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故乡的燕子

发布于:2018-03-01 11:14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曹含清

  有一年初春有两只燕子在我家的屋檐下筑巢,我和母亲发现的时候屋檐的墙壁上已经粘了许多泥巴与树枝,它们在屋檐下飞来飞去。母亲说它们太吵扰,她说着拿起一根竹竿赶它们。它们受了惊吓,在半空盘旋一阵飞走了。

  我连忙劝阻母亲,说它们千里迢迢从南方飞过来,在我们这里无依无靠,还是让它们在我们家安家吧。母亲将竹竿放下来,盯着脏兮兮的屋檐叹了一口气。我望着远去的燕子,猜想它们受了惊吓,很可能不再回来。它们将会另寻一处筑巢。

  次日清晨它们又飞了回来。它们唧唧叫着,将我从睡梦里吵醒。我看到它们在空中翩然飞舞,喙上衔着细泥或树枝。它们扑棱着翅膀,将细泥与树枝矫捷地粘结在屋檐。燕巢越来越大,整个燕巢口窄腹大,像是一个葫芦。它们衔着一根杂草,到巢口的时候敛羽收尾,倏然而入。我想那些杂草是它们的床铺,那些树枝是它们的家具。新家布置妥当,它们就开始甜甜美美的过日子了。

  到了暮春时节燕巢里多出几只乳燕。它们一天天长大,慢慢开始练习起飞了。它们挥舞着翅膀从燕巢飞到屋檐的电线上,又飞到院子里的梧桐树的枝桠上。它们一不小心还会坠落在地,但是它们不气馁,用翅膀迅速扑去身上的灰尘,又会继续笨拙地飞舞。

  到了初夏,当我们一家人在庭院里闲坐的时候,小燕子常常会飞掠过来,落在木桌子上,或者落在我们的头顶或肩上,像是在和我们嬉闹。

  深秋的时候家里的燕子没了踪影。我想它们飞越万水千山到南方过冬了。下一年春天它们还会回来,仍然在屋檐下呢喃歌唱。它们秋去春来,年复一年,时空在悄悄地变换。村子里的孩子渐渐长大,成了青年人;从前的中年人渐渐变老,成了头发斑白的老人,然而那些燕子似乎长生不老,年年岁岁都是老样子。

  我长大后生活在城市里,像一只燕子寄居在城市出租屋的屋檐下。到了春天,在城市的天空上我看不到飞翔的燕子,也听不到婉转的燕语。我总是想起故乡的燕子。现在已是暖春时节,故乡的屋檐下恐怕已经栖满了燕子。

  

责任编辑:胡俊月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