瘾,因喝白酒而醉的人也就最多。正因为中国的白酒劲儿大,所以更容易让人进入沉醉的状态。是不是中国人饮酒而醉的人多呢,的确如此。但如果按喝醉酒的人数与一个国家人数的比例来说,恐怕国人还不一定就独占鳌头。

  能让人醉的不仅仅是酒,还有很多东西。比如茶醉,烟醉,以及在精神上的沉醉,等等,等等,不一而足。总之是人陷入沉醉状态的方式很多。不知是不是中国人爱喝酒,还是因为白酒的劲儿大,亦或是人们迷迷糊糊的都是酒搞的鬼,还真的不好下这么个结论。有一种精神上的沉醉,就不能把醉罪过归罪于酒的身上。不信你走出家门看看,不论是在小区,还是在马路上,随处能看到那么多迷迷糊糊的人,晕头转向的沉醉其中,只顾着低头走路,绝不抬头看路,就那么没有任何反应,只顾着“两眼不观身边事”的低着头往前走,一个个就跟喝醉了一样的六神无主。这一点也许你不会被人们赞同,气哼哼的立马站出来大声的反对:有像你说的那么多的酒鬼吗?你先别急着驳斥,酒鬼不一定有那么多,但这种现象随处可见。你只要仔细观察,便会发现,我在这里所说的现象并非空穴来风,更非捏造的虚假之事。

  人们为什么走路的时候不抬头,只顾着低头走呢?追根溯源,造成的原因不说自明,其祸根就在手机身上,而手机上的微信,尤其是功能中的朋友圈,又是祸根之首。

  微信的出笼,是给人们带来了方便,还是给人们带来了麻烦(这里不敢用“灾难”一词,主要是因为这词太厉害,恐伤人太深,没那么大的胆儿或气魄,故而因胆小怕事儿而避之),真的是一种说不清楚,又道不明的事情,能否以功过各半来定论,也不好判断。

  以前我写过一篇文章《没有微信是因为烦微博》。说的是在一次聚会中很多人对我没有微信而感到惊讶,说我跟不上形势的发展,太落伍了,照这样下去会被社会淘汰。他们的理论也很正常:这都到了什么年代了,没有微信即表示落在了时代脚步的后面,与社会格格不入。我的解释是:微博已经让我很烦了,估计这微信比微博还烦人,因为他是无线移动的,走到那跟到那,会随时随地的给你增添麻烦,想躲都无能为力,所以不想有。在其文中我还刻意的不用过激的言辞,没想到,还是遭来非议,令我抑郁了很长一段时间,经过长期且刻苦的心理调适,才慢慢的恢复过来,没有发展成为精神分裂的严重程度。所以在这里,只可把本来想用的“灾难‘一词做以调整,期盼别再对我展开攻击或讨伐——真诚的拜托!

  话是这么说,事儿也是这么想,但很多事是不以你的意志为转移的。什么叫不得已而为之,我的微信就是一例。在我原先用的手机坏了之后,换了一部新的手机。由于功能太多且复杂,却摆弄不了,孩子在开通时稀里糊涂的就有了微信。

  微信虽然开通了,我却并没使用,对微信也就没有感觉。认识中的那些热情之人纷纷向你招手,一个个极其热情的频繁的向你伸出橄榄枝,非将你拉入威信群中而后快。拒绝吧,脸皮太薄,有些不好意思,有碍情面,迫不得已,在极其被动的情况下,被拉入了微信群中,而且不止三五个。

  说句实在话,有了微信后对以前人们总爱说(现在人们说的少了)的一句话的理解才算真切: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现在我对微信竟然产生了既爱又恨的矛盾心理。之所以说爱,是因为微信确实给人们带来了很大的方便,不管是群聊还是单独联系,也不管是使用文字交流(打字手写),还是用语言直接交谈,乃至视频,的确很方便。

  既然那么方便,可为什么又恨呢?这是因为,微信把很多人,当然包括我在内,弄的五迷三道,甚至神魂颠倒。更有甚者,是给了某些人胡说八道的机会,不管是真明白还是假装糊涂,在那里信口雌黄的胡言乱语,大放厥词,唯恐天下不乱似的。最让人可气的是,那些胡言乱语胡说八道竟然真的就把某些人弄得神魂颠倒,不加分辨得让人家牵着鼻子走,还在那一个劲儿的大声喝好,大有为虎作伥之势。

  对于痴迷于微信者来说,如果一时离开微信,真的浑身不自在,不知道自己该干些什么,浑身难受的左右不是,就跟丢了魂儿似得不知如何是好。我听说,某人微信成痴,一时也离不开,半夜深更还在被窝里盯着手机,可是群里人都已入睡,没人再发,一个人看着手机发愣。心里正在无爪无挠的难受之时,忽然听到有打鼾的声音,扭头一看,原来是他的老伴儿睡得正香。他立时灵感闪现,马上来了主意,上去一把就把老伴儿从被窝里薅了起来,气哼哼地说:“赶紧的,快发条微信。”

  微信的魔力还真够大的,把人弄得这一天到晚迷迷糊糊的只知道低着头走路,却不管前方的凶险。不管前面是路还是坑,绝不查看,义无反顾地一步迈出,至于死活,大可不必管顾。什么坎坷不平,明沟暗坑,毫无顾忌,只管义无反顾地走下去,哪怕是万丈深渊,也不会皱一下眉头,连看都不会看,绝对不会理会,不假思索,毫不犹豫地一步迈下去,至于这一步迈出后是生是死,就好像走路的不是自己,跟自己没有任何关系似的。

  几年前有两个非常流行的词语:“宅男”和“宅女”。当这两个词在网上泛滥的时候,我从心里是反感的。怎么能这样形容正处在气蓬勃,满身活力年龄的青少年呢,这绝对是别有用心的人对年轻人的侮辱。过去几年后,当换了一个环境,我变成一个陪读后,似乎有点同情这些宅在家里的年轻人了。由于离开熟悉的环境,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面对陌生的人,一下子有些无所适从,在不得以中也变成了一个宅在家里,不愿出门的“宅老头”了。我自我解嘲地给自己起了一个很“时髦”的流外号:“老宅男”。

  当我有事,偶尔需要出门,下得楼来,看到的都是清一色的表情和动作,不管男女,不分老少,走在路上一个个都低着头,绝不看前方。为什么,每人手中都拿着手机,低头不语两眼死死的盯着手里的东西,头也不抬的径直而行。他们在干什么,不用问,不是在浏览,就是在回复,或者在看自己发的帖子的点击量。不仅如此,就是坐在一起聊天的老头老太太们,也是手里攥着手机,时不时地打开看一看,看看有什么回复,是收到留言了,还是点赞了,自己要不要回复,生怕错过了而被人冠以“不懂礼貌”而尴尬。你说这些上了几岁年纪的人也出来跟着起哄。你说这都是已经退休的人了,又不上班,想玩手机,想刷屏,自己躲在家里玩呗,想怎么刷怎么刷,绝对不会有人强加干涉,干吗非得到大街上来,是为了显示你已经加入了朋友圈嘛。大可不必这么张扬!

  低头走路的不再是年青人的专利,似有万众一心,步调一致之势,其中岁数大的人不在少数。我见到这种情况后,在心里暗子叩问,这么多的中老年人为什么也像年轻人一样痴迷,走在马路上不管不顾的只管低着头的玩手机?

  略微思考,明白了,这些低着头走路玩手机的人都是加入了微信群的,已经在“组织”了。加入了“组织”的人就得有组织观念,不能自由散漫,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要有组织纪律性,就得为组织尽心尽力,要有全局观念,不能成为一盘散沙。不仅在形式上加入,思想上也要加入。让你入群是为群里出力,既然已经加入了,就属于群里的人,成为群里活跃分子并带动其他人,给群烘托气氛,就应视“组织”为生命,为“组织”效力,积极且认真的为“组织”工作,替“组织”增光添彩,站脚助威,而且还要义无反顾,任劳任怨。入群不是让你潜水的,人人都潜水,这个群还有什么活力,岂不成了死水一潭。那样的话,还建这个群干什么,还让你加入干什么?

  我的手机里也有微信,刚开始自己并没有当回事儿,因为不知道这个群究竟怎么回事儿。本着让入就入,只不过是凑凑热闹而已的想法。抱着消极的态度,幼稚地认为,忙了或忘了可以置之不理,想起来就进去瞅一眼,转一圈,想不起来抛到九霄云外也无所谓。时间长了才明白,你长时间地潜水,会引来别人的不满。即便是置若枉闻也无济于事。你不愿意理别人,别人却不答应,潜水时间长了绝对会有人在“@”你,指名道姓地,甚至是指着鼻子问为什么总不见身影。这就有点儿令我不可理解而不知所为了。回复呢,还是不回复呢。不回复吧,怕遭到指责,如果回复该说点儿嘛呢。想半天,也没想好该说什么。管他去吧,搁置不理,下次估计也就不再指名道姓地问了。可令我没想到的是,指名道姓不仅再次出现,而且好几个人同时把矛头指向你,大有同仇敌忾之势的群起而进行质问。

  我不过就是一退休的小老头,有何德何能,竟然被这么多人重视,这就有点令我“受宠若惊”了。后来才弄明白,并不是人家重视你,更不是看得起你,之所以把你从底水下轰出来,无非就是给群里烘托点气氛,更有甚者,轰你出来无非就是为了给他开心解闷儿。

  每天离不开群的人,是因为他对群有了依赖性,群里的人一个个都潜水岂不是死气沉沉,一潭死水有什么热闹可看,都浮出水面才热闹。我在无奈中成了别人开心解闷儿的主儿,这时候的我有些后悔了,当初就不应该加入什么群,这不是没事儿给自己找罪受吗。原本以为加入不加入没什么区别,不过是有它不多,没它不少,你干你该干的,别人玩儿他该玩儿的。你愿意动就在河里顺流奔波,我不愿不愿意动就窝在井里,彼此两不犯,岂不逍遥自在。没想到却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竟然会被这微信给绑架,真是悔不当初。

  既然被绑架了就被绑着吧,该看的也看看。可是你看了别人会问你感想如何,为什么不点个赞或是给个好评。不是不点赞,也不是不评论,而是不知该不该点赞或怎么评论。点这个赞哪个不高兴,你评论的调低他不愿意,调高了别人说你好坏不分,只知拍马屁。这平衡点根本就找不到,真是左右为难。

  这些还倒好说,看的时间长了,又生出一种烦恼,那就是微信群里就是那么点东西,翻来覆去的反复出现,轮番轰炸。今天你发了,明天他又转了,后天那个又链接了,同样的内容不知看了多少遍,一打开就心烦。气的自己把手机关了,静下心来一想,看这微信还真的不如看报纸,不管报纸的内容丰富不丰富,也不管你爱看什么内容,最起码没有重复的,每天的报纸都是不同的内容,所登的内容都是新的,不会让你看着重复而心生厌烦。

  这就是微信群的自由和随便之处,包括朋友圈,转发时也不看看内容,何必费那么大的劲儿,三五次转发,累不累啊。重复转发一两次是少的,最多的一天能看到七八十来次重复的内容。看着那些千篇一律的内容,真的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感觉。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真是树林子大了嘛鸟都会飞出来。最让你感到奇怪,也是最令你头疼,而又无可奈何的,就是一些人每天也不知道想什么,放着那么多正能量的东西不写,非要写那些有负面影响的文章。也不知道这些人一天到晚想什么,更不知道这些人从那里得到的那么多胡同里小道消息,好像就是为了显示他比别人有本事,知道的多似的,胡编乱造,信口雌黄,满篇的都是一些与时代不相符的,甚至是格格不入观点,让你看后绝对不敢苟同,弄得你心里很是别扭,真相驳斥他一番,却又觉自己没有那么高的水平,只可在愤愤中作罢。这还不说,不知道有些人是吃饱了撑的难受,还是心理阴暗面太多,亦或是怕天下不乱,憋在家里凭空捏造,无中生有的非要编造一些不存在的新闻,而且都是消极负面的,有的甚至是攻击社会的,事情被查明时候,不是罚款就是被拘留,闹得个身败名裂,何苦来着。凡此种种,还真有点让人理解不了而难以接受。

  这还好说,不看得了。还有比这让人心烦的,那就是点击和投票。也不知是谁想出的招术,也没想到现在的比赛这么多,而且统统都在微信上投票,连评委都省了,真是只赚不赔。不管是在群里,还是在朋友圈里,每天只要一打开微信,可以说是铺天盖地。不是让你投票的,就是提出点赞的,每次点赞也不知道这主儿是谁,更不知道你这赞点的是给原作者还是给转发者,弄得你一头雾水,不知所为的莫名其妙。

  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如果你不投票或点赞,他会“@”你,指名道姓,可以说是指着鼻子地质问你,为什么不给他投票,为什么不给他点赞,难道我得罪了你,你看不起我不成。看着真的让你头疼不已。

  话说到这是不是有些口冷,太过于绝对了?静下心来仔细想想,觉得还真有那么一点。万事不可一概而论,一棍子把所有爱刷屏的人都打晕,还真觉得有些不那么地道。一个人有一个人的习惯,更有一个人的爱好,这是人家的自由,不必在这大惊小怪的乱发议论,因为你无权干涉,也干涉不了。人家刷人家的屏,你只管坐在那里看你的风景,不要没事干在那咸吃萝卜淡操心,静下心来养养神比嘛都好。

  应该看到,微信并非百害而无一益,也有它好的一面。我就曾看到过一件令我十分感慨的事儿。在马路上,对面走来两个人,只顾着刷屏,既不看脚下的路,也不管前面的情况。就在他(她)们全神盯着手机的屏幕,痴迷于低头摆弄手机的时候,全然不知危险就在眼前。说时迟那时快,惊险的一幕发生了:两个人竟然毫无任何防备的撞了个满怀。我看到后心里一惊,心想这两个人非得打起来不可。我这正想着如果他俩真的打起来该不该给他调解调解,如果调解该从何处入手才能使他们尽快地消除恩怨……可是我错了,凭想当然看问题,犯了经验主义却是不可饶恕的。

  事情的结果令我大吃一惊,真真是万没想到,两个人撞在一起的结果,似乎并没有使他们的大脑清醒,仍然沉醉于手机屏上,思维模式没有丝毫的转变。只见两个人双手仍然紧握着手机,彼此抬起头来,脸上及其平静的只是看了对方一眼,就像是任何事也没发生一样,马上又低下头,一句话没有,仍然继续练就着拇指功夫,彼此一侧身,若无其事的各自走了,就好像撞在一起的根本就不是他们一样。如此平静的化险为夷,我平生还真是第一次看到,真真的大开眼界。

  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幕,真真把我看的是目瞪口呆,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可思议,现在的年轻人的思想境界怎么变得如此之高了呢。要知道撞在一起的那是两个青年男女,而且是对面相撞,不亚于在大庭广众下的马路上来个突然“拥抱”。可是他们并非恋人,而是对面不相识的男女青年。以一般人的逻辑判断,两个对面相撞的人并非两男或两女,而是年轻异性,一个女孩子无缘无故的被一个不相识的男生无礼地“抱”了一下,这种结果对于任何一个女孩子来讲是绝对不能接受的。然而,世事难料,异常的情况就这么发生了。女孩子不仅接受了,而且竟然是那么的大度,连一句指责或抱怨的话都没有,就跟任何事都没发生一样。这种大度令我乍舌而大跌眼镜,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可思意。

  事情是过去了,没有一句语言交流的年轻人也走了,可我这大脑却并没有因他们的离开而停止思考。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令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冷静下来仔细想想,他们这么做也在情理之中。他俩在没撞在一起之前,所有的注意力都专注在手机上,可以说他们的大脑已经钻到了手机里拔不出来了,思想和思维在随着手机的运转而运转,意识已经脱离开他们的躯体,行为不再受大脑的的支配,身体早已经听不到大脑的指挥,走动只不过是一种下意识地移动,就是一种跟随着手机下的无意识运动。

  一个人的意识和行动是受大脑的指挥的,这指挥权一旦失灵或被转移,也就失去了指挥的功能,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指挥失灵”。失去大脑指挥的行为都是无意识的行为,其行动的目的和达到的结果必定大相径庭。

  在两个正在专心致志的玩儿手机的年轻人撞到一起的时候,他们的注意力并不在是谁或跟谁撞到一起上,而是仍然专注在手机上,其注意力还没有从手机中转移出来。他们所专注的东西仍然是手机中的内容,对是否与人撞到一起或者是被谁撞了并没有丝毫的察觉。故而就不会有任何的反应,彼此只不过是本能地抬起头来随便地看了对方一眼,而后便又把注意力重新回到手机上。此时的他们除了关注手机上的内容,还没有比手机上的内容更重要的东西值得他们关注,或者是还没有超过手机中的内容让他们着急去干的事儿。这也就是“他们只是无意识地看了对方一眼后侧身而行”的原因所在了。

  刷屏刷到如此痴迷程度到了这个份上,可以说是达到了极致了,绝对算得上是已经进入了忘我的境界。这种深陷其中竟然连腿都不想拔出来得状态,是不是真的就没救了。这深陷其中而不思其拔状况,真得到了不可思议而又无法评论的程度了。

  打开微信你再看看,那些在微信上使用的名子,已经成为一个人姓名之外的又一个符号,怎么看怎么觉得即是那个人又不是哪个人,让人恍恍惚惚的难辨真伪。面对手机,在感到既寂寞又别扭的同时,剩下的也只有对着微信名发呆了。不知该如何面对的时候,大脑里经常出现一个问题:微信里到底有几个人的名字是真实姓名的,你究竟认识里面的几个人?答案却无处可寻。连是谁都不知道,竟然聊的如此热闹,如果不是醉了,那会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呢?

  醉了也无所谓,回家睡一觉也就万事皆休了。可你醉了不回家,在大马路上低着头走路,不抬头的只顾玩儿手机,真的出现点意外,该算在谁的头上,怨手机吗,手机能给你担负责任吗?你这不是在做白日梦吗,想嘛好事儿呢,让手机为你负责,这都是哪来的道理。

  疑惑,有时候真的很疑惑。我连你到底叫什么都不知道,更别说你长的嘛样儿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你,稀里糊涂的被你质问,冤不冤枉啊。

  郁闷,真的很郁闷。你是谁呀,郁闷不郁闷的,没事儿在那瞎感慨什么,在这充什么大尾巴鹰,还真觉得你自己是个人物,有多大了不起似的,不就是加入了一个微信群吗,不高兴退出来不就得了嘛,干嘛在那胡乱的发一通感慨,你累不累啊。

  我在感慨,中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好酒。爱喝酒的中国人能不醉吗(恕我狂言,这里不包括不喝“酒”的人)。美酒的确会给人们带来一种舒服而朦胧,欢快而又沉迷的享受。再好的东西都要有个限度,过犹不及。如果失去或超越了限度,不加克制的任意而为,同样对身体也是有一定伤害的。每天痴迷手就就如同每天过量饮酒,总是被一种晕晕乎乎的感觉所包围着,只知道享受那种腾云驾雾的感觉了,却忽视了对身体和精神的伤害,就有点得不偿失了。

  酒是可以醉人的,但酒不醉人人自醉。酒精可以中毒,但能致人中毒的绝不仅仅是酒。人世间可以导致人中毒的东西可以说是掰着手指头都数不清。现在能致人中毒的东西太多了,稍有不慎就会身受其害,一不小心就不知道被什么毒害了……

  朋友们,还是提高点警惕比较好,如果被无意中毒,则悔之晚矣……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三日

  

责任编辑:古岩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