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游景观河

发布于:2017-08-08 08:56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芷如
  景观河是市政府前年修的一条有绿化林荫的河道,是引天山的融水来建造的一项民生工程,河道很长,从市南的火车站一直延伸到大学的前方,两旁绿树鲜花环绕,景色十分美丽。
 
  小径上的路灯是美观的,并且一路看下去风格各异,有的灯饰造型古朴,有的让人联想起上海老式路灯,上海这个地名,令我联想起很多,40年代的新海派作家,又如有关对他们小说的一些支零破碎的记忆,徐訏的《赌窟里的花魂》,到底谁救赎了谁,构思很显巧妙,《盲恋》以一位复明女子的自杀而终结了人对于精神的美与肉体的美的矛盾心理的探究。张爱玲的《倾城之恋》中,步步为营的白流苏初到香港,下了轮船,感慨在这座陌生的城市,就是摔倒也比别处痛些。巴尔顿道山坡的公寓里日夜炮弹吱呦呦地响,白流苏终于等来了范柳原。劫后的香港,暗生的是一种平凡的情愫。这一个传奇也得到了完美的收场。当代海派文学,王安忆《长恨歌》上海的弄堂有着很多气息,柴米油盐的味道,是亲切的,嘈嘈切切的私语,是隐秘的。直到弄堂渐渐退出历史舞台,上海的公寓房中迎来了第一批自杀的人,文革中受到无辜波动的陈先生。邬桥的外婆看着从上海回来的王琦瑶说这孩子的头没有开好,开头错了,再拗过来就难了。《好婆和李同志》展现了上海人和外乡来上海的人的关系,是富于人情味的。我想,灯盏里这些痕迹大概与上海知青支边的岁月有关吧。
 
  草丛中散落着栩栩如生的动物小雕塑,大多漆着彩漆,十分生动,有警惕机灵的小松鼠形象,有憨态可掬的熊猫形象,它正抱着一丛绿竹,津津有味地品尝着。小时,听过一则故事,有只猎犬守护着一个婴儿,与狼搏斗,浑身是血,主人回家后,误以为是猎犬咬死了婴儿,就击毙了它。使人听了大为唏嘘。我家原有一只小狸猫,有天在墙头晒太阳,邻里都是一群野孩子,看见有两只猫,都主动攻击我的猫儿,我误把它拨了下来,它一点也没有生气。对我依然如故。
 
  行道两旁,花木扶疏,有不知名的小蓝花和小白花,也有大朵的月季。从远处看,呈现出大片大片不同的颜色,块与块间有高有低,错落有致,有的斜逸出几朵花枝,疏落得飘逸,有的层层叠叠,铺展的很是朴实。
 
  电影《鲁冰花》中,鲁冰花也是种小小的花,它种在茶树周围,死后化作绿肥,被视为母爱的象征。古阿明家那片茶园,天刚光光亮,父子三人,捉着茶虫。茶虫破坏的特写过后,画面渐渐淡出,留下一片夏虫的唧唧。
 
  水的动态也是不一的,有的流过平坦开阔的所在,有的流过高低错落的地方,形成小小瀑布,有的环绕小桥、山石,静静地奔向远方。
 
  远方,或许有你期待的东西,《印度之行》,对印度充满热情的阿德拉,在经历了马拉巴山洞远游,一次骚扰事件,激发了两个种族积深的矛盾。远方就这样成为了远方,你永远无法勉力抵达。
 
  前方是海盗船,瀚海戈壁是这么渴望风景。海盗,一种古老的犯罪职业,把它搬来多少有点不适合,与这年青城市的屯垦创业的艰苦历史也毫无关系。有人改造了他,选取了我国历史上航海事业的巅峰时期,那一个响亮的名字——郑和号。那扬帆万里的气势,与屯垦戍边那段岁月的壮志与豪迈气魄暗暗契合。
 
  行人们三三两两,或是小跑健身,或是漫步徜徉,老人们带了孙子孙女,走累了,就坐在椅间休息,人们也可以不用穿过马路,从路桥底下的通道通过,隔开马路的喧阗,浏览景观河的又一段风景,这样,景观河连缀成一个整体,给人一个整体的感观,顺着宽阔的步道,你可以看到那艘浅滩上的郑和号,那片小水域上五彩的小风车。水面上结实的木质浮桥使人和这片水环境亲近起来,这种构思是十分细致的。
 
  景观河在市开发区,这里消费是有些高的,最近,地产商又开发了澜园购房项目,好在,建城以来,城市的亮点是越来越多,即便是城镇结合地带,也有公园和成片的绿化,人们对生活的满意度在逐年提升。和暖的阳光下,一切都汇成一首欢歌。
责任编辑:董静宜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