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中国国民性之(五)中庸

发布于:2018-09-16 08:35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新生

  一时,如要当真对中国人国民性做一语中的评价,那么,无独有偶,中庸是恰如其分的。这正好切合国民的心态,不偏不倚,恰到好处。

  中庸这一词语,追源溯流,大致是来自于秦汉时儒家的作品《中庸》。其中开宗明义讲,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这大致是本义,后国人研习,发扬之,遂成为安身立命的法门。

  中庸在国人为人处事中大多集中体现为折中、调和主义。折中主义通俗来讲是“去其两头、把握中间”,调和主义大致与揉面团、和事佬类似。凡是遇到争端,要先行折中、调和的办法,心平气和,你来我往,然后,先礼后兵,你推我攘。

  折中、调和,大致是出于中和的目的。例如征战,先谈后打,以打促谈,边打边谈,谈不拢,再打,打了,再谈。由此,有斩草除根,鸡犬不留;有置之死地而后生;有摇摆不定,讨价还价。然而,大多的折中、调合,不过是一方的屈膝投降,忍辱偷生;要么,是一方的恃强凌弱,飞扬跋扈。

  中和,即中正安和。国人仰慕君子,而君子大致是一个平和、折中、不温不火的形象,如中和。如讲话,要恰到好处,互相说着话,表着态,云遮雾罩,绕来绕去,拐弯抹角。如行事,要有礼有节,彼此之间文质彬彬,谦逊待人,左右逢源,逢场作戏。

  中庸着重于行为上中规中矩。直言不讳,大刀阔斧为不少国人所鄙夷,故弄玄虚,表面文章为不少国人所推崇。孔子讲,中庸不能实行,是聪明人太聪明,自以为是;愚蠢的人智力不及,不能理解它,大致是如此。经过几千年,中庸,已然渗到国人的骨子里,大行其道。

  如变法,通常雷声大,雨点小。先是雷厉风行,疾风骤雨,迅雷不及掩耳,山雨越来风满楼;中途搞了折中、调和,彼此迎来送往,觥筹交错;接着事过人非,无人问津,草草收场。又如鲁迅笔下的阿Q,分明是被愚弄,被欺凌,却大行精神胜利法,自欺欺人,甚或欺侮比自己更弱者,不以为耻,反引以为乐。

  你不见,大堂上明镜高悬,私底下中饱私囊;场面上人模人样,正气凛然,私底下猪狗不如,龌龊勾当。又或如待人,见到百姓,颐指气使,高高在上;见了贵胄,点头哈腰,恭敬有加。有或如处事,见了百姓,坑蒙拐骗,盛气凌人,无所匹及;见了贵胄,谄媚讨好,曲意逢迎,表面文章,无所不用其极。仰之于上,俯之于下,取之于中,或不出其右。

  或因部分国人聪慧过甚的缘故,又或是出于现实生存的压迫,中庸的中已然不再是不偏不倚,而是左右逢源,见风使舵;庸已不再是一成不变的定理,而是趋炎附势,随机应变。由此,贵胄亲临,俯身应和,谦卑恭维;平常百姓,冷眉横对,诉苦无门。

  中庸与国民,更在于忍让,忍气吞声,息事宁人。被人欺凌、强迫,先行乞求、退让之法;继而诉之公允,公允失效后,转而自怨自艾,怨天尤人。此一为平民。欲变革,暗流涌动,积重难返,左顾右盼,行折中、调和之法,见好就收,无事半功倍的实效,来回徘徊,重蹈覆辙。此一为官吏。对内,行专制压迫的余孽,搞愚弄、粉饰的把戏;对外,行垂手而治,隐忍不发的法子。

  孔子曰:“中庸其至矣乎,民鲜能久矣”。意思大致很少有人能够真正地做到中庸。于是国人将中庸变通,忍让,折中,调和。若如是走不通,不如改弦更张,行锱铢必较,非此即彼中庸之道,反而恰到好处。

  

责任编辑:古岩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