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观《小时代》有感

发布于:2015-06-04 21:20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后知后觉
  突然之间发现好难将自己现在的情绪定义成一种格局,淡淡的忧伤,还是浓浓的悲愁?当你还能很准确地表达出自己的情绪,相比我而言就是幸福的,因为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喜还是忧,只知道自己的笑不是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笑靥如花,也不如自己想象中的那么苦涩。只是觉得自己好像是被这黑压压的天气给感染了一样,就如下了两三天的雨,阴霾并不是那么容易散去的,但是也不至于让我真的对这恶劣天气愤世嫉俗。或许都是《小时代》惹的祸吧,是它让我患上了惶惶而不可终日的疾病,处在行尸走肉般的游离状态。
 
  看完盗版的影片,虽然画面很不清晰,又或者说压根就是那种如六七十年代动荡不安的画面,瞬间让我眼花缭乱了。但真心觉得还不错,因为里面周崇光说的那一段话,真的是触碰到了自己的内心世界,“我们在大大的绝望里,小小的努力着”。曾几何时,我也曾那么飞蛾扑火般地挣扎在万丈深渊般的无边的漩涡里,歇斯底里地做着最后的努力。或许,就像你回首踏过的雪的时候,你依然可以感受到被你践踏得略显泥土颜色的雪块的凋零的美,但此时此刻,我感觉到的更多的是一种悲壮。
 
  影片永远是影片,看过影片之后,重头看小说,终于发现为什么大多数看过小说的人,回头再去看电影的时候总会带着满腔的不满与鄙夷。还好我是先看完电影再去看小说的,所以也就不至于那么义愤填膺了。所以奉劝那些凡是已经看过翻拍成电影的小说的人,就永远不要像怀揣着梦想的小女孩,满怀期待地去观看电影了。因为有些东西已经定格在你的心里,真的不适合将它拿出来与现实来上那么重重地一击。
 
  林萧,顾里,南湘,唐宛如,我不知道我的性格更倾向于哪个,但是我知道我的性格肯定是跟顾里截然相反的,因为我永远都不可能如她那般冷静,冷漠,我也永远都不可能在自己最爱的男人面前,听着那足以让天下所有女生感动得哭得稀里哗啦的话,表现得那么铁石心肠。
 
  影片中,顾源满含着泪水,痛苦地说着“我不是因为你每天有奔驰接送而喜欢你,也不是因为你每天可以背着LV的包包来上学而喜欢你,也不是因为你可以送我昂贵的靴子而喜欢你,我喜欢的只是你。”然后顾源问顾里,如果我什么都没有,你还会喜欢我吗?顾里说了句不知道,我想此时顾源的心怕是跌进了冰窖吧,六年的感情,只换来一个不知道,这种心碎,怕是常人所不能理解的。但是更让我心痛得是顾里的那番话“你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幼稚,我们都不是高中生的那种恋爱时代了,没有物质的爱情就像一盘散沙,还没走两步就吹散了”。
 
  其实看了原著之后,我才发现原来的台词是“没有物质的爱情就像虚弱的幌子,还没两步,甚至不用吹,就已经倒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在拍这部电影的时候,要改成散沙,其实我思来想去,感觉还是用幌子好点,有一语双关的意思。而且在这里我又觉得好奇怪,为什么作者写“你还会喜欢我吗?”而不是写成“你还会爱我吗?”或许在作者的眼里,或者真的如这些暗示条件一样,物质条件所能阻挡的就不是爱情,所以他们现在还只配得上喜欢二字。
 
  这倒又让我想到了那个曾经被男友伤害过无数次的可怜的南湘了,三次被抛弃,无数次背叛,一次怀孕,一次被父母赶出家门,我都记不清在她身上发生过的无数次的伤害了,或许也有些记混淆了。在她对席城狠心地说着那些“不要再来找我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我仿佛真的可以感受到她的心在滴血,毕竟将一个你深爱的男孩从你心底舍去,并不是那么容易。就如书中所说她将她的整个少女的青春年代都给了他,就像她在自己的生命绸缎上裁剪出了最美好的一段,缝进了对方的生命中,或许这对别人轻而易举的舍弃,对她来说就真的是剪爱了。其实我觉得我倒还是挺像南湘的,因为她曾经问过林萧,顾里,唐宛如她们“如果有一天你爱的人,变胖了,毁容了,变得不再像你以前爱的那个他了,你还会爱他吗?”因为自己曾经也问过这个类似的问题“高考失利跟失恋你们选择哪个?”我突然发现其实人生并不是充满选择的,只是充满重要与不重要的认识。有多少爱,就会有多少原谅,南湘真正的做到了这点,最后的放弃,也不能说是不爱席城了,大概也是因为真的没有勇气再去原谅了。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清楚地记得林萧的回答,她说她会,我心里顿时有了那种路遇知己的喜悦感了,毕竟现在还能够斩钉截铁地回答这个深奥的问题的人不多了。或许有人会觉得我们很幼稚,但是我觉得这不是幼稚与不幼稚的这种肤浅的问题了,而是一个人的纯真与否的问题了。
 
  谈到唐宛如这个神经大条的女孩,虽然我性格不是很像她,但是我内心却一直渴望变成她这种女孩,每天开开心心的,虽然遭遇了爱情追求道路上的挫折,但还是可以很乐观地将开心传递到每一个角落。其实唐宛如这个女孩还是有她的柔软的一面的,作为羽毛运动员,有着强健的体型却渴望拥有着玛丽莲梦露般的性感。对她内心的深刻解剖还是从她看《在世界的中心呼唤爱》,看哭了,才知道每个看似坚强的女孩,都有着一颗玻璃的心。还有就是当别人问她世界的中心在哪的时候,看似肉麻的一句“我的爱人在哪,世界的中心就在哪”。彻底让我感觉到了其实我们还是很像的,只不过我没有她那么可爱而已,但是在爱情的追求上,我想我们可以算是志同道合了。
 
  林萧呢,书中说她有时候觉得自己就像李清照和南唐李后主。我比较喜欢那些婉约派的诗人,因为有时候能把自己的悲伤地心情表达出来,并能引起大家的感同身受并非易事啊。我是肯定没有那样的才华的,我只适合做她们的听众。并时不时地在她们最失意的时候,叹上那么长长的重重地一叹。
 
  
责任编辑:熊琼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