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发布于:2017-06-07 21:09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大海的一滴水
  父亲的母羊生产了,很不错,一下子就产了四只小羊羔。全家人很高兴,可惜的是有一只小羊羔比较弱小,直到第二天才蹒跚的走路。父亲对它格外照顾,专门到奶粉店买了过期的婴儿奶粉喂它。
 
  老羊的孩子多,奶水自然显得少。没有几天老羊变瘦了许多。屁股上的骨头和肋骨渐渐显露出来,毛色也杂乱的失去些光泽。
 
  小羊们一天天长大,蹦的欢,需要的奶水也自然多起来。有时候几只小羊都跑到老羊跟前吃奶,老羊就显得极不耐烦,用脚踢他的孩子们。特别是那只最弱小的羊羔,似乎老羊特别的不喜欢,有时候即使没有其他羊羔吃奶,它最弱小的孩子一旦咬住它的奶头,老羊就会用脚一蹬,把小羊蹬得远远地。小羊羔也不识趣,总会慢慢的转了身来,再咬住它妈的奶。它的妈妈就会发起火来,调转身子,用弯弯的角一顶,小羊就“咩”的一声被甩到一边。
 
  老羊这么不喜欢它的这个孩子,是不是小羊吃奶粉的缘故呢?我们是这样想的。
 
  小羊们渐渐会吃草了,父亲对我们说:“没事了,小羊都可以活下去了。”我们觉得也是,除了有限的奶水外,青草是无限的。
 
  小羊们满月了,看起来挺壮实,只有那只喝奶粉的最弱小的看起来有些与众不同。好在满月了。
 
  天有不测风云,那只最弱小的羊羔开始拉稀。尾巴上糊满了黑乎乎的大便。我们买了止泻药,效果不是很理想。没几天,它走路都有些笨拙了。
 
  那天下午,那只最弱小的羊羔看到它的兄弟们都没有吃奶,便独自一个走到妈妈身边。刚刚吸住奶头。老羊便突然转身,用它弯弯的角用力一顶,小羊被高高的抛起,然后跌落,然后“咩咩咩……”的叫。只是小羊没有站起来,再也没有站起来,只是躺在地上咩咩咩的叫。
 
  我们都跑了过去,它躺在那里,眨着眼,想努力的站起来,徒劳的伸着腿。
 
  老羊还是老样子,站在那里吃草。小羊的兄弟姐妹也还是老样子,胡乱的蹦着玩耍。
 
  “小羊要死了,”我说。其他人也这么认为。
 
  我最小的侄女,只有不到四岁的侄女抱住我的腿哭了:“羊羊死了,羊羊死了。”我们都劝她。它一会儿抱住这个人的腿,一会儿抱住那个人的腿。嘴里就这一句话“羊羊死了羊羊死了”脸上就流着两行泪,似乎不停息的两行泪。
 
  直到我们把死了的小羊扔掉,并编到了一个借口对她讲:“羊羊吃了药病好了,它现在去它外婆家了。”不到四岁的侄女就慢慢不哭了。她对每一个人都:“说我们的羊羊去它外婆家了。”
 
  闲来无事,流水账似的记下了上面的文字。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
责任编辑:池墨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