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吹香

发布于:2015-05-06 19:55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芊莫
钓雪舟倦睡
杨万里
小阁明窗半掩门,看书作睡正昏昏。
无端却被梅花恼,特地吹香破梦魂。
  读这首诗的时候,窗外正下着小雨,淅淅沥沥,有绵绵无绝期样子,煞是朦胧,很美的意境。
 
  很喜欢“意境”这个词,好像什么都不需要说,只要闭上眼,深呼吸,那些美,那些关于浪漫,关于臻境的景象,就一一从眼前掠过了,心的涟漪,一圈圈,泛着微微的银光。
 
  这样的银光,在我的记忆里,有很多片,喜欢搜集这样一刹那的银光,似乎是一种眷恋,层层叠叠,竟堆成了一座小山,有谷,有溪,有云,而我就坐在小山的半山腰,日日看,看不厌。
 
  还是年幼,就喜欢坐在家门口,看着屋旁的河,对岸的田,远处的公路发呆,普通的景,在小小的心里,变成了一张张素描,好美啊,我常常想,有好几次,邀请了好友一起来观赏,两个小丫头,就坐在那里,真的素描了起来,拿起了笔,在白纸上沙沙地画了一个下午。我想,那就是对意境最初的感悟了吧。
 
  所以这首诗刚读,便发起了呆,小阁似乎就是我的老家,诗人在看书,一如我在看景,现在想想,其实俩的梦魂也是一样的芬芳馥郁。
 
  这是一首怎样的诗呢,请随我读来吧。
 
  是在某个午后吧,轻舟之上,看书久了,倦意爬上了诗人的双眼,迷迷蒙蒙,一场好梦就在眼前,可是,忽然诗人却睡不着了,惊醒了,“嗔怒”了起来。是谁破坏了诗人的好梦呢?原来,是一阵梅香,它从半掩着的门里穿进来,轻轻地就吹破了诗人的梦。
 
  “无端”“恼”,这是一种怎样的情绪啊,像极了年少的女孩子,你看她是生气了,却怎么看怎么可爱,娇态十足。诗人当然不是娇娇女子,只是因为一段梅香,他的心,和小女子一样,活泼生动了起来。是呀,诗人其实是欢欣不已的呀,被梅花眷顾,这样美妙的邂逅,能不高兴么。
 
  一直觉得,这世上万物的相遇相知都是有缘的,前一刻,你并不知下一刻将会遇到我,而我也并无准备,我们就那样相遇了,三生石上,多了一条温暖的情痕。这样的万物,不分种类,一片瓦、一条河、一株草、一个人,或者阳光雨露,相遇了,便会在心里生出有缘的花来,瓣瓣清明。
 
  很可惜的是,很多时候,我们对这样的相遇,熟视无睹,这是一件多么让人难过的事情,擦肩而过,我和你,本是那么近,你却看着远方,余光亦没有一束留给我。就那样吧,就那样吧,彼此是过客。我们究竟做了多少次过客呢,这一生想来数也数不清了。
 
  想来,诗人是个极重缘分的人,他珍惜每一次相遇,所以,当一阵梅香吹来时,他惊觉了。这种惊觉,何不是一种心心相印呀,梅也许曾是无意,然而遇见诗人,也有情了,因为遇见一个惜她的人。想来,若是可以如绛珠仙草一般,可以转世为人,梅花一定也会和诗人再次相遇,然后彼此惊呼一声: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
 
  再来看这场相遇吧,那么静,什么都不需要说,深呼吸,相遇虽然没有准备,但是对于惜缘的人来说,每一次邂逅,都能成就一段因缘。在他的心里,意境不是营造的,是自有的,时时生香。
 
  

责任编辑:熊琼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