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一段情愫

发布于:2015-03-26 23:02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苦瓜丫丫
  青春像一棵树,我的青春像一颗桑葚树。
 
  学校离家有三四里远,家在堤的上面,学校在堤的下面。每天上学放学都要骑着数年前买来的自行车,走在那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道路上。上学要赶早,早晨的饭大多在学校里吃,虽说“长”得难看,但不必麻烦父母起得那么早,想一想还是吃得挺香。尤其是寒冬腊月的时候,天蒙蒙亮,一个人拎着自行车出了门,北风那个一吹,一万个不愿意。空着肚子,顶着凌厉的北风,好不容易到了学校,被风刮的着了凉,吃不上一顿饭,又不得不回家打针。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年,虽说困难,但也乐在其中。
 
  校门前有条小河,每当东面大河来水的时候,这条小河涨了水,总会冲来肥肥的龙虾。“河水灌庄稼,麦子肥又壮”大人们开心,孩子们更开心。待水位下降后,就可以抓龙虾了,平常家里少吃肉的孩子抓龙虾的经验最多,一个下午可以抓出一盆子来,各各个头肥大,须长体红。虽说手上被夹出了好几个口子,但在这开心的事面前那又能算得了什么,从地里抓起一把湿泥巴包在手上就会好的。土地养育了我们,这点伤又算得了什么。
 
  大人们给小孩买衣服总是爱买大一点的,说是穿一年又穿不烂,还长个,只穿一年就扔了不可惜嘛!其实只穿一年也不会扔掉,大多数都留给了小弟弟小妹妹们穿。我是个恋旧的人,用旧的东西总不爱丢,即使我再也用不上,也舍不得让它走。看着或者想想别人穿着它不爱惜的样子,我的心还是会不舒服的。每一件衣服都存留了太多的记忆,看着它会想起那个青涩的自己和当年一些青涩的岁月。
 
  学校是建在一片麦地里,春天的时候,春风吹着麦苗,野吹着自行车上的我。麦浪滚滚,我没有见过大海,想必这麦浪和海面上的波浪是一家子吧。校的东面有两棵桑葚树,一棵枝叶繁茂,硕果累累,葚果红而黑、香而甜;一棵枝叶伸展,青果隐现,葚果青而绿、酸而涩。这两棵树隐藏了两年,第三年终于被我们发现了。果子长在高高的树梢上,对于一个从未爬过树的人来说是种极大的挑战,但是吃果子的欲望大大超过遇到的困难,证明我是个吃货。虽说胳膊上刮破了皮,但吃起来早把伤给忘了。坐在用腿支成的凳子,手伸得像只猴,抓住一个就往嘴了送。吃惯了甜的换换酸的,吹着四月的暖风,看着蔚蓝的天空,自己像是一只小鸟,欲展翅飞翔。果子露天生长也没有清洗,吃得一个个嘴巴黑黑、手指黑黑,不知道的还以为中毒了呢。好事要分享,可有没有带袋子,想来想去发现自己衣服的帽子不就是个很好的袋子嘛。摘了好多红红黑黑的,熟透的容易烂,帽子变了色。胆胆怯怯送给心仪的女生,那种感觉就如吃了一颗不熟的果子,一丝的甜,一半的酸楚,三分苦涩,还有一分的懵懂。五年后再翻出那件衣服时,只是小了点但还可以穿上,穿上还能感觉到五年前中学时代的我和一些记忆。
 
  不是怀疑,更不是否认,留住的太少,寄托的太多。怕忆不起,更怕要忘记,能留的多留,能少记得少记,回忆只需要一件上年头的衣服。回忆不是永记,只是物能见昔。
 
  2015/03/24
责任编辑:熊琼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