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两个人的山河岁月

发布于:2017-09-24 10:42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暗伤
         我知道,这世间必有一种关系,以最单纯最干净的状态,以植物般的姿势,张扬而肆意的存在着。 L,就像你和我。
       当我写到这里,仿佛看见你高扬着下巴,对着我一脸的不屑:“切,又来了!”但我毫不在意,心里依旧盈满了夏阳般的温暖。
       时间回到很多年前,大概是十岁的光景。在通往地苏小学的小路旁,有一个卖酸萝卜摊子,我坐在摊边的小凳子上,手拿小木签扎着萝卜酸,一条一条的往嘴巴里送,“很酸吧?”你站在我身边问。“酸。”我一边答, 一边还砸吧着嘴。顺手把一条往你的嘴里送。“呀,呸呸呸!”萝卜条刚到你的嘴里,便被吐了出来,“这么酸,你居然还花钱吃?”你一脸的不解。
     时隔多年后,你还会经常的跟别人这么说我:“你们知道吗?当年丫就是因为天天去大妈那里吃酸萝卜,后来居然认大妈做干妈了。”L,如今,夜深忽梦少年事。挥之不去,依旧是那件小小的萝卜酸摊,还有你看着我吃萝卜酸时一脸不解的表情。
    上中学时,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帮你磕瓜子,一颗一颗的磕,接着用一个小的果冻盒子来装,当装满时,你一把拿过去,全都倒进了嘴巴里。然后你伸过胳膊,让我帮你挤上边长的青春痘。
    每到课外活动时间,我们就看幽默漫画,通常都是两个人埋头一起看,我一边看一边哈哈大笑,你则抬眼莫名其妙的看着我笑。等我笑完之后,再跟你解说漫画的意思,这时你才后知后觉的放声大笑,我又再陪你再大笑一次。
     L,这些许久以前的事情,我本以为忘记了,它们却又忽然又扑面而来,而且声势浩大,细节脉络如此清晰。
还记得十五六岁的年纪,那时我在巴马读书,你也在南宁读书。有一天晚上,我走进教室,居然发现你就坐在我的座位上。L,你可知道那一刻,我的惊吓远远大于惊喜,因为我认为这是遇到了你的死魂灵了。要知道,那时从南宁到巴马,是整整八个小时的颠簸路程,而且你为此还逃了三天的课。
     L,一直以来,你总是这样,无论做什么决定,都不会事先跟我商量,总是说回来时人就已经在楼下了,说走时我刚转头,就只能看到你车子的尾烟了。
    而我,又何尝不是一个来去如风的人呢!
     所以,这么多年来,两个同样不喜欢束缚的灵魂,相伴着走过了不少的旅程。
我们曾经在深冬的凌晨一点抵达在南昌市寂静无人的街头;在去往庐山路上,四十八道弯弯的山路把我给晕得半死不活,好不容易挨到了山顶,我刚缓过来,却又被那响彻云霄的乌鸦叫声给吓得腿脚发软。你一路上拉着我,还时不时的大声斥责着:“真不知道世上怎么会有你这种傻瓜,如果你是我的员工,早被我一脚踹出门了!”被你说烦了,腿软的人也开始反击:“我宁可在这里被天葬,让乌鸦吃掉,也不要做你的员工,做你员工的人都是傻瓜,是倒了八辈子大霉的人,这才会受你的欺压!”
      你一愣,忽然展颜笑了:“错,只有有真本事的人才配得上跟我打工,我的公司向来是女人当男人来使,男人当畜生来使。傻瓜还真不配呢!”继而又认真的补充“若是你真的来投靠我,我公司里确实没有你能胜任的职位,但我可以养你个一年半载的!L,我记得那年我们是在南昌市过的圣诞节!百盛门口真人扮演的圣诞老人摇晃着身体跟我们合影。你为我买了一根哈根达斯冰淇淋。
前天偶然看到当年我们在庐山时的相片,高高山巅上相拥而立的两个女孩白衣蓝裙,眼神干净。
      L,还记得那一年春节吗?在南宁火车站,我送你上车,里边人山人海,本来我只想帮你提东西上去,可是却被人群挤上了车,车开了,我出不来了。只好跟着列车坐到了礼堂站,这才下得车来,独自一个人又买了回南宁的火车票。
这件事后来成了我们朋友圈里人尽皆知的笑话。
      前阵子在临川,我们在一个叫“禅茶”的店里临窗而坐,你突然发问:“丫,寺庙里住的还习惯吗?你可怪我?”,我狐疑的打量了着你,在幽暗的灯光下,我看不出你脸上的表情。只好朝你谄媚的笑:“没啊,感谢大人您为我指引了一条光明大道,其它的先不说,  是我身上的肥肉就甩掉十几斤!”
      可是你却突然暴躁起来,一脸的厌恶:“别弄这市侩嘴脸出来,让人看着恶心!”你恶心?我还受够了呢!
      在此后的半个多小时里,两个人都僵着脸互不搭理,空气似乎也凝固了。从茶房出来的时候,小城的街道昏暗,你掏出车钥匙开车门,开不了。你又试了几次,还是开不了。“烂车!”你低声咒骂了起来,用脚狠狠的踢向车门。
“我们的车牌后面数字是三个八。”我后知后觉的小声提醒。两个人一看,果然不是我们的车,不过跟我们的车是同款罢了。
    “不好,快跑!”你扯着我撒腿就跑,等找到我们的车时,两个人累得气都喘不过来了。
    在车上的时候,你破天荒的给我看你的微信,“每天至少有三个以上的女孩加我的通讯录,而且还都是女学生的多,你知道为什么吗?”你自顾自的说,“因为我的手机后面号码是四个八,我车子的车牌后面是三个八。都在相册里晒着,谁会想到晒着名车且能弄到这些号码的会是一个女人呢,她们都把我当成一个有钱的男人了。”我知道你最恨的就是诸如此类卖笑的寄生虫了,“心情好时,我会直接拒绝。心情不好时会加一两个,直接把她们臭骂一顿!”你的语调是云淡风轻,可却听得我一脸愤愤不平:“其实你完全可以静下心来劝导她们,她们会迷途知返的!”你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似笑非笑:“你放心,他们会迅速的加下一个男人的。看你刚才在茶楼的那番表演!就很有她们的风采啊!
    “L,我恨你!”我说。
     抵达下一站桂林时,已经是晚上的九点多钟了。为了能让我烧一柱香,你开着车在桂林市区又转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终于找到那座叫仁能寺的寺庙,可是守门的却说下班了,“今天是农历初一,你就通融我们五分钟吧,就五分钟,让她进去上一柱香!”L,从来没想到一向骄傲如你,居然也会以如此低声下气的口气去乞求别人。
    “不用啦,还是不去了。”我扯着你的衣襟小声的说。可是你却甩开了我的手,一遍又一遍的跟门卫交涉。终于我们可以进去了,在我顶礼上香的时候,站在我身边一直沉默无言的你,突然伸过手来,帮我整了一下双肩包的背带,柔声说道:“一定要平安!”
这个意外的举动让我吃了一吓,待我惊疑的转过头去时,却看到你已经走到大门口,下巴上扬着一脸的嫌弃:“快点,别磨磨蹭蹭的!”
     L,如今打开这些时光里的月光宝盒,看到的这些往事是的那样清凉潋滟,清远深美。那一幕情景扎根于我的心中,即便再过多少年,也会依然如故。
前几日清晨,在你的家里。你着一身正装,敲我房间的门。随后丢进来一只鞋盒,漫不经心的说:“我要去公司了。这鞋子,我穿了太短,你那脚趾甲一时半会是长不出来的,还是先穿这布鞋好了。不过你喜欢就穿,不喜欢就丢掉。”我把鞋盒放在地板上,关上门继续练我的瑜伽。才没过一会儿,门又响了,你以一贯高姿态又丢进来一个大背包和一只方形的长盒子,“这里还有一个旅行包和一只保温杯,以后要是短途出门,拿个背包就好了,犯不着拉你那烂皮箱!”说完你便一脸嫌弃的离开了。
    我跳下床,把那些盒子通通打开:浅蓝色的布鞋,粉色的背包,石榴红的保温杯。当我看到布鞋和背包上的阿迪达标志时,故意把门打开一条缝,阴阳怪气的放大音量:“哎呀,原来是阿迪达呀,我还以为是lv的呢!”“不喜欢大可以扔进垃圾桶去!”客厅方向恶狠狠的声音传来,随即是重重的关门声。
     我捂着嘴巴“嗤嗤”的笑了。
      你怎么会错买?先不说你我鞋子三十六码和三十八码之间的区别,单单是背包的颜色,我就知道是为我买的。你可不喜欢这些艳丽的颜色。
为什么你总是要这样?
      L,也许是因为你我在骨子里,始终都是一样张扬而骄傲的人!任何没有自尊的讨好和敷衍,我们都不屑一顾。
     “愿千年之后,世间覆满冰雪,仍能灵魂相约!”
     因为懂得,所以珍贵!
     L,感谢你见证了我的少年和青年时代。也请你,一定不要错过我以后的中年和老年时光!
     可好?

责任编辑:陈小青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