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2017年高考后的第二天

发布于:2017-06-27 19:29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董建华


  高考结束后的第二天清晨,我们高三数学备课组一行十一人,在年级主任郑军的组织下,站在校门口刚刚送别了执教三年的学生,转身又踏上了前往水田坝乡稠木树村的扶贫之路,突然,一阵阵冷风吹过之后,大雨马上如瀑布般的倾斜而至。

  “前面遇车祸,道路被阻塞!”,周老师还没念完手机中的信息,120和清除路面障碍物的车开始嚎叫着从我们身边呼啸而去。

  郑青松老师是位年轻而又稳重的司机,他紧握方向盘、神色凝重的、小心翼翼的驾驶着自己的“爱车”向前滑动,千防备万小心,没想到“爱车”侧面还是被潜伏在路面积水中的石头深深的“吻”了一口。

  李道武老师的车开得更艰难,他车上坐着两位特殊的“女嘉宾”:高三毕业班班主任宋英老师,这段时间,为了安抚学生,指导学生复习备考,她已经连续好几个月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这名身材苗条的“女汉子”早已因为“高考压力”而被拖得疲惫不堪了,数学教研组长周海燕老师身体本来就虚弱,两位年轻貌美的女士一左一右坐在后排座位两边,没让李老师感到“荣幸”,更多的是为她们的身体操心,因为她们上车后不久,“收腹、挺胸、张口、哇哇!”四个动作在左右两边此起彼伏,几乎没有间断过。

  上天关爱着我们这群高三教师,下车之后,滂沱大雨早已逃之夭夭,迎接我们的是刚刚毕业的一名高三学子和两名驻村干部,他们匆匆赶来,在我们休整了几分钟之后,为了节省时间,开始指导我们走村串户。

  刘长青老师来自江汉平原,大学刚毕业,下车之后,村妇女主任就指着一座大山的山顶对她说:“你的扶贫户住在那儿!”我们顺着她指引的方向望去,翠绿覆盖着大山,山顶白雾云绕,村妇女主任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在那和天空白云相连的地方,住着几户人家,那里不通公路,完全靠步行,我们没有时间陪你去了,你们自己去吧!”

  我们沿着弯弯曲曲的小道朝上攀沿,沿路还有村民主动和我们交谈,畅谈我们学校考取了多少学生,培养了多少人才,对我们这些来自秭归二中的老师充满着佩服和好感,一位村民对我们说:“上去还有一段狭窄的公路,如果你们不嫌弃,我可以用三轮车帮你们送一程!”

  这是求之不得的事情,三轮车载着我们三位老师和一位高三学生在凸凹不平的田间公路颠簸,我们死死抓住三轮车车厢挡板,在车上呆了不到五分钟,却像度过了好几小时,一路用力过猛,汗水早已浸透了我们的衬衫。

  突然,三轮车撕声裂肺地吼叫起来,司机在前面大声喊道:“你们快跳车!”

  郑军眼疾手快,从车上跳下来,用肩膀死死地抵住三轮车的退路,轮子在地上空转了几圈之后,又开始“突突突”地启程了,行驶到一块平地上,司机停下车,松了一口气,对我们说:“没想到郑老师推车还是挺有经验的,都下来休息会儿,太危险了,歇口气!”

  “我老家也是山上的,以前这种情况司空见惯,有临时处置的经验,前面的路越来越陡,路况越来越差,继续开车不安全,感谢你送了我们一程,剩下的路我们自己徒步走过去!”郑军对司机感谢道。

  走了几个小时后,又遇到一户人家,家里住着一位老人,我们说明来意,他说:“沿着我屋后小路上山,可以径直到他们家门口,我离他们家算是最近的一户了,却将近十年没有上去过了,你们能爬上去吗?”

  “慢慢爬呗!”刘老师答道。

  “如果真要上去,慢慢爬不行,要快点爬,天色不早了!”

  记得有一句诗:“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我们在山下时,红透了的枇杷挂在树上,惹人嘴馋,但山上的枇杷还带着几分青涩,白云围绕着我们,放眼望去,四周一片云海,我们站在云上了,“仙境呀,可惜我累得没有心情去欣赏它了!”刘老师喘着气说道。

  山上气温急剧降低,微风轻轻地吹拂着我们的衣服,身上的衣服湿得快,干得也快,湿了又干,干了又湿,当我们站在云海中,寻找去路时,“汪、汪、汪”,阵阵狗叫声打破了山中的林静。

  “花花,回来!”我们听到了人的声音。

  狗在前面引路,我们沿着小道,来到一个院子,看到门前站着两位穿着朴素的老人,其中一位老人自我介绍:“我是这个组的组长,这里住着十几户人家,现在大都打工去了,在家里的,只有两三户,五六个人!”

  我们在组长的带领下,来到刘老师帮扶的农户老王家中,他对我们说:“家里现在只有两口人了,我和老母亲,母亲身体不好,躺在床上,女儿在外早已成家,妻子在外打工,她们好几年没有回来了!”

  谈到帮扶脱贫,老王说:“我们贫困的主要原因就是交通不便,你们来一趟真不容易呀!我女儿的岁数比刘老师还大,有一次,她走时对我说:‘我们回来一趟太不不容易了,腿发抖,心发凉,回去后腰酸背痛好几天才会好,如果公路不通,不到万不得已,你不要打电话请我们回来!’”

  谈到扶贫项目,老王说:“山下的物资运不上来,山上的农产品运不下去,更谈不上发展产业,我们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和外界几乎没有联系,一年也难得下几趟山,家里几年也没没来过亲戚了,你们翻山越岭能来看我们一趟,比我亲戚还亲!”

  .....。我们促膝而谈,屋内光线昏暗得已经看不清彼此的脸庞了,我们要下山了,山下还有几名老师在焦急的等待着我们。

  走了一段路程,发现老王还跟在我们后面,郑军大声喊道:“天黑了,您别送了,回去吧!”

  “天黑了,还让你们回去,不送你们,我心里过意不去呀!”

  下山时,刘老师杵着拐杖,寸步难行,郑军每走一步,都要转身用脚抵住路面,对刘老师说:“路太滑,你站立不稳,就踩到我脚上,等站稳后,我们再继续朝下走!”

  老王还在后面紧紧地跟着,刘老师喘着气对他说:“叔叔,您回去吧,别送我们了!”

  没想到老王却哽咽道:“这么黑的天,还让你们回去,我心里不好受!”

  “没什么?过段时间,我们还会来看望你们的!”刘老师安慰老王道。

  “别来了,来了我心里要难受好几天,再说,在这山里来来去去,也不安全!”老王继续跟着我们。

  ......

  听了他们的对话,《十送红军》这首歌突然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我好想放声歌唱这首歌。

  郑军说:“每个人的手机不能同时打开,每次只打开一个手机,遇到平坦一点的路,要赶快将手机关了,节约用电,否则,我们就摸不下山了!”

  上山难,下山更难,两腿边走边发抖,我们每个人手中都握着一根竹竿,即可当拐杖,更重要的是担心路上遇到蛇虫之类的东西。

  小路两边的树林将天空遮挡得严严实实的,偶尔有毛毛虫从树上掉到我们身上,在我们衣服上爬得让我们瑟瑟发抖,全身发痒,树林中猫头鹰地鸣叫声、斑鸠的咕咕声,在夜色中显得更加恐怖,“你们不要怕,我们还望着你们!”每隔一会儿,远远的还能听到老王地喊叫。

  我们终于踏上了刚刚用水泥铺过的路面,路面在悠悠黑山中亮得特别耀眼,我们绷紧的心弦终于放松了,沿路听到了蛙声一片,“妈呀!这是什么?”听到刘老师的惊叫,郑军打开手机,借着手机微弱的亮光,看见了一只被刘老师踩死的癞蛤蟆!“我今天过得真是胆战心惊......。”

  刘老师的话还没说话,她的手机响了,是她爸爸打来的电话,刘老师在电话中对他爸爸说:“我还在上课呢!”说罢就关了电话,她对我们说:“我如果说现在还在山上摸黑走路,我老爸、老妈今晚可睡不着觉了,明天一定会乘车过来看望我的!”

  此时,我看看了时间,是夜晚九点四十七分!

  

责任编辑:池墨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