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发布于:2015-03-03 21:40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春夏秋
每当我听到蒋大为唱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我的心就无比的激动。那优扬动听的曲子,让我的记忆像长了翅膀似的,飞向30年前的那个春天,飞向那个桃花盛开的地方。
 
  三十年前,我军校毕业后,怀着大展鸿图,为祖国,为国防建设贡献力量的雄心壮志,来到北京部队,开始了我的军事测绘生涯。华北大平原,巍巍的太行山,黄土高原的窑洞,内蒙古大草原,毛乌素大沙漠。都洒下了我的汗水,留下了我的足迹,也留下了我的眷恋和青春的身影。
 
  这一年的春天,我带着部队,又出发了,汽车在盘山道上奔跑,把我们送进了一个大山怀抱的村庄。这就是我们的临时营地。安顿好后,就开始了这个点的测绘工作。
 
  一天早上,像往常一样,朝阳刚刚升起,我就挎着军用包,带上一天的干粮和水,带上测绘航空像片,沿着一条山谷小河出发了。静静的山谷,凉意袭人,偶尔传来鸟叫声。矗立的高山长满了刚发出嫩叶的的树木。潺潺的流水奏响了春天的赞歌。我沿着布满鹅卵石的河道向前走去,这河,这山,这路,这桥,这房屋、村庄,一一进入了我的记录。一天的测绘工作开始了。
 
  越向上走,山势越高,流水越小。没有了路,没有了河。山上细细的泉水向下涓涓的流淌。我扒开灌木丛,翻过一道山梁,向大山的背后走去。这里是向阳的山坡。抬头远望,啊!那是一片开阔的平地。干枯一冬的树木吐绿了,一片油菜花在阳光的照射下,开放着黄灿灿的花朵。还有那一片片盛开的桃花梨花。几户人家被这红花绿树族拥着。这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岸花明又一村”啊。我兴奋的打开水壶喝口凉水,向那山村急步走去。
 
  山村离我越来越近了,我立定望去。原来这是一个只有三户人家的村子,被大山环绕着,几十亩大的开阔地长着葱绿的麦苗。几个头裹毛巾的女子在引水浇地。山上长满了灌木和松树。零星的果树开着各式样的花儿。山脚下一层层梯田里开着金黄诱人的油菜花。远远望去,恰似一波高似一波的花浪。四月的家乡也许热了,桃花早已开败。这山里春来迟,桃花、梨花、杏花正相继开放。那一阵阵沁人肺腑的花香向我飘来。这是一幅多么美丽的画卷,你看那花:粉的像霞,白的像雪,红的像火。数不清的蜜蜂嗡嗡的闹着,蝴蝶飞来飞去。知名的,不知名的各种花儿也竟相开放着,给这大自然的美也抹上了一笔。
 
  我向前走去,只见一个头裹白底蓝格毛巾,身穿粗布棉衣的的老大爷在犁地。他一手扶犁,一手扬着鞭子。一头老黄牛不紧不慢的向前走着。任他不停地吆喝着,鞭子不停地摇晃着,老黄牛都像没听见似的,照列鼻子冒着热气,倒磨着嘴巴,不紧不慢地向前走着。一垄垄翻起的土地散发着泥土香味。老人看我走来,吁住牲口,笑着向我招手:“解放军同志,到哪去啊?”我也笑着说:“大爷,我是搞测绘的解放军,走到你们这里了!”“啥叫测绘啊?”老人看我拿着测绘夹子和笔在画,就好奇地问我。“测绘就是是画军用地图,打仗用啊!”“哦,那可了不得,错一点就不行啊!”“你老真是说对了,图上差之毫米,实地差之千米,对部队行军作战影响很大啊!”“来,坐这歇会吧!在这大山沟里,能看上解放军真是不容易啊。”老人邀我坐下休息。我看看表到中午了,也该休息了。于是盘腿席地而坐。老人把鞭杆插在地上和我对面坐下。从腰间里抽出烟袋:“你也抽口吧!”“我不会,谢谢大爷!”老人把烟锅伸进烟袋里,装满烟丝,把烟嘴放在嘴里,划根火柴点着烟锅里的烟丝。立马烟锅里冒出一明一暗的火光。随着老人的抽吸,嘴里飞出一圈圈带有烟草味的白烟。在这空旷的大山里飘荡。老人抽了几口然后说:“到中午了,别走啦。到俺家吃饭!”“不,大爷,我带着干粮和水呢,不麻烦你了!”我婉言谢绝了大爷。大爷说:“别客气,军民一家人,俺小子,也在外面当兵,中午咱爷俩说说话!”说完,他站起来,对着那几个房子喊:“铁蛋奶奶,来客了,你送壶水来!”应声,从屋里走出一个十分硬朗的小脚老人。老人提着水壶,拿着两个碗,一边向我们走来,一边说:“啊!是解放军,稀客!稀客!”说话间,老人来到我们跟前,把两个黑粗碗放在地上,倒满水。大爷说:“中午解放军到咱家吃饭,你快去做吧!”“好啊!现在我就去做,要不是工作你那能走到这里,俺请都请不来啊!”“大娘,不用啦,我一会就走了,俺带有干粮,谢谢你啦!”说罢我起身要走。这可急坏了老人,她像下命令似的说啥也不让走。工作需要在乡下吃派饭,纪律也是允许的。面对两个老人的诚心挽留我只好答应了,.把随身带的馒头,也交给老人带去溜了。
 
  大爷带着我在这个只有三户人家的村庄转一圈。山村只有十几口人。周边大山环绕,一条小河从村前流过。那清澈透明的泉水,长年不息的向外流着,村前庄后种的全是桃树。两只大黄狗摇着尾巴向我们走来。几只鸭子扭动着笨重的屁股,呱呱的叫着觅食。树下翻起的土地像一层层褐色的浪花,在桃园里翻腾。几个穿棉衣光着头的孩子嘻笑着追逐打闹。啊!真是一个世外桃园的村庄啊!大爷说,每年到了桃子成熟的季节,他们就一车车向外拉到集市上卖。光这一年的收入,一家也有几千元,收的粮食也吃不完,这是个好地方,上面让我们搬走,我们不愿意走啊,习惯了。我也感叹的说,这么美的地方,我都不想走了。
 
  一会大娘叫吃饭了。大爷带我到他家。这是一个五口人的农家。儿子在外当兵,门口挂着军人家属的牌子。儿媳带着二个孩子跟老人一块生活。还没进屋,一条黄狗摇着尾巴,撒着欢迎接我们。五岁的孙子铁蛋,流着鼻涕出神的看着我们。媳妇穿一身大花棉衣,领着一个两、三岁的女孩,笑嘻嘻的招呼我们。一进屋大娘就让我上炕坐。炕上放着一个50公分见方的桌子,上面摆着四碗冒着热气的菜。大娘不好意思地说:“没啥好吃的,都是俺农家存放的一些菜,凑合吃吧!”我放眼望去,哦,烧南瓜、干豆角炒腊肉、炒波菜、熬白菜。馍筐里放着玉米面饼和我带来的白面馒头。炕是热的。我和大爷对面而坐。老人和孩子是不上来吃的。这是农家朴素的待客礼节和规距。大爷说:“过年留了一块大肉,风干了,说是儿子五月份回家探亲,一直放着没舍的吃,这不见你来了,老伴就拿出来吃了。”大爷的一席话让我感动。在这闭塞的山庄,能吃上肉是很不容易的,放了几个月,准备招待儿子的招待了我,真是让我过意不去啊!大娘也许看出了我的心思。说:“解放军同志,别客气,要吃饱吃好啊!俺儿子也是解放军,你来俺家,俺不是一样看着你亲!吃吧!”“好!大娘,我吃!”我心里有说不出来的滋味。我吃着玉米面饼,喝着小米南瓜粥,看着冒热气的菜。我的筷子是那样的沉,好像抬不起来去夹那菜。
 
  我们一边吃着一边说着,不知不觉一小时过去了。我起身告此,丢下饭钱。老人说啥也不要,还向军用水壶里灌满了水。热过的白面馒头也装进了军用包里。我说:“大娘,这是咱军队的纪律,吃咱老百姓的饭是要出钱的,你儿子出门也会这样的。”说的大娘直笑。“好吧,俺不让解放军同志犯纪律。就收下这钱了。”我掏出馒头说:“这白面馒头留给孩子们吃吧。”说罢我走出屋子。大爷一家送我出门。我走出好远,回头看去,还见老人一家站在门口望着我。我摆摆手喊道:“回去吧,大爷,谢谢你们啊!”“有机会在来啊!”大爷也给我挥挥手喊道。我心里热乎乎的,眼泪不由的流了出来。我大步向前走去。山村离我越来越远了。
 
  几十年过去了。很多往事在我记忆里都已消失。唯独这件小事还时时记在心里。那个村庄叫什么名子我已记不清了。但那一片盛开的桃花还时时在我眼前飘动。那就叫它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吧!
 
  春夏秋写于2011.4月8日
 
责任编辑:熊琼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