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红尘深处,许你一场天荒地老

发布于:2017-12-15 19:35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荼蘼半夏
红尘深处,许你一场天荒地老
你是我今生最美的相遇,纵只是一个擦肩。
前缘,是梵音袅袅中,佛前的一言盟誓,捻一瓣心香,萦一寸柔肠,听一段忧伤,诉一曲潇湘,千千结,千千念。
——题记
【流年已逝,不染花凉】
已是深冬,春色在时光的门楣间悄然张望。
  漫步花凉,听一首曲子,飘忽了心事,引暗香盈袖。
冬,似乎总是带了忧郁的气质,淡淡静静,悲凉缠绵,与流年无关,与心情有染。水墨的大雁,想来此时早已经开始了一季诗意的漂泊,于一巢温暖中,安享岁月静好。北方的天空,惟剩一地花凉,一地寂寥……
思念和伤感一样,都是会上瘾的——曾经,你说。
   记忆,在心头蔓延成一片汪洋大海,卷起千层浪,风起云涌。只是,最终,大海回归了平静,心亦如此,淡淡的只为这一场“邂逅”,画上句号。
    其实我们不是不在乎,是明明在乎了,还装洒脱。我也不懂为什么相爱的人总是要一遍遍的把对方伤个彻底,才各自离去。
    是否,烟火易逝,人事易分,不知那情怀是否依旧?
是否,当岁月逝去,当又一次说再见,就是永远的离别,徒留脑际的只是一个个破碎的片段,那些落花流水的时光,总会在翩翩蝶舞中停驻,总会在不经意间袭上心来。如今都变了,变成你我都有的回忆,都有过的曾经。
一切繁华皆有散去的时候,一切拥有的都可能在瞬间失去。一生也不过是一瞬间,能留住的又有多少,我想一辈子,不过就是一个或长或短的故事而已。
 夜里,是谁将忧伤收藏?梦里,又是谁苍白了真心付出?我寻你千百度,你在灯火阑珊处。等到你再次回来时,悄然入梦,却发现,一切美好的事物都逝去,就像烟火一样,美丽却短暂。
  我真的不是故意,只是心中千千结。时光倔强地从我指间划过,一点一滴的流逝。你,注定是我今生看不见的风景。陌路,行走,那些年华,已悄然离去。记忆的末班车在这里就结束了。不回头,不寻找那散落在风中的琐碎片段,天空不会说话,而记忆在我指间流走,我知道,所有画面就定格在这一瞬间。那些往事,终究化作浮生烟火。
  夜空那幕烟花,映在我的心底,是无穷无尽的永久……
爱,或许是一副穿肠毒药,韶光后,总是让灵魂死而复生。一些念想,纵使隔了经年,仍吹不散心灵深处的晓月眉弯。
  人这一生,究竟有多少相见,曾万水千山地靠近,又云淡风轻地错过?流年中,谁是谁的过客,谁又是谁的归人?
【年华荏苒,念你如初】
往事成调,回忆成曲,也许今生的相遇注定是惹一世情殇。你我的相逢,不过是两粒微小的尘埃在红尘中共赴了一场流年的约会,短暂相聚后便又各自纷飞、各安天涯。
风,迎面吹来,一片红透了的叶子,滑过眉梢,飘落在我的脸颊,带刺的叶子边缘,划伤了我的脸,疼痛了我的心。
   哦,这是大漠上吹来的风么?此刻,我感觉自己就像遗世的孤雁,独自飘零在无人的世界。我穿过了沙漠的断壁残垣,忘断了楼兰的冷星清月,风起沙落间,万念俱灭,惟一丝情愫终不肯落残。我停留在那个驼铃声声的风口,存一份旧日的温柔,默念一场深情的重逢……
  陌舞流沙的年华,在指尖倾泻,或许,宿命注定,熟悉的江之岸,再不会有催发的兰舟,也再不会有执手相依的背影;或许,宿命注定,那一江水,今后浅唱的只有一曲声声慢,低吟的只有一阕声声叹。
  是谁放逐了情爱,任其在红尘中颠沛流离?是谁掸落了晴空云霞,忧伤了午夜里的一首诗阙?曾经,有你的日子,心的字典里没有落寞,没有悲伤,有的只是写不尽的江南诗意,道不完的江南柔情。
   时常忍不住幻想:若是你我的相遇可以从头再来,是否结局就会变得美好,不一样呢?假若宿命是能够穿越的门?那么,可不可以从今以后,只有我们二人,在红尘之外静守着幸福,从此,不惹尘烟,不问人间世事,不叹世态苍凉?
走过流年,路上风景曼妙无数,可他处风景我不屑一顾。因为爱情,寂寞的文字每一次都执着的只为你零乱的游走,上苍虽赋予我文字的灵感,今天,我却如何也写不出一人空对一盏影是一种怎样的疼痛。
   你我终究都成陌上行者,相爱的结局,只落得一季花开、满地忧伤。或许,我是你前世遗落的一滴泪,你无法拾起,岁月也不曾风干;或许,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曾经的一段明媚时光,是宿命的使然,无法逃脱,也无法改变。
  曾经的目光,越过沙堤等待你的船帆出现。而今,我将寂寞心事搁浅在秋水之岚,游步于寂寞的海岸,默默的体会那细纹间弥留下的温柔,对着孤独的碎影,悼念一声凄凉,让等待的心在涟漪的江水中,独自随波,独自飘零……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谁人知道,我的世界,花已非花,舞亦非舞,今后,我又如何才能微笑嫣然?有人说45°是仰望幸福的角度,而今我习惯仰望仅仅为了不让眼泪轻易掉下来。
  记得那年,在扬州石桥上,我,青丝如瀑,白衣胜雪,竹箫横陈,于一幕远凝岚烟中,吹落几多迷蒙;你,青衫翩展,笑盈朗目,轻折柳枝,点蘸碧水,于一树桃花飞舞中,写就几许情深。那日,看着水中的依依倒影,我听见了内心深处花开的声音……
  如今的石桥上,青苔憔悴,秋风碾碎了余音。你似一缕烟,随风而散,淡出了我的视线,我伸手留住的惟有一丝惆怅、一纸落白,一句哀叹。于是,我藏于笑容背后,在旧曲中痴然苦笑,把满腹的心事寄附在新词旧字中。
   今生茫茫人海相见,奈何有情无缘。
   常常倚着季节,细数你来过的痕迹,年华荏苒,念你如初。今生不管结局如何,于我而言,浮世繁华中能够与你邂逅是一种美丽,错落红尘中能够与你相爱是一种幸福。即使你无语,我也不怨,就让我轻拥着回忆,在那余下的半阙浮光里,用你留下的痕迹告慰自己。
  我会在被人遗忘的角落,执一盏心灯,等你……
   看!风吹雨淋的屋角墙缝里浮着的青苔,仿佛在为我诉说着历经的沧桑与无奈。
    素手弄箫,谁解心语?我带着一份虔诚之心慢慢的行走,不知我小心翼翼的脚步,是否还能够感动上苍,踏出一片纯净而芬芳的未来?
   【轻吟浅念,天荒地老】
有人说,鱼的记忆只有7秒,其实,很多时候,渴望做一尾自由游弋的鱼,只为那7秒的瞬间,会成为永恒。欢愉着,痴情着,左手幸福,右手温暖。
我知道,今生最美便是相遇,纵只是一个擦肩。曾经,我把你的身影,放进窗口,定格为风景;曾经,我把流年,剪成时光,祭奠青春。走过回望,当所有的守候,都在低眉浅笑中风轻云淡,韶华逝水,原来,所有的曾经,都,只是曾经……
雪小禅说,每个女子都是自己的杜丽娘,心中都有一份一个人的爱情,一个人的芬芳。
  坐望于季节的末端,拾一枚风花雪月,谁的故事苍白了等待?谁的心情清瘦了流年?再见,再也不见;两两相望,却是两两相忘……
    或许,一份感情,可以是自此天涯不相问的骄傲,更可以是低到尘埃里还要开出花来的卑微;或许,薄凉的感情世界里,风起,音来,缘生,相守;或许奈何桥畔,梵音缭绕的是: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爱情很短,短到只剩下一个擦肩;而痴情却很长,长到我们往往要付出灵魂中的地老天荒……
    等到故事的最后,才知道,世间有很多东西,无从把握,却不曾忘记,一如这飘飞的芦絮,于轻捻一掌合十的誓言后,随风淡了、散了、远了。
  太多的可能已没有可能,太多的或许已没有或许。人生,究竟有多少相遇,会温柔了岁月,惊艳了时光?若水穿尘,遗落在风中的,只是一地微凉。
将一丝丝念想,绽放成葱茏的模样;将一叠叠记忆,折叠成泛黄的纸张,青灯,墨香,谁在谁的深情中凝望?谁又在谁的指尖淡走苍凉?纤纤一梦,眷眷尘心,转角,爱已作别;挥手,天涯陌路。
  生活,总有许多沟沟坎坎,或许,那沟坎才是对生命最完美的诠释;人生,总有许多牵牵绊绊,或许,那牵绊,才是生命至真的温暖。繁华过后,方是质朴;行到水穷,方显从容。一份追求,付出便无怨无悔,回眸处,浅笑安然,惟留恬淡。
为了看阳光,我来到这世上;为了与阳光同行,我笑对忧伤。轻吟浅唱,漫画一笔流年,水袖一笔云烟。
  爱在尘世,不染花凉!
谁的等待穿越千山万水,停泊在有你的梦境。谁的思念倾诉心语,拨动了心底最柔美的琴弦。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此生但为君前醉,伴君天涯终不悔。任年华如玉,你始终是我掌心不变的暖。红尘深处,惟愿我们温暖如初,感动如初。带着永远的牵念,心携天涯,今生来世,天荒地老。 

责任编辑:陈小青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