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一部开启人生格局的好书——何常在大型长篇系列小说《问鼎》小说

发布于:2016-02-06 08:48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闻明刚

  我是在机场书店购得这部小说的。

  本意消磨飞行途中的无聊时间,好了,一部《问鼎》让我疲意顿无,爱不释手。《问鼎》系列随即“侵占“了我更多休息时间。一次,竟然读至凌晨五点尚不舍掩卷。看过很多小说,从来没有一部作品能对我产生如此粘性,而《问鼎》例外。

  在阅读《问鼎》过程中,读者往往有这样一种感觉,尽管小说行文流畅,却根本无法做到快读(不像有些小说,看了上文就知晓下文)。原因是作家的小说语言少有虚句,思维异常缜密,且处处显现智慧机锋,让人不舍快进。小说不同于影视作品,尽管影视语言有其特色之处,但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往往是以文字表现形式的小说,而非影视。作家何常在的成功之处,就是能借助黑白文字来建立一种印象思维,引领读者进入一种奇妙的斑斓世界,从而实现其个人价值观的有效传导。

  文学作品的艺术成就取决于作家本人的创作水准和智慧程度。《问鼎》尽管是一套通俗读物,但其审视社会立足的高度和思考人生的切入的深度是一般小说难以企及的。读《问鼎》识人生、丰阅历、得智慧、开格局。

  “短篇小说是写一个场景,中篇小说是写一个故事,长篇小说是讲一群人的命运”(雷达)。如何让“一群人”各具个性并相互关联地鲜活在作家搭建的时空舞台上对话,这绝对不是建造一个精致亭榭那么简单,而是要有营造故宫和金字塔那样浩大工程的如椽手笔。创作长篇小说不仅需要勇气和胆略,更需要丰实的文化底蕴和超强的语言技能。

  长篇小说不是事件和字数的累加,文中所有的人物和事件都是围绕一股无形的气脉在走动,千万条线都是被作家“捏”在手中的。作家胸中须有一种大气象,艺术上须有一种大营造。显然,作家何常在胸中具备这样一种大气象,大型长篇系列小说《问鼎》(一套七部、350万字)堪称一种大营造。

  一部小说首先要好看、好玩,才能抓住读者,所谓具有可读性。目前我国每年出版的长篇小说近万部,作为一种商品(图书也是商品,需要读者花钱购买),在时间金贵、阅读挑剔的读者面前,如缺乏卖点,是很难进入其视线的。

  好看,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小说讲述的故事本身要有新鲜感和吸引力(包括具有猎奇性)。在我国,官场一直是普通百姓无法近窥、神秘莫测的名利场,也是刀光剑影、相互倾扎的角斗场。习李新政,倾力反腐,举国欢腾。但民众更希望追根溯源,了解官场内幕。因之时事背景,全景式反映官场斗争的《问鼎》可谓得天时地利人和,顺时而生,影响力空前(销售排名稳居榜首、网络点击量超1.5亿次),一度成为时下习惯消费快餐文化读者的手捧读物,尤其成为很多公务员争相传阅的官场升迁“教科书”。其实,官场小说并不鲜见,但该书较之前的《国画》(王跃文)、《苍天在上》(陆天明)、《国家干部》(张平)、《人间正道》(周梅森)、《驻京办主任》(王晓方)等官场小说确有独特之处。在阐述内容来上,官场小说分为“反腐”和“权谋”两类。如果说,《国画》、《驻京办主任》等讲述的是一城一池的局部官场故事,《问鼎》则涉及到跨时间(从21世纪初国家产业结构调整至今)、跨区域(从区、县级到省、市级)、跨职位(从科员到省部级干部)、跨业界(从政界到商界)、跨类别(从官场到情场)、跨年龄(从青年到中老年)等全方位、全景式展示,可谓鸿篇巨著、大开大阖、巨细不拘、舒畅讲述。

  事实上,在微信文学已占据读者更多碎片时间的当下,长篇小说如不能突出其内容的功效性(小说的功效分为群娱功效和社会教化功效),是无法留住读者的。该书广告称,《问鼎》为“史上最权威公务员知识库小说,囊括官场平衡术、阳谋、斗争技巧、升迁密码等终极为官艺术”。尽管广告有美誉之嫌,但作家大胆讲述官场升迁秘笈、官场行事规则确实让人眼界大开、拍案叫绝。有人戏称,通读《问鼎》,即可熟稔为官之道,看来此言不虚(我一官场朋友读过此书,直呼过瘾)。《问鼎》讲述为官之道的实用性是显然的,也是小说的重大亮点。

  譬如:“身在官场,关键要学会借力打力,借势上势,为自己打开局面。局面一开,各方势力自然争相为我所用”;“有时候必须选择一种表面的妥协,采取迂回之计,看似退让,其实以退为进,合理的退让,是为了储蓄力量卷土重来”;“官场上最好以阳谋为主,阴谋能少用则少用,一切以实力说话”;“不给领导添乱,不向领导乱发问,永远是为官之道的第一要点”;“在官场上,有两种人难成大事,一种是天天喊口号表忠心。一种是认死理,只知道埋头做事,不知道处好人际关系。这两种人,前者是伪君子,后者是死心眼儿“;“当今社会,谁也无法做到官清如水,更不可能做到举世皆浊我独清,只能是与光同尘,否则想要施展心中抱负绝无可能”;“人事的意思就是先做人后做事,也可理解为,先琢磨人后琢磨事。因为事情都是人在做,连人都琢磨不透,如何成事?”;“官场上当然是步步为营,但也不必将黑白划分得清清楚楚。很多时候,黑白之间,还有一个缓冲地带”;“首先要有机遇和耐心,其次还要保持一颗公正之心。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原则不能丢,就算做不到绝对公正,也不能有太明显偏向,否则无法服众。最后,还要有敢于独上一把的勇气。”……

  书中很多为官秘笈理论,可谓字字珠玑,句句经典,颇具落地性。

  《问鼎》虽然主述官场权谋话题,但涉及到很多民生热点和商业运营范例也是读者热切关注的兴趣点之一。譬如产业结构调整、旅游开发、旧城改造、招商引资、地产运作等。尽管小说是叙述已经发生的故事,但对作家而言,叙述绝不是简单重复故事发生经过,而是要在叙述过程中加注自己的独特思维和观点,包括解决实际问题的方法和手段。例如,夏想(小说主人公)为引进外资,和美国柯达集团谈判过程中显现的过人智慧和超强手腕让人震惊和钦佩。事实上,不论事件真实与否,将其假借为国际商业谈判范例一用实不为过。

  内容为王,功效为王,是《问鼎》火爆书市的重要原因之一。

  其次,小说好看的另一面是指要有阅读趣味,有生活情趣,事儿好玩。词典实用,但无阅读趣味。《问鼎》信息量巨大,涉及事件、人物众多。作家以主人公夏想为人物主线,以夏想随某领导到某县任职政府秘书为事件起点依序展开叙述。大学毕业的未婚小伙夏想聪明机智(为官场争斗打下伏笔)、帅气俊朗(为与众多女性的情感纠葛创造可能)。有这两个特点,小说事儿就多了,也就好玩了。小说要想吸引读者,尤其长篇小说,首先要有愉悦眼球的阅读场景,最终实现功效传达。就像超市为吸引顾客,还要在超市内设置休息座椅和儿童摇摇车等附属实施,实现轻松购物。小说中涉及的曹舒黛、连若菡、肖佳、梅晓琳、古玉等貌美超群、清新可人、各具个性的众多女性,与夏想发生不同程度的情感关系,为小说的欢快阅读创建了五彩斑斓、活色生香的功效场景。

  《问鼎》的小说语境也非常生活化,且贴近时尚,给人以清新扑面之感。很多词句的运用玲珑逗趣、意味特别,常让人忍俊不禁。例如,夏想爱称妻子曹舒黛为“小丫头”。连若菡嗔怪情人夏想是“小坏人”。省委书记叶石生为避见省委副书记崔向,“耍赖”说秘书未及时向他报告。以及“我那个去、拜托好不好”等时尚用语对人物脸谱的刻画和描述均起到出乎意料的点睛之妙。

  其实,好看,仅仅是小说之表。重要的是小说最终要表达什么,读者最终能获得什么。主人公夏想从基层公务员到省委书记,历时15年、18次调动、176次政治较量,涉及418位各级官员,借助7大顶级权贵世家势力支点,最终铺就一条升迁之路。官场是不见硝烟的战场,为官者为谋一己之利尔虞我诈、相互斗争无所不用其极。夏想游刃于各色人等,多次置身矛盾漩涡和争斗焦点,凭其过人智慧左冲右突、险象环生却又一次次化险为夷。一群高智商群体在特定的时空背景下进行着一场场不特定的官场斗争,无疑充满着复杂性和智慧性的,堪称高手对决。自然,小说本身也就充满着复杂性和智慧性。而读者置身舞台前沿,近观精彩演绎,收获的应该不仅仅是喧闹和心情。长篇小说不仅要求作家具备高超的语言技能、坚实的知识积淀、丰富的社会阅历、独特而客观的人生感悟,还要有大开大阖驾驭人生的过人智慧。唯如此,创作的作品才有恒定价值,才是可资借鉴和学习的。写作就像下象棋,庸者只能看到一步或者两步,而高手却能看到三步、四步,甚至更多。作家对事件过程长袖善舞的描述,对各种矛盾冲突曲径通幽的处理、对事物事理机智客观的明辨,对人物心理夹叙夹议的旁白,无不显示着其超强技能和惊人智慧。随着事件的逐步推进,读者的感受愈来愈强烈,吸收的能量愈来愈固实,不知不觉人书共一,恍然间已格局大开。

  《问鼎》不论涉及官场,还是职场、家庭、婚恋,讨论的都是大是大非,思考的都是真实人生,引领的都是社会正能量、追求的都是人间正道。小说中的夏想是集才貌、才情、胆识、智慧于一身的虚化人物,历经险阻,扶摇直上,从未败北。作家之所这样安排,想必也是对现实社会的一种美好遐想吧。

  如果说,《问鼎》因大胆揭秘官场潜规则可能招致极左思潮的阻挠,但小说已显现的正能量是肯定的(据说该小说的延续出版被官禁,只能在“起点中文网”阅读)。当然,该小说也有瑕疵,如加引号的人物对话和叙述混杂在一个段落,容易给读者造成阅读障碍,建议二者分段处理。其次,部分旁白引申太多,似无必要(大概是照顾普通读者更好理解之需)。即便如此,瑕不遮瑜,不影响小说的整体功效发挥。

  试图全面、正确评价《问鼎》的整体艺术水准是困难的,也是不理智的。作家何常在先生未曾磨面,仅从小说扉页了解其曾有多年媒体和政府机关经历,除《问鼎》外,又出版了《运途》、《胜算》、《高手对决》等数十部畅销小说,产量之盛,影响之广,令人震惊。

  知书及人,仰慕君才,如有机缘,愿与何君把酒言欢,坐而论道。酒是好酒,飞天茅台!

  

责任编辑:admin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