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爱情明暗

发布于:2017-12-15 19:37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荼蘼半夏
爱情明暗
         第一次听到“因为爱情”,多多少少触动了心弦,正因为还是一个人,就有了太多的期待。一直标榜着理性第一的自己也会为爱情的故事而感动,殊不知,爱情的漩涡里,没有人可以全身而退。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生死相许”,初闻并非是古诗词,作为曾经的金庸迷,从赤练仙子李莫愁这个“大魔头”的嘴里,听了多次后,便牢记心底了,而且很快就有了它的出处,元好问的《雁丘词》。
       懵懂的年龄时,很难想象如此美句怎会出自李口,慢慢地,便不再耿耿于怀。同样出自古墓派的她,小龙女,或许本就不一样的心境造就了截然不同的爱情,爱慕着不食人间烟火的小龙女,同样叹息着由爱生恨的李莫愁,要爱到了什么地步可以有如此绝望的恨,连昔日恋人与妻子的骨灰也要东西相隔,阴间难见。卓一航和练霓裳,王生和佩蓉,几时起,女子的青春埋葬在了爱情的魔咒里。白发三千丈,使人惊,使人惆怅,女子猝不及防之下为情所伤,花容一夜凋零,情意被迫隐没,却暗自蓬勃,褪去的只是女子的天性,自此以后,血色深铭的,是对爱的弃绝和了悟。有时候,就会想,那梁祝化蝶的故事是否是众人们的美意,世间有太多痴情殉情的女子,而少得可怜的是众所周知的痴情男,如果祝英台死在了梁山伯的前面,传说里可有梁山伯惊天地的一举,实在是无聊的假说,中国的传统早就告诉我们答案了。
     《双食记》,看过的都知道,是怎样的触目惊心,是对人性心生幻灭的一幕幕。一个男人+两个女人的版本自古到今上演了千百年,这里的爱情就像是砒霜,到最后,无非是你做砒霜,或者你吞食砒霜。爱情的可怕犹如黑夜里的闪烁,让人欲罢不能。
       事情的发展不会走向唯一的极端,就像爱情,她带给我们的总也是扑面而来的幸福,而那些恶毒的片段,也许只有发生了才知道吧。
从一对雁儿的贞烈,元好问写出了世间最美的爱情,不禁又想到了金先生的《神雕侠侣》,也有一对雕的故事,可还是羡慕着杨过与小龙女的爱情,尽管遭遇了种种不幸,毕竟最后,杨过用一只手也给了小龙女幸福,他们的爱情早已不是谈情说爱般的简单,那是一种将彼此渗透于心的默契,对于杨过,总觉得是金大侠一手塑造的侠士,没有太多的亮点,唯独钟爱于小龙女,一个女子的暹华与清艳足以令我等风尘满面的俗人羡慕。白衣出尘,秀美绝世,从来就不该落入人间,那杨过也应该是,敬由此生,情因此萌吧。颇具道家风采的她总是淡然的,除了爱上杨过,几乎没有别的欲望,虽生死相许,爱也是淡若无痕的,也只有这样的性子,才能于绝情谷底十六年容颜不改,挽留住女人最美好的青春。与历经风霜、两鬓斑白的杨过重逢后,又一起离开的这人世的沧桑。这样的爱情只有书里会有,在尘世里不会长存的,永远是我们心底的桃花源。
       作为俗人,才觉得爱情没有那么难,两个人情投意合,真心相守也觉得很幸福,爱情的真谛从来不是唯一,谁规定只有生死相许的才是爱情。平静的生活,淡淡的爱情,有时有人会感动的一塌糊涂。看够了那些爱情悲剧,既然如此,何必当初,既然爱过,为何要苦苦相逼,束缚的是几个人的心。其实,爱情是莫名其妙的,不可理喻的,总会有各式各样的,不需要的理由,你我心里最清楚它是什么。
       漫漫人生,从来不是我们自己一个人的,遭遇史上最浪漫的事时,或许会连睡梦里也是快乐的,无论爱情的结果是黑是白,过程都不是那么简单,作为女人,总会比原来更丰富,更幸福,蜕变后的华丽,从爱情里走过,又总会在爱情里傻笑。有些事,有些人,心里真的一直都有答案。
也许,那最浪漫的事正在发生……

责任编辑:陈小青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