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走出大山

发布于:2017-11-26 21:27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DF-77

黎明时分,他站在家后的山坡顶上。

看着眼前巍峨的大山,他沉默着。伸出双手向上延展,脸上有几分痛苦的神情,久久未动。但这寂静并不持久,牛棚里偶尔传出低低的嘶吼声,猪也凑上热闹哼叫几句,他知道,该去喂食了。步伐沉重的走向厨房,架起炉子生好火,从浑浊的缸里挽起一勺水丢进大锅里,打开蛇皮口袋捞出一大把杂粮在边上备着,再走向老母鸡的窝里掏出滚烫的蛋,这是一顿全家人的早饭。

饭快好了,该叫弟弟妹妹起床了。瘦弱的身躯疾步穿过大厅,勉强透过里屋昏暗的光来辨析脚下的路,推开门,均匀的呼吸伴随着两张熟睡的脸庞。“安弟、秀妹,”他压低了声音,似乎并不忍心在天没亮开时就叫醒他们。但床上已有窸窸窣窣的声音。秀妹自己梳着头发,手指灵活的缠绕转动,很快就成型。安弟已穿戴完毕,眼还是眯着看东西人却已经走向门外灶头旁。看着这一幕,他的眉头锁的更紧,嘴更是牢牢地抿起。

父亲母亲还没有回来,快到麦芒时节,他们俩是更加的忙,因此也更多的把照顾家内的事情交给他。他并无什么怨言,深知自己是大哥,迟早得挑起这个家的担子。只不过日复一日忙于这个家,自己堂堂七尺男儿,没有一番大的作为,反倒是有了书本上讲那放羊娃的趋势。他想读书,想逃出大山,想在有生之年看看外面的世界。但那500块钱读书费,是怎么也省不下来了。难倒要一家一户去筹捐吗?不,他的尊严不允许他做那样的事。可自己一分一厘的攒着,要存到猴年马月?他是不敢跟父母亲讲的,父母亲指望他去县里打工,再能娶个媳妇儿生个大胖小子给他们抱孙子就再好不过了。母亲更是用她过早的满头白发向他哀求,不要有什么过分的举动。但他渴望知识,他羡慕甚至有些嫉妒教他的老师。老师从外面来,不知道是从外面哪里,但一定是比这个大山还要庞大广阔的城市,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老师经常对他们讲奇闻趣事,谈纷飞的思绪,说那些他从来都没听过的童话故事。第一次听故事的时候,他完全震惊了,手上细细的鸡皮疙瘩一小块一小块团起来,他感觉自己的血液在那一刻沸腾喷涌。往后,老师教他们英文字母,带他们去感受大自然的魅力,认识自己身上的每个穴位。。。他越学越快乐,越学越想学,他永远坐在那间小土房的第一排,后来张个儿了,后面的人看不见了,他就索性坐在地上听讲,他是如此的、深深的热爱着知识。

天已经完全亮了,他得赶去山下吴叔的泥浆厂里做工。这种临时工的工钱很低,一天干下来也才5元不到,托着关系送一包中华烟,人家才勉强收你充当临时工。今年的学校肯定是上不了了,努把力加加油,明年肯定会有希望。他这样安慰着自己。16岁的年纪,就已驼上了沉重的水泥袋,他的脊背近来有些疼,想必也是这个工作弄得,但是他甘愿付出。“接!”那边的吴叔大喊一声, 顿时就有几个人前来驮水泥,他也紧跟随后。吴叔看见他了,“小黎啊,加把劲儿啊”,他点着头诺诺的回答,转身就驮上几大袋水泥。他今天的目标是把水泥从一楼运往五楼,一个上午先运500袋。艰难地走到二楼楼梯口,他就忍不住靠在墙角稍微喘歇一会儿。怕被人看见,还是慢慢的向前移动着。咬着牙上了五层,终于卸下了一身重担。还没喘一口气,就得再接着跑下去,不能有一丝一毫停歇,不然会被扣工钱。而他不能被扣工钱。

运了大有一半了,他准备把这几带扛完后稍稍去喝口水歇息一下。倏的,几滴水滴在他的面上,要下雨了,得赶紧运。虽然加快了脚步,但雨来的更快。淅淅沥沥就下起来,吴叔也在下面催人了,他想使出更大的劲儿,但在一个转弯处,鞋打滑了!背上的泥水袋顺着抛物线的轨迹扔出去,他也倒在地上狠狠的摔了一跤,手脚全擦出了血,但他只感到恐慌、无措,他把吴叔的水泥弄坏了!他要失业了!他不能上学了!人生被自己毁了!脸色霎时苍白,顾不得任何事,他拼命往下跑,嘴里哭喊着“吴叔!吴叔!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吴叔的脸色变得很难看,猩红的烟嘴在伞下保护的很好,吴叔看了眼水泥,对他挥了挥手:“小黎,我的规矩你是知道的。”他的世界崩塌了!他嘴唇抖起来,颤颤巍巍想说什么却发不出声,这才感觉到手和脚的痛。

雨下的是越来越大了,他无神的望着天空,口里喃喃说到:“老师、、、你要我爱护自然,可是,谁来爱我呢?”

责任编辑:陈小青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