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相遇成诗

发布于:2017-08-10 17:03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冬镜
  潮州,亚热带季风,桃红柳绿,草长莺飞,又到了莘莘学子寻梦的季节。余华说:“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迷路者,我们都是按照自己认定的道路寻找方向。”我突然发现我之所以来到潮州,读了三年韩师,都是命中注定,我突然发现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就像世界之窗是世界的浓缩一样,逛一遍牌坊街就可以了解潮州的古韵了。金漆木雕、缤纷花灯、精珍陶瓷,抽纱刺绣在这片纯净的古土中安于乡土,就像这座城市一样,如一方沉默的古砚,被岁月研磨,在韩江水中缓缓荡漾,跌宕出一幅独韵的潮州古城图,而这墨色的流淌,注定了潮州拥有一份永恒,一份天长地久。
 
  走进牌坊街,随处可见的是生意人家屋檐房下的锥空式雕栏门窗,隔而不隔,界而未界,四扇、八扇、十二扇都有,空间的相互转换,用于潮州生活中,既有匠心独运的味道,更有雅俗共赏的情趣。摄影家也挺喜欢这些门窗,在光与色的结合下随手一拍,自成美图。
 
  再往前走,开元寺大而平滑的屏墙上,大片浮雕乍现予眼前,仔细一看,水泊梁山的好汉栩栩如生,竟蕴含着特有的起伏和立体感,似自然而非自然,似艺术而非艺术的抽象性和艺术性的结合使得绿林好汉的侠肝义胆和兄弟情怀更真切起来,就像历史的镜头,瞬间走过千年,时间静止,山影里,出现远古的战士,挽着骏马,路在周围消失,在豪迈与风流中,他们变成了浮雕,变成纷纭的故事。
 
  缓缓前行,脚步不由地停在了“潮绣世家”的门坊前,令我诧异的是,刺绣的竟然有男子,男子身后的绣品构图饱满、针法繁多、粗犷雄浑、大气自然、宛若天成,原来女子精于绣工,男子亦如是。他们倚首刺绣前,捻线,细线如丝发,绣花生香,穿插蟠叠。看他们陶醉于古与今交织的这抹惬意之中,不忍心叨扰,我便退了出来。
 
  耳畔传来周杰伦的歌:“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低回婉转处,看到了潮州陶瓷,潮州青花瓷的美丽不仅在于外表,也在于它细致的烧制工艺,一笔多划,多层次而不乱,多勾勒而整齐,多粗犷而流畅,远瞧鱼龙神采飞扬,麒麟鸳鸯腾云驾雾,边缘多色却不失雅典与冷艳,复杂中却不失高贵与明丽,细纹中却不失光泽与细致,坚毅之中更有温柔之味。无故想起:“白瓷流光篆青花,遥望今年思无邪。”
 
  街上茶店里,于瓦屋窗下,清泉绿茶,有素雅的陶瓷茶具,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尘梦。
 
  我想,如果是雨来,这里一定很美,烟濛濛,雨濛濛,夹杂着低垂的陌柳,点缀成一湾江南的史华。或许,在曲径通幽处,我穿着一身土布,打马入城墙,可否能遇到那眉若远黛,穿着淡花晕染而成的青衣的撑着油纸伞的丁香姑娘?浅浅淡淡轻俏,淅淅沥沥细雨,轻轻踩过小水窝,溅出朵朵小花,缓缓伸出素手,拾起滴滴雨落,听着纸伞上传来三三两两细细密密的敲击声,静静的走在青石板上,穿过古老的砖瓦也是极其有诗意的。
 
  潮州,一个需要细嚼慢咽的温柔乡,但潮州的柔不是柔弱的柔,却是柔韧的柔,更是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的柔,就像他们素喜的梅花的风姿——落地不碎,落水不沉。
 
  就像昆曲里唱的:“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与潮州相遇,是一场美丽的梦,美丽的梦和美丽的诗一样,前世今生的约定,骤然到达眼中,化作稠密的温润,沿着视角线脉,进入有些干涸的心。我爱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责任编辑:董静宜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