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来到忽然花开! 登录注册忘记密码

诗经之美,辉同日月(六)

发布于:2014-11-01 16:45  ┊ 阅读  ┊  人参与  ┊ 文 / 万俟琼
  《诗经》中一些诗篇,虽则简单,却生动地描绘了那个时代人们的生活以及心情,让我们透过这些文字,聆听到了古代人物的心声。更难得的是,哪怕是一些小人物的简单思想,也在这些文字中占有一席之地。
 
  那些文字,有对父母的感恩。如这首《凯风》:
 
  凯风自南,吹彼棘心。棘心夭夭,母氏劬劳。
 
  凯风自南,吹彼棘薪。母氏圣善,我无令人。
 
  爰有寒泉?在浚之下。有子七人,母氏劳苦。
 
  睍睆黄鸟,载好其音。有子七人,莫慰母心。
 
  南方吹来的和暖春风,把酸枣的嫩枝吹成了粗壮的枝条,就像母亲将子女们抚养成人。就像寒泉浸润浚城的土地啊,母亲爱护与养育着七个子女,她长年辛劳,我们不成器啊,不足以宽慰母亲的心灵。“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虽然母亲辛苦一生不求回报,可是她的养育之恩,我们又如何报答得了啊。
 
  有小人物的生活与牢骚,像这首《式微》:
 
  式微式微,胡不归?微君之故,胡为乎中露?
 
  式微式微,胡不归?微君之躬,胡为乎泥中?
 
  天黑了,天黑了,怎么还不回家?要不是因为君主的事情,怎么会终年累月、昼夜不分地在露水和泥浆中奔波劳碌。古人劳君之事,深感辛苦,今人又何尝不是为了生活而奔波忙碌。难得的是,在封建统治时期,小人物的牢骚可以录入书中,成为经典,一直传颂。
 
  有民众的艰苦与怨怒:
 
  坎坎伐檀兮,寘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漪。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坎坎伐辐兮,寘之河之侧兮,河水清且直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亿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特兮?彼君子兮,不素食兮!
 
  坎坎伐轮兮,寘之河之漘兮,河水清且沦猗。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囷兮?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鹑兮?彼君子兮,不素飧兮!
 
  《伐檀》用非常直白的语言,表达了一群伐檀工人对于统治者不劳而获的不满。在他们辛辛苦苦劳作的时候,那些统治者们养尊处优,“不稼不穑”,“不狩不猎”,却占有着各种劳动果实。语言虽直白,却通过这反复的吟唱,让社会底层劳动人民的愤慨,跃然纸上。
 
  也有对礼仪的重视。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相鼠》,用一种令人厌恶的动物,来说明遵守礼法的重要。老鼠面目可憎,可是就像这样一种动物,它都有皮,有齿,有体,有模有样的,难道身为人类,竟连老鼠都不如吗?所以,在讲究礼法的社会中,人若不讲道德,不守礼仪,真的应该耻于为生。话虽重,却给人们一种警醒。
 
  有对人生的感悟和对自我的认知,比如《蜉蝣》:
 
  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于我归处?
 
  蜉蝣之翼,采采衣服。心之忧矣,于我归息?
 
  蜉蝣掘阅,麻衣如雪。心之忧矣,于我归说?
 
  小小的蜉蝣,羽翼光鲜华美,洁白胜雪,可是这如此美丽的生命,又如此的短暂。诗人由此联想到人生的短暂,不免有些惆怅:人生的精彩如蜉蝣的美丽一样转瞬即逝,哪里才是我的归宿呢?
 
  更有热闹的宴会情景: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视民不恌,君子是则是效。我有旨酒,嘉宾式燕以敖。
 
  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鼓瑟鼓琴,和乐且湛。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
 
  《鹿鸣》描写的是一场欢乐的宴会。诗以鹿鸣起兴,烘托出了一种欢乐的气氛,接下来便是描写宴会上的情景,来的这些“嘉宾”,都是品德声誉良好的君子,主人“鼓瑟鼓琴”,奉上美酒,宾主尽欢。这种聚会,不是纵情享乐,而是喜乐有度,从容有礼,体现了宾主之间那种和谐融洽的关系,以及聚会宴饮的热烈氛围。
责任编辑:黄婧 作者文集 作者声明
分享到: