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我和成语夜谈天长的百年情缘

发布于:2017-11-12 18:53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李绍锋虑我则他
    成语故事来源:这个成语故事,它是来自某某企业员工到了该下班的时间,回来了一批货,领导让员工加班,因为天快黑了,就听一些员工说:“看不见了,接个灯吧。”这时就听见领导说:“接啥灯呀,天长着哩,看不见吗。”问题是天就是黑了,真的看不见。根据这个实例故事想到了一个成语,这个成语就是夜谈天长。 

    夜谈天长:夜——天黑了,看不清;谈——说话;天长——天亮的时间长。天已经黑了,看不见,却还在说能看见,离天黑还有很长时间的。形容说一些和做一些不合乎逻辑的事情,也就是不切合实际。如果说天要是长了,那还有你在夜里谈论天长的事。虑我则他:为自己考虑也要为别人着想。 

    戏说成语,不知道成语是不是该打破陈年旧规了,据有关资料显示,有部分成语是从一些熟语、俗语中认识而来的,即使是准成语它也是人们从一些事件中总结出来的,是经过人们的熟知和引用。过去古人造一个成语要想使大家都知道哪得需要多少年?用一种最简单的方法来对比,假如一个古人在西安造了一个成语,东京汴梁开封的人如果想知道了解,这得需要多长时间?可以肯定没有人能回答出来,也许得需要十天左右,或许更长。现在呢?不论你是造词或是造句,也许一分钟就能让全中国都知道,三分钟也许全世界都知道。为什么一个词语(成语)依靠先进的网络比书面以及口述要快几十万倍的速度,却还要用过去的眼光来看问题?现在不是有很多东西都在提速吗?成语真的非得是后人而定吗?为什么会是后人而定,那是因为古人造一个成语它当时没有那种先决条件让人们都知道,它要经过一定的时间去让人们知道了解。古人造一个成语如果想让全国人民都知道,也许真的得需要几十年甚至一百年。 

    成语和文物应该是有很大关联的。成语其实也就是文物,我这样说是合情合理的,也是有根有据的。那一座建筑,那一件物品,在当时,在当代,被指认为是文物。如果想要被指认为是文物,那是要经过百年以后的。有很多人也在证实 ,成语也是要经过百年以后的?那要不为什么会有历史典故?没有历史典故的就不叫成语?是有很多人都在这样说。因为夜谈天长虑我则他就是一个例子,因为它没有历史典故,它要等到一百年以后。 

    大量资料显示成语和名人也有很大的效应关系。成语不求甚解和陶渊明有关系;成语叶公好龙和县令有关系;成语磨杵成针和李白有关系;成语一鸣惊人和战国齐威王有关系;成语盲人摸象和国王有关系;成语卧薪尝胆我不说大家都知道和谁有关系;成语光彩夺目和大富豪县令等有关系;成语老马识途和齐桓公有关系;成语安居乐业和李耳有关系等等。成语夜谈天长虑我则他和一个无名之辈有关系,它不能被指认为是成语这也很正常。假如夜谈天长虑我则他是现在成名的名人或孙悟空等等这些人创造,也许会有人承认夜谈天长虑我则他是成语。

      约定俗成:是指某种事物的名称或社会习惯是由广大群众通过长期实践而认定或形成的。这也就是说在不久的将来,夜谈天长虑我则他就一定能成为真正的成语,因为它符合以上因素、条件。约定俗成它得需要一个人去做、去写,如果没有领头的人去把这种事物、名称给写出来,它也就形不成约定俗成。只不过是我把这些给写出来了,即使我不去做,我相信其他人也会去做的。有人会说像这样的词语(成语)已经有了,难道我就不能在重新创新一个吗?要是这样我认为中国的成语就会永远的停止不前,也就不能给后人留下当时的社会发展经过,我只是用一个词语来叙述。是的,我也知道已经有很多新成语问世,但他大多都是由官方推出的。据资料显示还没有记载说某某成语是出自某某个人创造的,只是说和某某人有关联。我坚信夜谈天长虑我则他在不久的将来会让人们记住的,因为这是在教育人们要往好的方面发展的。

    本人认为成语也就是人们所谓的广泛流传的熟语,能被人们所引用,具有一定的特定故事词汇来源,就像夜谈天长虑我则他这两个成语,它如果要是出自古人之手,我相信它一定会是成语,也绝对没有人敢去指责说这两个成语是胡编乱造的。出自我之手这肯定是胡编乱造的,不但是我在说 ,别人也在这样说,我承认这是胡编乱造的,因为它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成语的解释我就不说了,因为别人都比我清楚它的解释。有一句话我必须要说,这句话就是:“成语的界说以及成语词典的收录标准自来异说纷呈,宽严不一,本词典则取从严的一说,只采收严格意义的成语和由谚俗等其他熟语形式转化而成的准成语。”这句话是在我的一本中国成语大辞典书上看到的,从这句话中看出有部分成语是从一些熟语中来的,那也就是说,说的人多了,它也就顺其自然的成为了成语。

   我怎能虑我则他?我不愿夜谈天长。即使我站在思想的边缘,无意中看到快乐的想像,那陷在孤独行程里的艰难,凄然地闭上眼睛,珍藏那没有丝毫的叹息。路途赋予我冷寂,跋涉将使我永不再回头,即使一百年的流逝,每一步都是分分秒秒的奇迹。也许流星划过将不再闪烁,也许平淡过后才是自然洒脱,那种道不出欣喜的滋味,虑我则他,夜谈天长。那种痴迷的向往,那种渴盼的目光,却不能和我相遇。我已无力承受那一百年的流逝,即使坚强我也会背叛失落的微笑。我不愿带着夜谈天长走进一百年以后,我只想让虑我则他扬帆起航,紧随着唯一的欣慰一同快乐飞翔。也许真的要等到一百年以后,一百年以后夜谈天长虑我则他,才会扎根结果。一百年以后,我不想祈求什么?我只想让您,多一点虑我则他,少一点夜谈天长。
责任编辑:陈小青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