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夜深随记

发布于:2017-06-02 06:43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曾依阳

  人生,是一场穷游。有人高傲,有人幸运,也有无奈与卑微。高傲者,独行一生。幸运者,相携探景。无奈者,随遇而安。卑微者,泣泪匐行。高傲的人,须有超高的智商。幸运的人,须有善良的品行。很多人做不到纯善纯美,没有得天独厚,故只能得到无奈与卑微。

  无奈与卑微,亦同亦不同。

  无奈的人,还可以挣扎,也可以假装高傲与幸福。但却始终无奈。卑微的人,发自内心。何以更改。

  有个独行者,起初,她只是独行,却也随遇而安。独行路上形形色色,便也有苦,更多无奈。独行许久,人累心也累。女人都是傻的,天真的,谁对她好,她便爱谁。受过太多苦,她把爱谁当做了幸运。殊不知,对一个人好是可以假装的。在她欢天喜地时,一盆冷水告诉她,她只是拾了弃荒。天昏地暗,有累,有泪。更多不甘。因为不甘,因为对幸运的奢望,她没有放弃。于是,从此卑微。可她不知道的事,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从来不会是因为对方对他好,而是因为他觉得她好。越是不甘,越是有奢求,便越是卑微。卑微到除了对他好,一无所知,一无所有。卑微到所有人都劝她,反正你不甘心,反正你奢求安稳,那你只能更卑微。以后连情绪都不要有,像摇尾乞怜的仆人对待无上的神祗。只遵命,不问,不反驳。无需理解,只管听话。可以,这都可以。但至少,她以为,一心只一人。对自己人好,无不可。但是,最后。神祗已有神后。即使他已被抛弃。但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卑微换来的是看不起与不屑。所以,咎由自取。

责任编辑:胡俊月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