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暗月

发布于:2018-06-29 07:41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新生

  日落西山后,天际微暗,早前预告的月食如期而至。抬头一望,阴影缓慢啃噬着圆月,可想,当暗红的圆月被全遮住的一刻,自然,绕月的一圈光线应是当空独显。

  月,阙也,阙,就是缺,没了。圆月隐没在半空,华灯初上的集镇照旧熙攘、繁喧起来,既有为夜市张罗的摊主,也有在夜色里游走的人群。月的隐没平淡无奇,未现奔走呼嚎的“天狗吃月”,磕头拜地的惶恐不安,敲锣打鼓的惊天动地,一鼓作气,吓走天狗,换回圆月,再换笑颜。总之,了无新意。

  月的暗淡,照应心底的不适。秋意渐凉,却赶不走心中燥热与烦闷,更添几多苦闷与忧愁,照旧的是难耐,无所适从。最为使人不安的,是不知这无由头的烦躁从何而起,时态便是如此,何必吁叹;世风也是如是,何须感慨。暗月,正合这景象,隐晦不明,不明就里。若是有人为这一轮暗月高歌,赞颂,膜拜,也不稀奇,反正是如此,近百年的涤荡,有腥风血雨,有灵光乍现,有慷慨赴难,也有蝇营狗苟。一番敢叫日月换新天的豪情,换得风起云涌,遮天避日,暗淡无光,一如这暗月,不明就里的高挂、独照,不明,逡巡不前。

  本是暗淡,却定要说是光芒万丈,独目绚烂;本是腐朽,却要呐喊为不破真理,万世箴言;本是落后,却要画盛世图,奏万世歌,牵强附会,遮遮掩掩,自圆自说。万岁的余音未消,警钟却未敲响,不走老路,不走邪路,应是走对路罢,但愿是,自然,希望是勿要在老路和邪路上盘桓、打转,稀里糊涂的走出一条不知为何的不明就里路来,照着旧法,依着老路,仍是敲锣,打鼓,呐喊、开道,闻一声“老爷驾到,闲杂人等,回避”的鼓噪、宣泄后,不了了之。看尽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当这暗月当空时,应是成就多少人的美梦。这酣然熟睡的人,切忌勿搅它的清梦,从旁侧过,定是要放低脚步,深怕惊醒。其实,用不着放轻脚步,你照旧大步流星,酣睡的依旧是酣睡模样,惊不起半点纹丝,哪怕是天崩地裂,它照旧酣然入梦,呼噜骤起,高高挂起。这般景象,应是实象,一如在阴影里长呆的人,勿要使它有见阳光的机会,因为一旦见了和煦的阳光,便化做灰烬,定是孤魂野鬼般的尸骨无存。最好的,是认命,是自诩,是俯首帖耳,是唯唯诺诺,在阴影的凄寒,颤栗里畏首不前,因循守旧。当老爷的自当是永做老爷,当奴才的永是当定了奴才,各行其是,天下太平,盛世便是如此,确实的无甚新意,毋庸赘言。

  深夜,清淡的月光照在惨白的脸庞,睁开眼缝,依光而寻,倚窗而望,天穹上的月已褪去阴影,一轮暗红的圆月高挂,几颗星辰相伴。这月明星稀的景象,既是月的黯淡,亦有星的依稀,这难得的暗红,除去观稀奇、看热闹的兴起,不知是惬意,还是新奇,总之,暗红色彩,微淡星光,透出莫名的凉意,无以依寄。伴着几丝凉风袭来,水波仍是不兴。近来,周君落马,步习君后尘,照例是扎堆的表态,鼓噪一时,惹人厌烦,吾等小民只是冷眼旁观,且做茶余饭后的闲资。权贵的没落,演化为立军、铁男之流的公堂忏悔,矫揉造作,令人作呕,不想他日当政时的颐指气使,肆无忌惮,自鸣得意。

  总之,照旧逃不脱是派系、裙带的老路,毫无新意,仍是封建的一套。何谓封建,“封土地、建诸侯”,封妻荫子亦可,结党勾连亦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更可,总之,以派系勾连为营生,以裙带权钱为纽带,尸位素餐,恶臭无比,反不以为耻,而怡然自得,泰然处之。

  时常自问,“为何百年的涤荡,还是消不去这封建的老路”?无解。皇帝走了,还有总统,总统去了,还有领袖。墙头换去大王旗,却照旧是羊头狗肉,难有新意。帝制崩溃,共和始兴,专制却仍顽固,民主仍是无期。百年潮,洗不去腐肉恶臭,中国梦,荡不尽脓疮痈疽。只奈何这泛滥的腐臭,使人反胃、作呕,掩鼻疾去,而臭味仍是不散,仍是恶心,仍是无所适从的无解。再添几曲盛世歌,清平曲,已不在作呕,只能无语,多说一句,浪费口舌。

  以封建手段治理现代国家,这便是当下的窘相。权钱自然联姻,腐朽的便是经济。一面是国有经济基础的社会主义,另一面却是损公肥私的官僚权贵资本的作祟。中石油这般的垄断经济,这几年吃了财政千兆的补贴,不知入了何许人的腰包,一面牟取暴利,一面贪墨公帑,尽是蝇营狗苟,沆瀣一气。不时,还站出来理直气壮,恬不知耻。一面是市场主导的经济,另一面却是权力的蛮横。权力勾结成网,败坏的便是政治。封妻荫子登堂入室,大行其道,陶醉在酒色中,畅快于财权里,人前是正人君子,威风凛凛,忧国忧民状,人后里是恶臭熏天,攀权附贵,沆瀣一气态。脱不去专制、封建的老路,亦不循法治、民主的新路,遑论特色,不过是障眼法、欺人丹,灵丹妙药,包治百病。一副药下了肚,做自我安慰状,取自欺欺人的效果。

  在黑中摸索的人,尤其是难行。乡下的田野,大多没有路灯,夜里穿过田野,差不多是摸黑,伸手难见五指,平常时日,借着微明的天光,摸索前行,偶尔抬头望见几颗星,心里便敞亮许多,感觉到心里也有光明,如若有月亮相伴,心底便沉下来,大步流星,除去一时对黑夜的恐惧。瞪大眼球,沿着月亮挥洒的光线,山路延展、山势逶迤,勾勒出大致的轮廓,只有那黑森森的树林,避过光线的幽径,隐藏在黑夜里,应这夜的空寂。月光,从井格的田野里、从深林幽草的山径中,乃至从屋檐下、墙垣内渗出,不染尘埃,不沾半点外物,远处的点点灯火,隐没在天际间。因为清凉,所以沁入人心,因为透亮,所以坚毅方向,走一段路,抬起头来,顾望这月,照着远方。亲切的月光,犹如行路的明灯引路。一路相随,不离不弃。

  至今,我仍记起乡下的月,陷入迷思,是月照我前行的路,还是路本在前方。想来,是月的冷清,透着久违的静溢;是月的微细,催促脚步的快行,是空淡、清明里的遐想、理性,是不染尘埃的坚毅、果敢,是大步向前,归家急切。即便是空穴来风的恐惧,想起吃人的孤魂野鬼,吸人精髓的狐妖恶魔,再加几个破败坟冢,伴几声乍起的杂响,魂已去半截,却是更加快步,更加前行,化恐惧为力量,使你不敢稍有逗留、歇息。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月。或在甚嚣尘上,纸醉金迷中,它被埋藏,浑然不觉。当初的愤世嫉俗,已化为冷眼旁观;当初的阔步向前,已做左顾右盼,在最黑暗的时刻,月的光明未散,即使独夫的指点江山,卑民的闲词、散作中,依旧未泯灭、未消亡。在稀缺自由的时候,向往思想;在缺失正义的时候,向往光明。花好月圆是希冀的愿景,花开花落也是应有的时景。圆月勾起多少无尽的情愫与挂念,暗月在半空,引得无谓的感触,无用的愁绪,消解在这黯淡中。

  浅月着色暗红,寒光侧入床头,

  圆月隐没心底,黯淡星辰相佐。

  只叹光怪陆离,消去碎月清辉,

  若是前路不改,吾当何时越步。

  反复踱步,应这天色的沉暗,稍有睡意,再行睡去。天际晨曦,发白的天线隐现,定是托着新日升起,在东山之上。

  

责任编辑:古岩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