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时光说他没走远

发布于:2015-03-27 19:13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林沐琞

  (一)

  大学的时光总是美好的,尤其是遇见她之后,他的世界仿佛就此成为了只有一个人的空间。

  初次遇见是她穿着一条红色的裙子,站在讲台上认真地做自我介绍。窗外的天蓝得透明,风透过锈迹斑斑的窗掀动她的裙摆,衣袂翩翩的她像一朵开得正好的锦葵。

  那一刻,他的目光里满满的全是她。

  他不是一个幸运的人,从小到大每次抽奖都只能看着“谢谢品尝”四个大字捶胸顿足,但也许是人品爆发抑或是圣母玛利亚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他中了一个自出生以来最大也是唯一一个大奖,他的同桌是她。

  该怎么去形容那种最初的感觉呢?他的脑海中浮现出她甜美的模样,心脏仿若瞬间承受了过大的压力,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

  后来他们相识了,他叫沐城,她叫席颜。他对她展开了一系列攻势,最终席颜成了沐城的女朋友。

  他们约定好了大学毕业后就结婚,沐城许了席颜一个大大的承诺,承诺一个马尔代夫的未来。

  (二)

  现在两人已经结婚十年了,生活的残酷令他们激情退却,每日里只剩下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精打细算。沐城和席颜总是吵架,滔滔不绝的喝骂声总能换来女儿的一阵啼哭。

  她总是忍不住回忆起大学里那个阳光帅气的沐城,那个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偷走了她的心的男生,可现在的沐城却变了,变得麻木不仁,变得随波逐流。生活里少了甜言蜜语,多了物价高、房价高、就业难、看病贵的牢骚。

  从毕业结婚以来,他们努力挣钱,然而残酷的社会现实却令他们迷惘。这是一个物质的时代,巨大的压力迫使他们不得不过上了忙碌的生活,什么理想,什么浪漫,在生活面前脆弱得不堪一击。

  席颜坐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沐城愤愤然摔倒一个个凳子,看着这些凳子一个个落地,席颜感觉爱情没了,自己的心碎了……

  (三)

  2013年,他们离婚了,尽管一起走过了10个寒冬酷暑,但是这段感情依旧逃不开支离破碎的命运。

  看着手中的离婚证书,两人一阵失神。

  根据法院判决,席颜分到了房子,拿到了女儿的抚养权,沐城自愿放弃财产,并且每月支付女儿的生活费。

  席颜回家以后开始整理房子,一弄就是一天。

  在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里,一本暗红色外壳的书静静地躺着,引起了席颜的注意,她拂去了本子表面的灰,慢慢打开。

  “2003年,我和席颜结婚了,这一切仿佛是个梦,美好得我不愿醒来。”

  “2004年,我和席颜结婚两年了,我们还在租房子住。我好爱好爱她,我答应她一定要买一幢别墅,我不想她吃苦。”

  ……

  泛黄的纸张渐渐被泪水打湿,沐城那刚劲的字迹也被氲为一团乌黑。

  (四)

  2014年,他们复婚了,出民政局的时候席颜紧紧握住沐城的手,摩挲着他指腹上厚厚的老茧。沐城略微尴尬地想抽回手,却无奈席颜握得太紧了。

  席颜小鸟依人地靠着沐城,嘴上满是微笑,因为她知道,她抓紧了幸福。

    

责任编辑:朱耀军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